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五十一章 狼狈求饶

作品:《无限婚契,枕上总裁欢乐多

    没想到这个女人还敢出现,她竟然还有脸站在她面前。

    既然这样,就要有承受她怒火的准备了。

    “你为什么要这么做,啊?你跟我有矛盾,你可以冲我来啊,为什么要对我妈下手。她虽然是后妈,可是这些年来对你关怀备至,比对我这个亲生女儿还要亲,可是你看看你都干了什么。”

    妈个鸡,宋轻笑说起这个就来气。自己一个亲生女儿,整的像是捡来的。

    靠!要不是她心理承受能力强,早就一哭二闹三上吊了,大家都不要安生了好吧!

    “宋清蓝,你的心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狠了?以前虽然你总是针对我,说话也是阴阳怪气,可好歹你的心地还是善良的,从来都没有害过我。可是你看看你现在,拔了我妈的氧气管,开车撞我们,摆明了就是要致我们于死地,我们到底有什么深仇大恨,能够让你这么不择手段来害我们?你给我说清楚啊!”

    宋清蓝被她的连声质问打击得手忙脚乱,慌乱的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她没想到,自己谋害苏梅的事情居然被发现了,顿时心慌得连呼吸都变得急促了。

    “你胡、胡说什么,我才没有拔什么氧气管,你不要将什么脏水都泼到我的身上!”

    她底气不足的反驳,心里打定了主意死不认账,因为她料定了宋轻笑没有证据。

    “你妈指不定是得罪了什么人,所以才有人去害她,跟我有什么关系?宋轻笑,没有证据的话不要乱说!”

    “你说我乱说?”

    宋轻笑瞪大了眼睛,愤然的推了她一把,将她推倒在地,急声厉色的吼道:“你以为你做的事情就没有人知道吗?你未免也太天真了,之前的那个特护早就把你供出来了,她说是你找借口把她支开,然后趁机偷跑进去,拔掉了氧气管。”

    宋清蓝跌坐在地上,心里虽然心虚到了极点,连后背都出汗了,但嘴上仍是理直气壮得气势不减,“一个低贱的特护的话怎么可以当真?说不定她是为了推卸责任,故意栽赃嫁祸,又或者……”

    她突然想到什么,眼睛瞄向宋轻笑,带着浓浓的嘲弄和讥讽。

    “是你嫉妒我,想要陷害我,所以故意两个人串通一气也说不定……啊!”

    她话音未落,宋轻笑上前一步,一巴掌甩在了她脸上,清脆的巴掌声配着她的惨叫,听起来异常和谐。

    宋清蓝不可置信的捂着自己发疼发红的脸,眼睛里的怨毒像是一把把利剑,射向宋轻笑。

    “贱人!你居然敢打我……”

    这辈子,还从来没有谁打过她,也没有谁敢打她,没想到宋轻笑竟然这么大胆,简直太不把她放在眼里了。

    “我打你就打你了,还需要什么敢不敢吗!”

    宋轻笑啐了一口,气得胸膛剧烈的起伏,呼吸越来越急促,显然是气到了极点:“宋清蓝,你有什么好让我嫉妒的?求之不得便痛下黑手,就你这样的,白给我我都嫌脏!你不是说我没有证据吗?那你就大错特错了,以你的脑子,怕是想不起来医院还有监控这种东西吧?”

    说着,她从口袋里掏出一个u盘,在宋清蓝眼前晃了晃,眉目间冷若冰霜。

    小样儿,说我没有证据,劳资特么的就让你看看什么叫做“打脸”,绝对比她刚才打的那一下更疼更爽!

    免得你的白日梦还没醒呢。

    “这家医院的监控特别清晰,清晰到连你睫毛是多长都可以拍的一清二楚。宋清蓝,有了这个,你还有什么好抵赖的?新仇旧恨我们一起算,我会将这个告诉宋叔叔,让他看看他疼着宠着的女儿都做了些什么龌龊的事情!”

    听说她要告诉宋华年,宋清蓝终于不再气焰嚣张,连滚带爬的冲了过去,抱着她的腿连连求饶,“不可以不可以!绝对不能告诉我爸。”

    宋华年有多喜欢苏梅,她十分的清楚,若是被他知道,自己想要谋害他心爱的女人,只怕他再疼自己,这一次也不会再偏袒她了。

    若是失去了宋华年的疼宠,那她就真的是一无所有了。

    想到自己可能会面临的凄凉场景,宋清蓝头一次慌乱得没有了头脑,大脑一片乱麻。

    宋轻笑厌恶的蹬了蹬腿,却没有甩开她,只能将怒气化为言语刺激她。

    “同样的话还给你,凭什么你说什么我都要听,你以为你是谁!我告诉你,这一次我绝对不会再容忍你,否则你还会不思悔改,我不能让我妈在时刻处于危险的边缘了,你好自为之吧。”

    “不会了,我不会再这么做了!”

    宋清蓝“扑通”一下子跪倒在她的面前,“咚咚咚”不歇气的磕了三个响头,将她和傅槿宴都弄得一愣。

    再次直起身子,她的额头上已经红肿一片,看起来越发的触目惊心。

    “笑笑,我错了,我真的错了,我当时是鬼迷心窍了,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,但是我已经知道错了,以后再也不会了。求求你,求求你不要告诉我爸好吗?他知道了的话,一定会非常的伤心失望,他的心脏也不好,承受不住打击,到时候若是出了什么意外,难道就是你希望看到的吗?”

    她的话狠狠地触动了宋轻笑的内心。

    确实,宋华年待她如亲生女儿一般,这么些年疼她宠她,连一句重话都没有说过,如果自己若是将这件事告诉他,只怕以他的性格,一定会为了给自己出气,而对宋清蓝大加惩罚,说不定还会亲手将她送进警察局去认错。

    这样的结局虽然是她乐意看到的,但她和宋华年之间多多少少也会生出隔阂,到时候只怕再也不能像以前一样平安喜乐的相处了。

    “笑笑,求求你别这样好吗?”

    宋清蓝看到了她的犹豫,不断的哀求她,眼中的泪一滴一滴划过脸颊,在地上形成一个小水坑,看起来十分可怜。

    这算得上迄今为止宋清蓝人生中最狼狈可怜的时候了。

    “求求你看在我们一起生活了这么多年的份上,不要告诉爸爸好吗?我的人生才刚开始,不能因为这个毁了。这一次是我鬼迷心窍了,我去认错,我去苏姨面前跪着认错好不好?只要你不告诉爸爸,你要我做什么我都没有怨言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