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六十章 画展

作品:《无限婚契,枕上总裁欢乐多

    她刚揉了两下脖子,突然手机响起了提示音。

    她拿起来一看,眼眸微眯。

    信息是欧宫越发来的,他邀请她去参观一个画展。

    原本宋轻笑是想拒绝的,可是看到画家名字的时候,她有些动摇了。

    沈梦菲,一个年纪轻轻,却享有诸多称誉的年轻画家,她的作品立意都十分新颖,不落入俗套,总是能够给人带来一种耳目一新的感觉。

    而且……

    宋轻笑想到那个漂流瓶,转身回到电脑前,手指在键盘上“噼里啪啦”的敲击着,不一会儿,屏幕上出现了一个人的基本消息,赫然就是沈梦菲的。

    看着上面年龄的位置写着的“25”,她的脑海中不禁做出了一系列联想。

    是巧合吗?

    想不明白的宋轻笑决定去碰碰运气,万一真的是缘分,也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。

    于是她拿起手机,和欧宫越约好了见面的时间地点,梳妆打扮了一下,收拾好东西便出了家门。

    临走之时,没有忘记向傅槿宴报备一下行踪。

    毕竟某个男人小气的很,如果不告诉他,晚上见到的时候,指不定要怎么“收拾”她。

    那过程简直就是丧心病狂,令人发指……痛并快乐着!

    不过宋轻笑也是一个有脾气的人,不会轻易的妥协,所以她只是告诉了傅槿宴,自己要出去看画展,至于和谁,却没有告诉他。

    开玩笑!

    要是知道了是一个男人邀请她去,这个男人还一直觊觎着她,傅槿宴指不定气急败坏成什么样子。

    自己还年轻,还有很多好吃的好玩的没有享受过,可不能“英年早逝”!

    走出家门,欧宫越已经等在了那里。

    “轻笑,上午好。”

    对于欧宫越,宋轻笑总有种别扭的感觉,毕竟他对自己的心思,也有了一些了解,现在再相处,总有一种怪怪的感觉!

    宋轻笑被这个词猛地激的一愣,浑身上下起了一堆的鸡皮疙瘩。

    简直是……太恐怖了!

    她敷衍的点了点头,随着欧宫越坐上车,向着画展的方向驶去。

    沈梦菲的声誉很响亮,举行画展的地方也不简单,是在市有名的一个画廊,环境悠然,气氛适宜,一进去,就能够感受到那浓郁的学术气息。

    果然,有着相同爱好的人才能感受到彼此的心情。

    宋轻笑随着欧宫越在画廊里面穿梭,欣赏着每一副画卷,时不时点评一下,气氛正好。

    “这位小姐看样子对设计也很有研究啊。”

    一个清冷的声音在耳边响起。

    宋轻笑顺着声音看过去,发现不知何时,一个女人站在了自己的身旁。

    她穿着一件无袖连衣裙,雪白的底色,上面描绘着简单的水墨画,远远看去,仿佛是将一副山水画穿在了身上。

    看着她的脸,宋轻笑微微一笑,客气的打着招呼,“这位想必就是此次画展的主人沈梦菲沈小姐吧?”

    来者正是沈梦菲。

    只见她点了点头,声音还是一如既往的清冷,透着些许喑哑,“没错,就是我。请问您怎么称呼?”

    “我叫宋轻笑,也是一个设计师。”

    沈梦菲点了点头,随即将视线转向宋轻笑的身旁,神情有了些许变化,仿佛冰雪消融一般,“这位先生,是否是&y的总裁,欧宫越欧先生?”

    对于自己被认出来,欧宫越并没有丝毫的惊讶,以他在设计圈的知名度,若是说不认识他,那才是让人惊讶的地方。

    说不知道他的那个人,大约是村里还没通网。

    欧宫越对着她微微颔首示意,表现得客气而疏离,“沈小姐你好。”

    沈梦菲微微一笑,不再像刚才那般冷淡,似乎变得平易近人了一般。

    看着她的模样,宋轻笑心中泛起了嘀咕。

    这样一个清冷的人,真的是那个丢漂流瓶的人吗?

    这性格,怎么看也不像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啊。

    可能是宋轻笑的眼神太过炙热,沈梦菲瞥向她,好奇的问:“宋小姐为什么一直盯着我看,难道我的脸上有什么东西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没有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连忙摆了摆手,贝齿咬着下唇,想了又想,决定还是要问一问。

    万一就是这么凑巧呢?

    “其实我是有一个问题想要问一下沈小姐,不知是否方便?”

    沈梦菲倒是没有什么扭捏,抬了抬手,示意她:“请说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沈小姐有没有在十年前丢过一个漂流瓶到海里?上面是一个十五岁的小女孩的愿望,想要成为一个画家。不知你是否有印象?”

    沈梦菲眉头轻蹙,仿佛陷入了沉思。

    一旁的欧宫越听到宋轻笑这么说,笑着问道:“你是在哪里找到这个漂流瓶的?”

    “就在我之前回市的时候,我和槿宴去海边散步,偶然在沙滩上看到的。总觉得是冥冥之中的一种缘分,我想着,若是能找到这个叫梦梦的女孩,将这个还给她,她一定也会十分高兴的。”

    欧宫越赞同的点了点头,“说得也是,年少时的梦想,现在若是能够再回想,一定是百种滋味萦绕在心头,那场景想着也挺感动的。”

    “可不是嘛……”

    两个人聊得兴起,一旁沉思的沈梦菲突然问道:“你说的那个槿宴……是谁?”

    宋轻笑愣了一下才回到,“他是我丈夫,怎么了?”

    她的语气充满了不解。

    谁知,沈梦菲却摇了摇头,淡声说道:“没事,只是有些好奇。”

    没有人看到,在听到宋轻笑的“丈夫”的回答的时候,她默默地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抿了抿唇,沈梦菲抬起头看着她,脸上挂着浅浅的笑容,还有着若即若离的感激,“宋小姐,很感谢你,你说的那个女孩就是我。当时我正面临着人生的抉择,不知该如何是好,心情烦闷的时候,就将我的愿望写进了漂流瓶里,丢进了大海,希望这样可以为我带来好运。”

    说着,她的脸上浮现少许的红晕,似乎是有些心情被窥视到的羞涩。

    “本来还以为那个漂流瓶早就遗落在不知名的地方,却没想到竟然被你捡到了,我想这也是冥冥之中的一种缘分吧。”

    听到她承认是她的东西,宋轻笑心中涌起了巨大的欣喜。

    机缘巧合的居然找到了遗失多年的物品的所有人,这种成就感简直无法用言语来形容,总有一种做好人好事的感觉!

    胸前的红领巾比傅槿宴的还要鲜艳了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