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六十一章 梦梦

作品:《无限婚契,枕上总裁欢乐多

    “真没想到,世上有这么巧合的事情,本来我也是抱着试一试的想法的,现在看来,还真的是缘分。而且看你现在的样子,俨然是已经梦想成真了,那么这个漂流瓶也算是发挥了它真正的作用。”

    说着,宋轻笑从包包中掏出了那个漂流瓶,珍之重之的递到了沈梦菲的面前。

    她在来之前,鬼使神差的将漂流瓶装在了包包里,她其实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做。

    “虽然相隔了十年,但现在能够物归原主,想必你也很高兴吧。现在送还给你。”

    沈梦菲将那个漂流瓶接过来,低垂着眼眸,让人看不清她是什么情绪,只能听到她略显激动的声音,“就是这个,十年前我亲手将它丢进海里,现在它终于又回到了我手里。简直就像是做梦一样。”

    她抬起头看着宋轻笑,眼里闪着激动的光芒,微微一笑,仿佛冰雪消融。

    “宋小姐,真的是很感谢你,能够将这个东西带回来。冒昧的问一下,我可以和你成为朋友吗?因为我真的是太喜欢你了!我觉得我们之间太有缘分了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不疑有他,很爽快的点了点头,“当然可以啦,很荣幸能跟你成为朋友。其实在捡到漂流瓶的时候我就在想,梦梦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女孩呢?如果真的有缘分的话,我们以后一定会再见的,没想到,缘分这么快就来了。”

    沈梦菲听到她这样说,更高兴了,脸上的笑容越发灿烂,与刚才的模样判若两人。

    欧宫越在一旁看着,不由得有些感慨,觉得女人真的是一种很神奇的生物,上一秒还是陌生人,下一秒就可以变成朋友。

    女人真的有这么感性?

    随后的画展,三人边走边看,沈梦菲时不时为他们讲解着,讲自己的灵感是怎么来的,剖析着自己的心路历程,让宋轻笑对她更刮目相看了。

    欧宫越虽然没有表现出多大的反应,但心里也是有着几分赞赏的。

    沈梦菲敏锐的捕捉到了这点,脸上的表情越发柔和了。

    宋轻笑被欧宫越坚持送回来之后,天已经很晚了。

    她本以为傅槿宴还在加班,却没想到打开门,他正老神在在的坐在沙发上,拿着个手机看着,眉头略微皱起。

    “早!”她愣了一下,条件反射的说道,丝毫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对。

    傅槿宴回过头,看了看天色,又似笑非笑的看着她,重重的吐出一个字,“早!”

    他心里却已经各种汗了,娶了个二货媳妇,大脑随时都在接受挑战,生活简直太特么有意思了。

    宋轻笑看见他这样子,这才反应过来自己都说了些什么,顿时囧得恨不得将这张嘴给缝起来。

    她这已经是第几次说话不过脑子了啊摔!

    这种病,肿么治?

    “来,笑笑。”傅槿宴向她招了招手,又拍拍自己旁边的位置,示意她坐下来说话,“咱们谈谈心。”

    不知道为什么,看到他这副样子,虽然平易近人和蔼可亲,宋轻笑却觉得背后冒起了嗖嗖冷风。

    有种不祥的预感!

    但她还是磨磨蹭蹭的坐了过去,讨好的一笑,“你今天下班比平时早。”

    傅槿宴不接话,反而问道:“今天去看画展有什么收获吗?”

    说道这个,宋轻笑就兴奋得不行,“你猜我今天在画展上遇到了谁?”

    傅槿宴挑挑眉,“不知道,不过我也很好奇。”

    “我今天和欧总一起看画展的时候,遇到梦梦了。”她不小心就将自己早上刻意隐瞒的事说了出来,随即立刻捂住嘴,仿佛做了什么坏事被人抓包了似的。

    傅槿宴用手指点了点手机屏幕,想到刚才在朋友圈看到欧宫越发的图片,脸色有点不渝。

    这个宋轻笑,竟然瞒着自己和欧宫越一起去看画展,他刚刚才知道,不然说什么都要抽出时间去一趟。

    只要一想到这两人单独待在一起,他心里就不舒服,虽然他知道宋轻笑是喜欢自己的,但也架不住自己那颗占有欲强烈的心。

    男人的心思,他比谁都懂,宋轻笑可以管住自己,但欧宫越就未必了。

    “梦梦?”他惊讶的看着宋轻笑,暂时绕过欧宫越的事,等下再跟她一起算账。

    宋轻笑呼出一口气,以为自己逃过一劫,又活泼泼的解释道:“就是那个十年前漂流瓶的主人啊,沈梦菲,今天的画展就是她开办的,我们可真是有缘分呢哈哈,没想到这么快就在市遇到了。”

    傅槿宴也觉得有些不可思议,这未免也太过巧合了吧?

    “你是怎么确定的?”

    宋轻笑一五一十的将自己的印证告诉他,“我听到名字和画展两个字就觉得有些熟悉,然后上网查了一下,沈梦菲今年刚好25岁,名字、年龄和职业都非常吻合,在画展上,我问她,她说这个漂流瓶就是她十年前许下的,我这才确认,并且将瓶子还给她了。”

    这些事情巧合得天衣无缝,饶是傅槿宴也无法反驳,挑不出一丝毛病。

    “对了,笑笑,有件事要跟你说一下。”傅槿宴转移了话题,“还记得上次去a市的事吗?”

    啊咧?去a市怎么了?

    宋轻笑愣愣的看着他,不明白这男人的思维为什么跳得这么厉害。

    “我们的契约还在有效时间内,虽然债务不多了,但利息还是要涨的。”他拿出了一个商人的谈判姿态,翘着二郎腿,神情莫名的看着宋轻笑。

    “涨、涨利息?”宋轻笑结巴了,有些不太懂他的脑回路,去a市、契约、涨利息,这三者之间有什么关联吗?

    还是说,作为甲方,就是这么任性?

    傅槿宴清冷的看着不可置信的她,暗戳戳的想着,谁让你上午瞒着我和别的男人看画展。

    和别的男人也就罢了,偏偏还是对你有企图的欧宫越!

    这简直让他很没有安全感啊。

    “对呀,旷工费!”他斩钉截铁的说道,“虽然我一天能挣几百万,但想到耽误了这么多天,旷工费加起来都上亿了,你这辈子砸锅卖铁可能都还不起了,就只好意思意思涨涨利息了,你觉得呢?”

    还意思意思?卧槽,你怎么不去抢!

    吐槽归吐槽,但宋轻笑心里也明白,涨利息什么的还真是意思一下。

    but!她现在是一个赤果果的穷人呀,连大闸蟹小龙虾都快吃不起了,这时候涨利息特么的简直就是让她喝稀饭吃馒头的节奏。

    老天,可不可以将这个妖孽收走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