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五十五章 嘱托

作品:《无限婚契,枕上总裁欢乐多

    看着她背后似乎有烟尘在飞扬,傅槿宴的嘴角不由得抽了抽。

    这速度,莫不是本体是个兔子精吧!

    想了想,他又摇着头否认了自己这个想法。

    “槿宴啊。”

    苏梅一声淡淡的呼唤,唤回了他的注意力。

    傅槿宴低声的应了一声,顺着她的视线,坐在了之前宋轻笑坐着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槿宴,知不知道我为什么要把笑笑支开?”苏梅笑问道。

    “想必您是有什么话想要跟我说,又不想让她知道吧。”

    其实在苏梅要求宋轻笑去买饭,而不让自己去的时候,傅槿宴就已经察觉到了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听到他这么说,苏梅笑得越发满意了,“没错,我确实是有话要跟你说,不过你不用担心,不是什么坏事,只不过是我身为一个母亲,为了我的孩子的一些嘱托。”

    “我明白,妈,您说吧,我听着呢。”傅槿宴的姿态摆得很是正经,微微低着头,一副聆听教诲的模样。

    见到他如此恭敬,对自己没有丝毫的傲气与不屑,苏梅心中更是满意得不得了。

    “槿宴啊,其实我知道,你和笑笑在一起,并不是心甘情愿的。”

    傅槿宴一听,心里一紧,连忙辩解道:“妈,不是,我是真的……”

    他未说完的话被苏梅的一个手势制止。

    “别担心,听我说完。我也是过来人,真正的喜欢是什么样的眼神,我都看得出来。你喜欢笑笑这毋庸置疑,但是笑笑对你……至少在一开始,她对你没有多少情谊,甚至还有着抵触,我说的对吗?”

    傅槿宴缓缓点了点头,俊朗的脸上有些发热,有一种隐藏起来的心事被人窥见的窘迫感。

    “不过这一次你们回来,我却发现,她对你的态度已经变了,不仅不再抵触,甚至已经有了朦胧的喜欢。其实我是希望看到这样的结果的,做父母的心都是一样的,就是希望自己的孩子一生无忧,幸福美满。说句实在话,希望你别见怪,你的身家地位、长相才华,都是数一数二的,笑笑跟着你,应该说是占了天大的便宜才是。”

    傅槿宴被她说得脸越发红。

    但不可否认的是,她说的也都是事实。

    虽然傅家不注重门第,但若是在以前,两家几乎不会有什么交集,更别说结合在一起,成为一家人。

    所以有的时候,缘分真的是一种很奇妙的东西,说不清道不明。

    “但即便如此,我还是要说,我们笑笑虽然身家上面有所欠缺,但是在品格上、个性上,不是我吹,那也是挑不出什么毛病来的,她性格实在,为人真诚,在这个浮夸的社会风气下,已经是难能可贵的了。”苏梅一副王婆卖瓜的表情,在夸赞宋轻笑的时候,脸上没有丝毫不好意思,坦坦荡荡。

    “妈您说得对,笑笑的性格是真的很好。”傅槿宴想起了这段时间以来发生的事,心有所感,随声附和。

    苏梅看着他微垂的头颅,露出一抹淡淡的笑意。

    “槿宴,其实我最想说的不是这些,这些不过是一个铺垫。笑笑和你已经结婚了,无论当初你们如何,但是今后你们都是要在一起生活的,未来的路也要你们相依相伴。”

    婚姻是神圣的,若是能够相依到老,是多么难能可贵的一件事。

    “我当年对不起笑笑,有很多年都没有陪在她的身边,缺席了她生命中最需要母亲的时候,这是我永生的遗憾。所以我想要尽力的去弥补她,希望她以后的日子能够平安喜乐,幸福的度过一生。”

    说着,苏梅突然拉住他的手,用力握了握。

    傅槿宴抬起头,对视着她的眼睛,从中看到了浓浓的期盼与希望。

    “槿宴,既然你叫我一声妈,就说明你是真心对待笑笑的,我也没有别的期盼,只希望你能将她照顾好,别让她受了委屈,毕竟我不能时时陪在她的身边,很多时候我也是鞭长莫及,所以只能委托你。槿宴,你能答应我吗?”

    傅槿宴看着她,看着她脸上满是母爱的光辉,那是一个母亲对女儿的深沉的爱,深沉的期盼。

    半晌之后,他动作缓慢却坚定地点了点头,沉声说道:“妈,您放心,我对笑笑的真心日月可鉴,我是真的喜欢她,才想要和她在一起,我曾经是个军人,军人信奉誓言,说过的话就绝对不会再更改。当初婚礼上我的每一句话都是肺腑之言,没有半分虚假。”

    我以军人的名义发誓,我爱宋轻笑,从来都没有半分虚假。

    苏梅看着他眼眸中的认真,心中的触动无法言喻。

    她突然有些庆幸,当初将他们两个撮合在一起了,不然上哪去找个这么合适的女婿。

    他和笑笑两人简直是不能再合适了!

    “妈,我给您买了一些……你们两个干什么呢!”

    一声惊呼猛然在身后响起。

    傅槿宴下意识的扭过头去,就看到宋轻笑一手提着一个食盒,另一只手指着他们,一脸的震惊和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他还没来得及说什么,就看到宋轻笑气呼呼的走了进来,一步一步都带着“噔噔噔”的沉重的步伐声。

    她走到两人面前,单手叉腰,气势汹汹的问:“你们两个背着我干什么呢?”

    “背着你?”

    苏梅被质问的莫名其妙,一脸茫然,“我们什么也没干啊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也没干?谁信啊!”

    宋轻笑直接吼了一声,叉腰的那只手又指向他们,准确的说,是指着他们相握的手,“那你们干嘛要握着手?”

    我的天哪,这都是什么情况!

    我妈和我老公……这是什么神展开,不行,劳资心脏受不了,要窒息了!

    经她这么一说,两人才反应过来,手还握在一起,不由得有些尴尬,连忙松开。

    “笑笑啊,我刚才就是……”

    苏梅刚想要解释,就被宋轻笑一个手势制止住了。

    她抬头看着苏梅,深深地吸了几口气,神情颓败中又有些无奈,连语气都不如刚才那么欢脱了。

    “妈,您不能这样,您想没想过宋叔叔的感受?我知道,现在像您这样的阿姨,都会喜欢小鲜肉,觉得青春有活力,可是您再怎么喜欢,也要分清场合啊!这可是您的女婿,亲女婿啊!您怎么能把您的魔爪伸向他呢,简直是丧!心!病!狂!”

    她说完,扭过头去,轻哼一声,一副不忍直视的模样。

    看着还真的像是被伤透了心的样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