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五十二章 仓皇出逃国外

作品:《无限婚契,枕上总裁欢乐多

    看着她痛哭流涕的模样,宋轻笑原本坚定不移的内心也开始有了动摇。

    她垂眸看着伏在自己脚边的宋清蓝,脑海中回想的都是当初一家四口的过往,平平淡淡的,也有着无尽的欢乐。

    难道真的要被自己亲手打破吗?

    宋轻笑咬紧牙关,双手紧握成拳,闭着眼睛,仿佛做了一个艰难万分的决定。

    “这是最后一次,我放过你。但是你记住了,再有下一次,或者是被我发现你有任何不对的想法,那么就别怪我不顾情谊了,到时候就算你磕死在我面前,我也不会再放过你!”

    真的,真的是最后一次了,她快忍到极限了,她觉得自己特么的就快修炼成忍者神龟了。

    真是托了宋清蓝这个疯女人的福啊,槽!

    宋清蓝那个讨厌鬼从病房里滚蛋的时候,宋轻笑轻呼出一口气,仿佛浑身的力气都用完了一般,瘫在床上。

    和刚才那个斗志昂扬火山爆发的样子形成了鲜明的对比。

    “槿宴,我这样做对吗?”

    其实她也很迷茫,也很纠结,但每次在坚定自己的心之后又会动摇,也许,她之所以会动摇,是心里深处还是不愿意这样做吧,不愿意看到宋华年左右为难的样子。

    他毕竟养育了她多年,疼她入骨,她感情上那关始终过不去。

    傅槿宴坐在床边,心疼的看着她,看见她这憔悴疲惫的样子,也终于不在坚持之前的做法了。

    “笑笑,你跟着自己的心走吧,不要再让自己为难了。你的心会告诉你答案的,而我无条件支持你的任何做法,医院这边,我会跟他们沟通,让他们将这件事隐瞒下来,不要告诉宋叔叔,就说阿姨的病情有点反复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泪眼朦胧的看着他,心中有感动,有不甘,但也有心甘情愿,各种情绪不一而足。

    罢了,就这样吧!

    “可是,我们回去的行程就要被推迟了。”她觉得有些愧对傅槿宴。

    “傻瓜!”傅槿宴无奈的笑了笑,揉了揉她的鼻子,“你的事就是我的事,公司那边再晚点回去也没关系,还倒不了的。你就放心的处理这边的事,再照顾一段时间妈吧,她现在应该很需要你的陪伴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没再说话,而是坐了起来,一把抱住傅槿宴的腰,依恋感动的意味十分明显。

    傅槿宴这才有精力去回想刚才那一场车祸,撞车那瞬间,他第一反应是护住宋轻笑,千万不能让她出事。

    这完全是他的下意识反应,也许,他已经将宋轻笑看得比自己还重了。

    两人谁也没再说话,默默的抱着,感受着这一场劫后余生的滋味。

    宋清蓝狼狈的回到家里,便将自己锁在了房间,不吃饭,也不出来,就那样坐了一整夜,彻夜未眠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大早,她略微收拾了一下自己,才打开房门,忐忑不安的走到宋华年面前。

    因为她也不能确定宋轻笑是不是在忽悠她,万一她背地里告诉宋华年了呢?自己岂不是被她坑了一把?

    “爸爸,您现在忙吗?”

    宋华年放下手里的手机,抬起头看着宋清蓝,疑惑的说道:“爸爸现在不忙,不过一会就要去看你苏阿姨。怎么了蓝蓝,你有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宋清蓝听到他提起苏梅,心里就是一咯噔,眼神躲躲闪闪的,有点不敢看他。

    “爸,我想跟你说一件事,就是……我想出国留学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宋华年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,惊愕得脸上的表情都有些扭曲了。

    不怪他这种反应,实在是宋清蓝的做法太反常了。

    不久以前他还建议宋清蓝趁着还年轻,很多事还没起步,出国留学深造一下,但被她坚决的拒绝了。

    现在她竟然主动告诉自己想出国,想到她之前那么抗拒的样子,他不由得暗自衬度,难道这其中发生了什么事吗?

    “蓝蓝,你老实告诉爸爸,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?”宋华年收起惊愕,表情严肃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作为一个成功的商人,和对女儿的了解,他的感觉真的很敏锐。

    宋清蓝在心里暗暗叫苦,却也很好的伪装了一番,做出一副后悔莫及的表情,“哎,爸爸,实话告诉你吧,我其实是突然发现自己竟然如此的无知和渺小,所以昨晚一夜没睡,是在反思我这么多年的人生,就想出国去看看外面的世界,多学点东西,充实一下自己。”

    “爸,这次我是真的想通了,外面的世界这么大,何必再将自己拘泥于一个小小的a市呢,与其耽溺于那些儿女情长,不如一个人到处走走,这样更来得自由自在、无拘无束。”

    她脸上的表情很真诚,口气很淡然,说得也很动情,仿佛真的看淡了很多东西,其实,她真正想的是什么,谁也不知道。

    宋华年终于有所触动,欣慰的看着她,“蓝蓝,你真的长大了,爸爸很开心,你想出国留学就去吧,爸爸支持你,多学点东西再回来也是好的,你会一辈子受益无穷。”

    宋清蓝能自己想通,最好不过了,因为她最近做的那些事,实在是太让他堵心了。

    “那你准备什么时候出国呢?”

    宋清蓝咬咬嘴唇,似乎有点为难,“爸爸,我想明天就走。”

    宋华年这次淡定了,只是眉毛跳了跳,一脸复杂的看着她,语气严肃的问,“你着的想好了吗?”

    “嗯,爸爸,我昨晚想得很清楚了,我这几天的情绪可能有点低落,早点出去散散心也好。”宋清蓝对这点无比的确认,要是不早点离开,留在a市,估计迟早都会被她爸爸发现她干的好事,只要她迅速离开,走得远远的,那即使他发现了,她也不怕了,天高皇帝远。

    宋轻笑就再也不能拿她怎么样了。

    “哎,那好吧,爸爸也不勉强你。”宋华年有几分失落,本以为还能再跟女儿相处一段时间,没想到这么快就要面对别离了,“去了国外要注意安全,再也不要像以前那样了知道吗?爸爸会定时将钱汇到你的卡上,不够花了就给我打电话。”

    他此时就像个慈父一样切切嘱咐着,有的,也只是离别的伤感。

    “你在家也要注意身体,别太操劳了。”

    宋清蓝突然要离开这个生活了几十年的家,也有些伤感与不舍,外面的世界哪有在家里舒服,但她不得不走,这次的事情实在是太大了。

    后果很严重,她承担不起,只好仓皇而逃了。

    第二天大一早,宋清蓝就拎着自己的皮箱只身去了国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