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五十四章 塞回去重新生一个

作品:《无限婚契,枕上总裁欢乐多

    他说着就想站起来,却被宋轻笑眼疾手快的一把拉住了。

    她用谄媚的小眼神盯着他,用一副谄媚的口气说着,就差没在额头刻上大写加粗的“抱大腿”三个字了。

    “不用了槿宴,过几天这病就好了,用美食来治疗,一治一个准。不信你试试。”

    傅槿宴:“……”

    宋轻笑,你的原则呢?你的节操呢?

    刚刚是谁嚷着要减肥,还怪我来着?

    苏梅看戏看得很过瘾,不得不说,这两人要是进攻娱乐圈的话,坐到影帝影后的位置是迟早的事。

    “哎呀!”

    宋轻笑突如其来的一声尖叫,吓得两人齐齐的看向她。

    傅槿宴一脸的紧张和担忧:“怎么了?是不是身体上的肥肉君在提出抗议了?”

    “肥肉你妹啊!”

    宋轻笑皱着鼻子瞪了他一眼,转而看向苏梅,一脸的抱歉,“妈,对不起啊,我才想起来还没有给您准备饭。”

    她说着,心中不由得有些懊恼,宋清蓝那货虽然总是装模作样,但是她这一走,还是有些太突然了,完全没有给她反应的机会。

    妈个鸡,要是早点告诉她,她就带着饭来了!

    苏梅开始还以为是什么事情,没想到却是因为这个,她默默地松了一口气,嗔怒的看着她,“你这丫头,这又不是什么大事,值得你这么大惊小怪的,我这心脏现在可脆弱了,可经不起你这么大呼小叫的。”

    闻言,宋轻笑不好意思的吐了吐舌头,一脸的羞愧。

    “我这不是想起忽略了您吃饭的事情,心里自责嘛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的,”苏梅笑着摆了摆手,神情不以为然,“你要是不提,我都忘记了这件事,可能真的是岁数大了,没有以前那么有精力了。”

    “妈,您说什么呢!”

    宋轻笑噘着嘴,不高兴她这样说。

    “您连五十都不到,怎么能说自己老了呢。而且您看看广场上的那些老太太们,七八十岁的都还在跳广场舞,人家都没觉得自己老,您这么说,又让他们情何以堪啊!”

    七八十的不嫌老,四十几岁的人一口一个“老了,不服不行了”,听着还真是……很不得劲儿啊!

    “所以啊,妈,您要想开些,一定要记着,自己还年轻,还是一朵花,这样等到以后您也要去跳广场舞的时候,那绝对比他们还要光芒四射,魅力无限。宋叔叔绝对更加的挪不开眼。”

    苏梅被她这番话逗得哈哈大笑,眼泪都要笑出来了,“说的对,我可得把身体养好了,不然以后就要看着他和别的小老太太去跳广场舞了,那简直是太委屈了!”

    和别的小老太太去跳广场舞……

    宋轻笑情不自禁的在脑海中勾勒出了一个画面:头发花白的宋叔叔牵着一个风韵犹存的小老太太搂在一起跳舞,旁边一个角落里,她的母亲大人咬着手绢,眼含热泪,委屈得不要不要的。

    这个画面真的是……

    宋轻笑突然感到一阵恶寒,情不自禁的抖了抖,手抹上胳膊,明显感觉到上面已经起了鸡皮疙瘩。

    “我的天呐,要真成了那样,就真的是太凄惨了。所以妈啊!您可要赶快养好身子,不能让外面那些妖艳贱货将宋叔叔勾走。”

    傅槿宴在一旁听得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这特么的都是……哪跟哪啊!

    自家媳妇儿的脑洞真的是越来越大了,明显的快要控制不住了!

    苏梅也是一脸的无可奈何,笑骂道:“随着你说两句,你还越说越上瘾!快别胡说了,你宋叔叔不是那样的人。不是没给我准备饭吗,那还不赶紧去给我买,把你妈饿坏了,以后哪有精力去跳广场舞!”

    “我当然知道宋叔叔不是那样的人,他对您可是情比金坚,日月可鉴,都快把你当成老佛爷供着了!”

    宋轻笑顽皮一笑,调侃得苏梅脸红耳赤,做出一副要打她的模样。

    虽然知道是在闹着玩,但傅槿宴还是挡在了宋轻笑的前面,柔声说道:“妈,笑笑就是小孩心性,说话着三不着四的,您可别跟她一般见识。”

    他的维护苏梅都看在眼里,感觉很是窝心,脸上的笑容也越发的慈爱。

    “我要是跟她一般见识,早就被她气个半死了。”

    苏梅半开玩笑的说完,瞪了一眼正在他身后探头探脑的宋轻笑,故意恶声恶气的说:“还不动弹,真要饿着你妈我啊!”

    “我这就去,这就去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连忙站出来,举着双手,做出一副投降的姿势,“不过,妈,我怎么觉得你后面那几个字连在一起说,是在骂人呢?”

    苏梅:“……”

    傅槿宴“噗嗤”一声,没忍住,笑出了声。

    真的是不能小瞧了这货,她每次说出来的话,都让人毫无招架之力。

    次次都是暴击,一招k,绝不含糊!

    真棒!

    轻咳一声,傅槿宴收起笑意,轻声说道:“还是我去买吧,让笑笑陪您在这里说话聊天好了。”

    没等宋轻笑答应,苏梅率先拒绝了,“不用,你在这里好好地坐着,让她去!刚才也不知道是谁嚷嚷着要减肥,正好趁着这个机会多运动运动,说不定还能减下来几十斤。”

    “几十斤?!”

    宋轻笑惊恐的张大了嘴,一副震惊到难以言喻的模样,“妈,你真的是我亲妈吗?减下来几十斤,那我还剩什么了啊?”

    她说着,眼睛狐疑的上下打量她母上大人一番,不确定的说:“该不会是你想把我变回婴儿,然后塞回去,重新生一个吧。”

    塞回去……

    重新生一个……

    傅槿宴的心情已经不能用震惊来表示了,那简直就是彗星撞地球,天崩地裂啊!

    这都是什么逻辑啊!真的不是反人类吗?

    他突然感觉好危险怎么办?

    总感觉有一天她会因为太跳脱的言语而被带走,那就真的是……普天同庆啊!

    一旁的苏梅也是一脸的崩溃与无奈,伸手指着她,手指颤啊颤的,像是得了帕金森综合症。

    “你,你赶紧给我出去买饭去,再多说一句话,我就让你知道我的厉害!小时候没挨过揍,是不是感觉人生有遗憾了?”

    威胁,红果果的威胁!

    宋轻笑陡然瞪大了眼睛,撅着嘴,对着她扮了一个鬼脸,在她发飙之前,一溜烟儿的就跑没影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