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五十九章 生于忧患,死于安乐

作品:《无限婚契,枕上总裁欢乐多

    “你干、干嘛突然亲我?”

    傅槿宴微微垂头,眼眸含笑的看着她娇羞的脸庞,喑哑着声音说道:“夫人秀色可餐,为夫实在是忍不住,就……况且夫人不是说,心脏都要蹦出来了吗,这种情况,我当然要义不容辞的帮一下忙,所以,好心的帮你吹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吹……吹回去?

    宋轻笑瞪大了眼睛,一脸懵逼。

    已经被他亲得有些浑浑噩噩的脑袋好不容易分出一丝清明,回想了一下刚才两个人的“亲密活动”,似乎是在最后的时候,他对着自己轻轻地吹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现在想起来,貌似还真的是……吹回去了!

    这脑回路,这思维能力……是在下输了!

    “你丫的现在还真是长本事了,理由都想得这么的……充分!”

    “客气了,都是一家人,互帮互助也是理所应当的嘛。”傅槿宴笑得见牙不见眼,一副“我是助人为乐的社会好青年”的样子。

    嗯,胸前的红领巾都显得更加鲜艳了呢!

    宋轻笑羞恼的瞪了他一眼,看了看时间,小小的惊讶了一下。

    没想到自己这一觉居然睡了这么久,已经快要到下班的时间了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你这里的床还挺舒服的哈。”

    没话找话最是尴尬,说完了,宋轻笑都有种想骂自己的冲动。

    傅槿宴却不以为然的笑了笑,凑到她耳边,轻轻地吹了一口气,看到她敏感的缩了缩脖子,嘴角的笑意越发的深邃,充满了深意。

    “还有比这更舒服的,到时候让你好好地尝试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比这更舒服……”

    宋轻笑顺着他的话说到一半,看到他如狼似虎的眼眸,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哆嗦,混沌的脑子一下子变得透彻。

    麻蛋!丫的又开始精虫上脑。

    到底是谁舒服,丫的要不要脸!

    老娘这一枝花,绝对不能任由旁人欺凌!尤其是面前的这个家伙!

    想到这儿,宋轻笑对着他嘿嘿笑了两声,模样假得惨不忍睹,“还是算了吧,生于忧患,死于安乐,我还是活的艰辛一些,这样会比较安全。”

    傅槿宴: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个词是用在现在这个情景中的吗?

    还是说,时代已经进步到了如此地步,为什么他听不懂她的话了呢?

    看来刚才的想法还是有必要的,报班的事情可以提上日程了!

    傅槿宴挑挑眉,若有所指的说:“艰辛的人是吃不起小龙虾和大闸蟹的,你确定要过得艰辛吗?”

    什么?没有小龙虾和大闸蟹?那怎么可以,那是身为一个吃货的本命啊!

    没有了美食的人生,还有什么乐趣?那和咸鱼还有什么区别?

    也就是比咸鱼的味道轻一些!

    他的话就像是一记重锤,狠狠砸在宋轻笑的心上,震得她再次晕头转向。

    “哎呀,别呀,我就是随口一说,可不要当真啊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拉着他的衣袖轻轻地摇了摇,像是一只摇尾乞怜的小奶狗,水亮的眼眸中满是渴望与祈求。

    傅槿宴触及她的目光,心顿时软成了一汪春水,怎么还忍心拒绝,正要说话,就听她继续光明正大的为自己找理由。

    “我觉得我还是过得一些吧,毕竟你辛辛苦苦挣的钱,要是不花出去的话,岂不是浪费了你的苦心,你说是不是呀?”

    看着她笑容谄媚,还要故作委屈可怜的模样,傅槿宴只觉得……不知是该哭还是该笑。

    这丫的莫不是戏精学院毕业的?专业课学的很不错啊,简直是入骨三分。

    衣袖上的小手还在执着的摇来摇去,一副“你不答应我我就不松手”的坚韧模样。

    傅槿宴想到自己可怜的衣袖,无可奈何的叹了口气,揉了揉她的发顶,语气宠溺得不行,“好了,别拽了,想吃什么都让你吃,绝对不会饿到你的。时间也差不多了,起来准备回家吧。”

    对于宋轻笑来说,他的话就像是特赦的圣旨一般,散发着神圣的光芒。

    哦!那是美食的召唤,无法阻挡!

    “呼”的一下,一只大手覆在了她的脸上,她的眼前顿时一黑。

    宋轻笑手忙脚乱的将眼前的大手扒拉下来,胡噜一把脸,没好气的说:“你捂着我的眼睛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因为你的笑容实在是太傻了,我看着有些胃疼。”

    如此直白的回答让人听了才是真正的胃疼!

    宋轻笑被他噎的说不出来话,只能瞪着眼睛,用眼刀将他凌迟!

    一片一片,削成刀削面!

    傅槿宴仿佛看不到她“嗜血”的目光,蹲在她面前,温柔的为她将鞋穿好,手指在光洁的脚裸上流连忘返,感受着指下滑嫩的触感。

    感觉……真不错!

    穿好鞋子,傅槿宴站直身体,对着她一弯腰,做了一个标准的邀请礼。

    “走吧,傅太太,我们回家吧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故作矜贵的哼了一声,抬起手,缓缓搭在他的手上,拿腔拿调的喊了一声,“小宴子,做得好,本宫重重有赏。”

    赏么?

    傅槿宴微微一笑,手腕一用力,就将她扯进了怀里,抱了个满怀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夫人竟然是这么的热情,居然都开始投怀送抱了,为夫真是深感欣慰啊。”

    “傅槿宴!”

    宋轻笑咬着牙根,一个字一个字的往外蹦,“你不瞎扯是不是晚上都睡不好觉?”

    “怎么会?”傅槿宴笑的意味深长,“抱着你的时候,我睡得最香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:“……”

    麻蛋,一言不合就开车!

    停下,这不是去幼儿园的路,我要下车!

    导航尚浅的宋轻笑决定还是闭嘴,不然照着现在的趋势,有可能是一路下滑,一头扎进禁忌的话题中,再也爬不出来。

    想一想那美好的画面,就让人情不自禁的抖了抖鸡皮疙瘩。

    太恐怖了!

    第二天,傅槿宴在宋轻笑醒来之前,就已经离开了家,没办法,之前“脱岗”太严重,现在只能加班加点的补救。

    不然谁不希望抱着香香软软的媳妇儿睡个天昏地暗,想想就美好得想要流口水!

    宋轻笑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日上三竿。

    她的工作还是很悠闲,请假不去也不会被追杀——前提是按时将工作完成,还要不出错。

    不过这对于宋轻笑来说都是小意思,分分钟就能搞定的事情。

    她坐在书房里,按下“发送键”,看着自己的设计稿顺着网线“嗖”的一下子跑到了邮箱里,顿时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完成工作的感觉真是爽呀!”

    宋轻笑发表了一下感言,站起身来伸了伸懒腰,长时间保持一个姿势坐着,腰背都变得僵硬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