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五十六章 海边散心

作品:《无限婚契,枕上总裁欢乐多

    而苏梅和傅槿宴则是……二脸懵逼,茫然无措。

    苏梅深吸了口气,努力使自己看起来十分和蔼,柔声说道:“笑笑,你过来一下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狐疑的看着她,不知道她要干什么,但还是凑了过去。

    苏梅握着她的手,轻轻地拍了拍,“笑笑,你刚才说的确实挺有道理的。”

    刚才?

    宋轻笑皱了皱眉,心中慌然。

    “我确实应该把你塞回去,重新生一个,应该就不会是脑子有毛病的了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:“……”

    还没等她反应过来,苏梅一根手指已经毫不留情的戳上了她的脑袋,一边戳一边恨声骂道:“我说你这脑子里面一天天都想的是什么?能不能正常一些,我当初生你的时候是不是把人生出来了,脑子忘给你带出来了!”

    宋轻笑被戳得连声哀呼求饶,躲躲闪闪,“哎呀!妈,您轻点儿,我就是和您开个玩笑,又不是当真的,您说您不要这么暴躁嘛。别戳了,再戳脑袋就要漏洞了!”

    一旁看热闹的傅槿宴不忍心了,连忙上前将她“解救”出来,讨好的说道:“妈,您冷静一下,别激动,对身体不好。”

    “我身体不好都是被她气的!”说着,苏梅狠狠地瞪了她一眼,有一种……恨铁不成钢的奇怪感觉。

    宋轻笑窝在傅槿宴的怀里,只敢露出一个小脑袋,怯生生的说道:“我就是看你们之间的气氛有些诡异,像是在托孤一样,所以我就……”

    “宋轻笑!”没等她说完,苏梅又是一声吼,“你要是不会形容,就别说话,我真是快要被你气死了!”

    闻言,宋轻笑“嗖”的一下把脑袋收了回去,紧紧闭上嘴,再也不敢说话。

    妈呀!更年期的女人好恐怖,简直就是炸药包,一点就炸!

    不行,我要远离我妈,不然说不定哪天我就会变成天边的一朵烟花,嘭的一声炸响在这片天空!

    然后,就没有然后了!

    不过被宋轻笑这么一插科打诨,大家的心情都变得十分轻松愉悦,不见之前的沉重。

    陪着苏梅吃完饭,两个人就被无情的赶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行了,快回去吧,不要再耽误了飞机。”

    两人没有办法,跟特护仔细叮嘱了一番之后,便离开了医院。

    走在路上,傍晚的夕阳已经失去了炙热的温度,柔柔的洒落,微风轻轻吹过,带来些许的凉爽。

    傅槿宴看到她略有些疲惫的模样,想到这几天来,她被这些繁琐的琐事压得透不气来,顿时心疼得不行。

    他的眼睛不经意间瞥了瞥,突然想到什么,脑中灵光一闪。

    “笑笑,想不想去海边?”

    “去海边?”宋轻笑有些惊讶的偏过头看他,“怎么会想到要去海边?”

    傅槿宴温柔的笑了笑,“因为我想和你一起看海,感觉一定非常浪漫。”

    他又附身在她耳边轻声低语,“你不想吗?静寂的夜晚,微风拂过的海边,只有你和我,静静地坐在那里,看着一望无际的大海,多么的宁静。”

    听着他低沉喑哑的嗓音勾勒着美妙的场景,宋轻笑的心被勾了起来。

    她点了点头,笑颜如花,一脸神往。

    “好啊,那我们就去海边吹吹风吧!”

    傅槿宴不愧为大集团的总裁,执行力简直杠杠的,说动就动,宋轻笑刚点头答应,他就立马抬手招来一辆出租车。

    两人来到海边,宋轻笑好久没有来看海了,一时间激动开心得手舞足蹈。

    一下车,她就朝着沙滩飞奔过去,两只鞋被她麻利的踢下,她觉得还不过瘾,索性连袜子一起脱了扔沙滩上,向后招了招手。

    “槿宴,你快来,把鞋子也脱了吧,光着脚踩在沙滩上感觉好舒服呀。”

    傅槿宴顺从的将鞋子脱在一边,小跑了过去,笑吟吟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?是不是觉得心胸开阔了很多?”

    宋轻笑看着他一脸求表扬的神情,心中一动,绕到他身后,向上一跳,一下子扑到他背上去,高兴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,心胸简直开阔得不得了,我最喜欢这种博大浩瀚自由的气息了,让那些烦心事都见鬼去吧。”

    傅槿宴在部队那些年还真不是白待的,即使有些猝不及防,但手上还是稳稳的接住了她,手上掂了掂,像在掂一块猪肉,然后估重。

    “笑笑,你貌似真的重了。”

    “哼,你以为你这样说就可以阻挡我那颗吃美食的心吗?告诉你,不能!”宋轻笑傲娇的一撇嘴,才不为他的话所动。

    秋天了嘛,不养膘怎么过冬?

    不长点肉都对不起她吃下的那些东西。

    “那为夫我只好继续研究怎样做好一个家庭煮夫了。”傅槿宴像个受气小媳妇似的说道。

    宋轻笑又是哈哈一笑,摸了摸他的头,“对你这样的认真做好自己本职工作的人予以高度的赞美。”

    傅槿宴: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丫头说累还真喘上了是吧。

    突然,他眼睛一眯,迈开大长腿就跑了起来,虽然在沙滩上有些不方便,但也不影响从部队出来的矫健的身手,跑得飞快。

    宋轻笑被吓得大叫一声,死死抱住他的脖子,心有余悸的说道:“你下次可以不可以提前打个招呼?我差点就摔下去了槽。”

    傅槿宴停下脚步,爽朗的一笑,“放心吧,即使摔下去了也有我给你垫底。”

    两人闹够了,这才手牵手,慢慢散起步来。

    海边的傍晚,别有一番惊人的美感,落日熔金,金色的夕阳扑在海面上,将它也染成了一片金光,有风吹来,海面泛起波浪,一层一层荡漾开来,像是一个美丽的梦。

    不时有海鸟在上空盘旋,偶尔落到海面,似乎是在捕食,为这种广博静谧的美添了灵动活泼的一笔。

    宋轻笑将踏着海水,将脚顽皮的埋在水里的沙子里,感受着凉凉的海水和沙子细腻的触感,长呼一口气,“这里就像是另外一个世界,安静得没有丝毫纷扰。”

    傅槿宴也学着她的动作,听到她的话,淡淡一笑,“心里安静了,到哪里都是别样的世界,古人早就发现这一点了,心远地自偏。”

    “不想回去了肿么办?”宋轻笑双眼亮晶晶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那为夫就只好在海边为你建造一栋别墅了,装上大大的落地窗,让我的夫人在每天早上醒来后第一眼就能看到大海。”傅槿宴没有丝毫犹豫的说道,眼中的宠溺之色都快要溢出来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