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五十八章 一朵凋零的花

作品:《无限婚契,枕上总裁欢乐多

    宋轻笑的脸彻底红成了猴子屁股,眼睛里水波流转,有点不敢看那个不要脸的男人。

    “咱们吃饭吧,还真有点饿了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将饭盒摆开,三菜一汤,荤素搭配合理,都散发着浓浓的香味,可以算是比较丰盛了。

    “笑笑的手艺进步真大。”傅槿宴毫不吝啬的夸赞,这一看就是用心做出来的,他深吸一口气,“色香味俱全,看起来就很诱人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,也不看看我是谁。”宋轻笑打蛇随棍上,厚脸皮的仰着小脑袋,得意又傲娇的样子让傅槿宴心里软成了一滩水。

    夫妻俩在办公室你侬我侬的吃着爱心午餐,陈盛敲门进来,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副极度虐狗的画面。

    他拎着手里的午饭,有些无措的看着他们,“总、总裁……”

    看这样子,他又白跑了一趟。

    宋轻笑笑眯眯的看着他,热情的邀请着,“陈助理,不介意的话一起过来吃饭吧,刚好我做得有多的。”

    傅槿宴没说话,慢条斯理的喝了一口汤。

    陈盛看着他家bss大人眼中含着的浓浓的警告之色,连连摆手,“不用了,夫人,我已经买好了,你们慢用哈。”

    他说完立刻开溜。

    开玩笑,要是继续站在这里,他不知道自己会不会被bss的眼神大卸八块,他还没活够呢。

    于是,苦逼的陈助理坐在用餐室,可怜兮兮的一个人吃着午饭。

    哎,单身狗走到哪里都被伤害。

    他真想强烈呼吁大家,爱护单身狗这个可怜的物种。

    陈盛走后,宋轻笑狐疑的看着傅槿宴,“我怎么觉得,你的助理的神情有些惊恐,像一朵凋零的花?”

    一朵凋零的……花!

    傅槿宴被她惊天地泣鬼神的用词震慑到了,好半天没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他实在是没办法将陈盛这个三大五粗的男人,和花这种美丽又脆弱的东西联系到一起。

    “笑笑,要不你去报个班?”傅槿宴没有回答她的问题,而是眼神复杂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“嗯?报个啥班?我觉得自己现在暂时不需要get什么技能了呀。”宋轻笑一脸懵逼的看着他,嘴角还沾着一粒饭,看上去十分搞笑。

    傅槿宴慢条斯理的将她嘴角的饭拈起,在她羞囧的眼神中,把饭放进了自己口中,满意的看着宋轻笑再度爆红的脸,这才慢慢的说道:“报个小学语文培训班,我觉得你的用词水准需要再回炉重造一下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:“……”

    你丫的才需要回炉重造,你全身内外都需要回炉重造!

    她可以爆发她的小宇宙吗?她可以放技能砍死这老是鄙视打击她的男人吗?

    压住自己内心的草泥马,她想了想,幽幽的看着傅槿宴,幽幽的说道:“槿宴,我还是你的老婆吗?亲老婆?”

    亲老婆是个什么玩意?

    智商超高的傅大总裁一脸黑人问号脸,他表示,他只听说过亲爸亲妈亲儿子,就是不知的亲老婆是个什么样的存在。

    不过他还是认真的回道:“嗯,24k纯金的亲老婆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在心里流下了两条宽面条泪,她要罢工、罢工,这简直没法交流了!用词水准真正需要回炉重造的是傅槿宴才对!

    她才不是24k纯金的呢,她是金镶玉的!

    这顿饭,在两人内心的吐槽中默默的吃完了,

    饭后,宋轻笑不想一个人待在空荡荡的别墅,就赖在傅槿宴的办公室,坐在宽大的沙发上,看着那朵凋零的花向傅槿宴汇报工作,眼中打量的意味十分明显。

    陈盛想极力忽视来自总裁夫人那诡异的眼光,将工作汇报完毕,就逃也似的跑了,那样子,好像背后有一只大灰狼在追他一样。

    宋大灰狼丝毫不觉得自己造成了人家的恐惧与困扰,仍旧闲闲的百无聊赖的四处打量,像个精力旺盛的好奇宝宝一样。

    终于,不知道看了多久,好奇宝宝躺在沙发上睡着了。

    傅槿宴从电脑屏幕中抬起头,将睡得很香的某人轻轻抱到了休息室的床上,盖好被子,把门关上。

    “还说自己不是猪,吃了就睡,睡醒后肯定又要吃。”低沉悦耳的声音消散在这个空间。

    宋轻笑昏天暗地的睡了很久很久,做了许多杂乱无章的梦,一会梦见她妈妈的氧气管被拔,她在病床上死死挣扎着,一会梦见宋清蓝那张得意疯狂的脸,一会又梦见那个叫梦梦的女孩子出现在她的生活中。

    醒来后,她额头上都是汗,四肢绵软,浑身无力,一副上过战场的憔悴模样。

    宋轻笑自言自语的说道:“麻蛋,这么累,还不如不睡!”

    看着这个陌生的房间,她有些疑惑,自己明明是躺在傅槿宴办公室那沙发上睡觉的呀?怎么在这里?

    她揉了揉脑袋,坐了起来,皱着眉头环视一周。

    房间的主色调偏黑白两色,简单大方,东西不多,但是每一处都摆放的很用心。

    看着略有些熟悉的构造,宋轻笑心中有了一丝了然。

    想必这里是傅槿宴的休息室,累的时候用来调整身心的地方。

    看来自己还真是冰雪聪明得不要不要的嘛!

    宋轻笑坐在床上沾沾自喜,眉开眼笑,冷不丁一个声音在身旁响起:“笑的这么开心,我都要看到你的后槽牙了!”

    突如其来的声音吓得宋轻笑差点儿从床上蹦起来。

    她捂着狂跳不止的心脏,瞪着眼睛看着门口处不知何时探出来的一个脑袋,没好气的说:“搞什么!你不知道人吓人会吓死人的吗,我的心脏都要从嗓子眼儿里蹦出来了!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

    傅槿宴嘴角含着浅浅的笑意,闲庭漫步的走了进来,一屁股坐在她身边,突然伸出手,搂着她的肩膀俯身就是一吻。

    宋轻笑没料到他居然如此的“丧心病狂”,一时之间没有察觉,被他亲了个结结实实。

    本来因为梦中杂乱无章的场景,她的精神就有些颓废,浑身没什么力气,被他这么一袭击,根本就没有反抗的余地

    一吻终了,傅槿宴扶着她的肩膀,微微向后退了退,神情颇有些恋恋不舍,眉眼间都是满满的回味。

    自家小媳妇儿,真是一如既往的甜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