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五十七章 十年前的漂流瓶

作品:《无限婚契,枕上总裁欢乐多

    宋轻笑温暖又感动的一笑,打趣他,“你这是要金屋藏娇的节奏吗?”

    “固所愿也,不敢请耳。”

    傅槿宴说的都是真的,他很多时候真想把宋轻笑藏起来,不让别人看到,更不想让别人觊觎。

    她的美好,只能给他一个人看。

    “哈哈,你还飚起文言文来了,好酸好酸。”宋轻笑受不了的捂着自己的一边脸,夸张的说道,脚下踢了踢海水,“咦,我好像踢到个东西,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傅槿宴随着她的话看过去,辨认了一会,才确定的说道:“这应该是个漂流瓶,被海水冲刷到岸边来了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眼睛一亮,俯身将这个透明的瓶子捡了起来,看着里面卷着一张纸条,有种窥视别人心里话的感觉。

    不过,管他那么多呢,她在这个特定的时刻踢到了这个,不知道在大海上漂流了多久的瓶子,那就是命中注定的,说不定老天就是要她来看见瓶子里装的另一个人的心声呢。

    说实话,她还是第一次在现实生活中遇到漂流瓶这种东西,她好奇的打开,拿出卷成一条的纸,小心翼翼的展开。

    里面写着短短的一句话:捡到我瓶子的那个有缘人,你好,我叫梦梦,十五岁了,我从小就有一个梦想,以后长大了要当一个画家,用一支笔画出我对这个世界的心声。

    宋轻笑看了下落款时间,竟然是十年前!

    这个瓶子在海上漂流了十年,才被现在的她捡到。

    命运真的很神奇!

    “槿宴,这是个女孩子的画家梦,没想到今天竟然以这种方式被我看见了,你说,我和这个叫梦梦的女孩以后会不会相遇?”宋轻笑感慨的说道。

    傅槿宴看了看纸条,淡淡一笑,“傻丫头,如果你想的话,就一定可以见面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只是随便说说,这个就要看老天的安排啦。”宋轻笑指了指天空,看着渐渐沉下去的夕阳,对他说道,“槿宴,天要黑了,散心也散得差不多了,我们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想了想,她又征求似的看着傅槿宴,“这个漂流瓶,我可以带回家吗?我想收起来做个纪念。”

    说实话,就这样又扔回海里她确实有几分不舍,它载着一个女孩沉甸甸的梦想,在海上漂泊了十年,期间也可能被其他人拾起来过,但最终它仍旧在漂泊,自己好歹可以给它一个归宿。

    “当然可以了,这个叫梦梦的女孩子如果知道了的话,也一定会非常开心的。”傅槿宴微微一笑,鼓励道,“如果你的梦想被别人拾起,并且珍而重之的收藏好,你会不会开心?”

    “当然会啦,我还会觉得,我与这人在某种程度上有很深的联系。”宋轻笑迫不及待的点点小脑袋,一脸神往。

    她相信宿命,相信感觉,如果这真的只是上天设下的一个伏笔,那她和梦梦一定会相遇的。

    “那就行了,咱们走吧,机票我已经买好了,今晚就能回家了。”出来了这么久,傅槿宴也有点想念那个他和宋轻笑两个人的家了。

    “出来这么久,虽然是住在以前的家,但也有种不是自己真正的家的感觉,人真是一个奇怪的东西。”宋轻笑感慨道。

    傅槿宴心里大感安慰,养了这么久,好歹将这个笨蛋养熟一点了。

    “此心安处是吾乡,说明在那里你的心没有安顿下来。”你的心在我这里。

    回到市后,已经夜深了,两人都有些疲惫,随便洗漱了一番躺下就睡。

    美美的睡了一觉,第二天起来的时候,天已经大亮了,宋轻笑摸了摸傅槿宴躺的那处,被子里已经凉了,显然他起来很久了。

    她也精神满满的起床,下楼后,就在餐桌上发现了一份早餐,和一张纸条,大意是他去加班了,让她记得吃饭。

    宋轻笑心中感动又自责,这段时间一定耽搁了他不少工作,所以需要现在拼命加班赶回来,但是她在工作上又帮不了傅槿宴的忙,想想还真有些无奈。

    慢慢咀嚼着口中的食物,她突然想到一个办法,不能在工作上帮他,可以给他做好吃的带过去呀,免得他废寝忘食,饿坏了自己。

    对,就这么办!

    宋轻笑明亮的大眼睛里散发出一阵光彩,有事情可以做,感觉瞬间就有力量了,她几口吃完傅槿宴给她做的爱心早餐,就开着车去超市买菜了。

    虽然她的烹饪课没学多少,但好歹还有底子在,至少不怕做糊了。

    整个上午,宋轻笑都在厨房里捣鼓,很用心的准备着午餐,每个步骤都小心翼翼的做,果然,出炉的食物看起来让人很有食欲,垂涎欲滴。

    “麻蛋,劳资竟然也能做出这么美味的食物,我以前没做好,大约不是因为技术有问题,可能是心态没放端正。”

    某人自我安慰的想到,并觉得自己已经跻身大厨一列了。

    将饭菜装在漂亮的食盒里,宋轻笑喜滋滋的拎着食盒就去了傅氏集团,一路畅通无阻的来到总裁办,然后将门推开。

    “我不是说过进来要敲门的吗?”傅槿宴头也不抬,手上继续写着什么,声音淡淡的,听不出喜怒。

    宋轻笑无语的翻了个白眼,知道他将她当做了下属员工,调侃道:“既然这样,那我再重来一次。”

    傅槿宴一下子抬起头,惊喜的看着她,“笑笑,怎么是你?”

    他放下手里的笔和文件,大长腿几步就迈了过来,“我以为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还在睡懒觉?”宋轻笑似笑非笑的将他下半句话接了过来,做了个鬼脸,“你真以为我是猪啊,能吃又能睡!”

    她得意的扬了扬手里的饭盒,“这不,我听见了某人胃的召唤,于是就准备了美味的午饭,好犒劳一下咱们辛苦工作的总裁大人。”

    傅槿宴觉得有点受宠若惊,嘴角的笑容压都压不下去,这个丫头真贴心,看来是真的把自己放在了心上。

    “那为夫就在此谢过夫人了,今晚回家,一定好好感谢感谢夫人的爱心午餐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自然知道他是什么意思,脸红了一瞬,娇羞的斥道:“得了便宜还卖乖,我才不需要你假借感谢之名,行占便宜之实呢。”

    傅槿宴大呼冤枉,凑到她耳边轻轻为自己辩解,“你怎么可以说是占便宜呢,明明你比我更享受好吧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