第二百六十二章 准妈妈欧珊珊

作品:《无限婚契,枕上总裁欢乐多

    然而老天可能在打瞌睡,没有听到她的祈祷,因为傅槿宴见她纠结着一张小脸不说话,又自顾自说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看你这么开心的样子,那我们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。”

    开、开心?

    你大爷的,你哪只眼睛看到劳资开心了?拿刀割肉特么的好痛的说!

    宋轻笑看着他这么坚决的样子,知道事情没有可以挽回的余地了,颓废的倒在沙发上,生无可恋的说道:“您开心就好!”

    她到现在都不知道,为什么这丫的会突然变脸?

    只是心里隐约有些感觉,难道是因为自己和欧宫越去看画展的事?

    果然,她命犯桃花,一遇到男人就没好事。

    第二天去上班时,欧珊珊看着愁眉苦脸的宋轻笑,将她拉到自己的办公室。

    姐妹俩好久没有见面了,这一见了,简直就是天雷勾地火,大火熊熊燃烧起来,一发不可收拾。

    “笑笑吾爱,我好想你,来亲一个,ua!”欧珊珊撕下高冷女王的面具,秒变黏人的逗比。

    宋轻笑往后缩了缩身体,受不了的看着她,“拜托,大小姐,你都是一个准妈妈了,咱庄重矜持点哈,我干儿子在你肚子看着你呢。”

    要是被安德烈知道她被他奔放的媳妇轻薄了,不知道是谁遭殃?

    多半是她吧?

    “算起来,咱们快有一个月没见面了吧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想到这一个月的经历,就像在做梦似的,很有些感慨,“是啊,还好我妈妈平安无事的度过了这个时期。”

    随即,她将这短时间发生的事,大概的跟欧珊珊说了些。

    欧珊珊听完,眼睛瞪得滚圆,啧啧感慨,“卧槽,世界上还有这么狠毒的女儿,从来都只听说继母哪里哪里不好,没想到继女也有这么极品的,真是长见识了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呀,我这些年没少受宋清蓝拦的白眼、嫌弃。”宋轻笑无奈的苦笑,“也就比灰姑娘白了那么一点点。”

    “还好有个白马王子拯救你于水火之中。”欧珊珊打趣道。

    没想到,此话一说,宋轻笑又开始愁眉苦脸了。

    这哪里是白马王子,分明是来讨债的大爷,简直惹不起。

    “对了,姗姗,你婚礼的事筹备得怎么样了?”她突然想到这事,婚礼也没几个月了,要筹备的应该很多吧?

    反正她当初当了个甩手掌柜,两场婚礼都让傅夫人忙前忙后的,自己啥也不知道。

    想起来,还有几分愧疚。

    欧珊珊撅了撅嘴,苦恼的说道:“别提了,我之前拜托我哥哥从荷兰请了一位知名服装设计师,但是因为文化差异,设计出来的婚纱我看着都没有感觉,不是很满意,我现在也烦着呢。”

    “婚纱么?从设计到制作需要的时间可不短呢。”宋轻笑皱了皱眉,婚纱是结婚时最麻烦的一样东西了,因为它决定了新娘子的美丽惊艳程度。

    一件绝美的婚纱绝对会给新娘子加分。

    “可不是,但最近没有找到合适的婚纱,也没有找到合适的人,有点发愁呢,还是我的要求太高了?”欧珊珊摸了摸还不明显的肚子,因为到结婚时,肚子肯定已经凸起来了,所以就需要考虑到她四五个月后的状态了。

    要是按照现在的身材去设计,没有估量好的话,那到时候硬塞都塞不进去。

    “我觉得穿婚纱就是要穿自己喜欢的,要是结婚这么大的事都将就的话,那以后想起来就有一种遗憾,不圆满。”宋轻笑拍拍她的手,安慰道,“姗姗,你先别急,让你家那位先筹备其他的事,婚纱的事我也帮你留意着,有合适的人或者衣服,一定第一时间给你推荐。”

    “嗯嗯。”

    随后,两人又叽叽喳喳的聊了些别的话题,宋轻笑将漂流瓶的事告诉了欧珊珊。

    欧珊珊听得啧啧称奇,“你最近的小日子真是过得跌宕起伏呀,这么精彩。”

    “我觉得就像在做梦似的,哈哈。”宋轻笑没心没肺的笑道,又好气的摸摸她的肚子,“我干儿子最近乖不乖?”

    “切,你怎么就一定认为是儿子,而不是女儿呢?”

    欧珊珊优雅的翻了个白眼,作为一枚孕妇,内火有点大,有时候简直难以控制自己的暴脾气。

    “好好好,女儿也行,女儿是妈妈贴心的小棉袄。”宋轻笑立马举白旗投降,开玩笑,惹谁都不能惹孕妇呀。

    “这才两个多月,它哪里有什么好不好!反正是把我折腾得不好了,问到什么都想吐,吃下去胃里就翻滚得难受。”欧珊珊说道这个就蛋疼,麻蛋,怀孕简直太折磨人了。

    吃不下去,不吃也不行,不然哪里有营养输送给小宝宝呢。

    “怪不得你最近都有点瘦了,这怀孕也太辛苦了,我觉得都有心理阴影了。”宋轻笑看着欧珊珊的肚子,虽然有几分羡慕,但让她来她绝对不干。

    她还这么小,就要整个拖油瓶绑身上,想想就觉得生无可恋。

    这么一想,姗姗真的是太有勇气了,她打心眼里佩服。

    “不吃也不行,总得要想办法,你再坚持几个月,听他们说前三个月过去了就好多了,到时候绝对会胃口大开,吃嘛嘛香。”宋轻笑其实自己也不知道这对不对,但也只能这样安慰了。

    两人又聊了一会,宋轻笑的手机铃声响起,她向欧珊珊点头示意了一下,就去到外面的走廊上。

    一看到来电显示,她就双眼一亮,立马接听,声音里都是掩饰不住的愉悦。

    “老师。”

    电话那头,田清益笑呵呵的说道:“笑笑丫头,你一会有没有时间,咱们出来聚一聚,我刚从国外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嗯嗯,当然有时间,必须有时间。”宋轻笑毫不迟疑的就答应了,最为一个尊师重道的好徒弟,这可是头等大事,其余的都可以往后推推。

    “那我一会把地址给你发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老师稍后见。”

    挂掉电话,宋轻笑乐得嘴都合不拢了,田清益去了国外好长一段时间了,这期间,两人都是通过电子邮件来交流的,次数也不太频繁,总归是有些不便,现在他终于回来了,好多问题就可以当面请教了。

    没过一会,她便收到田清益发来的信息,她立刻回办公室收拾好自己的东西,就出去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