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五十章 是谁给你的勇气,梁静茹吗

作品:《无限婚契,枕上总裁欢乐多

    因为傅槿宴像看一个蝼蚁一般,轻蔑的看了她一眼,淡淡的嗤道:“我看你是疯了吧?或者是心理变态!宋家说小也不小,有时间就赶紧去医院好好检查一下,看看是不是精神真的出了问题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没有理会宋清蓝那想要吃人的表情,转而看着摔倒在地默默垂泪的小护士,淡声说道:“护士虽然是一个服务行业,可是论起来大家都是人,谁都没比谁高贵到哪里去,也不知道你从哪里得来的自信,居然也好意思对别人任意打骂,难不成你还以为‘四海之内皆你妈’啊!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诊治室中的人都不约而同的“噗嗤”一声笑了出来。

    那个被无辜迁怒的小护士也破涕为笑,感激的看了傅槿宴一眼,在同事的搀扶下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大家纷纷在心里想到,这个男人看起来一副高冷得没边的样子,没想到说起话来竟然又犀利又毒舌,还很有意思。

    小护士深深地吸了一口气,鼓起勇气对着面色阴沉的宋清蓝说道:“这位患者,酒精本来就是有刺激性的,涂抹在伤口上理所应当的会有反应,我自问已经将动作放得很轻了,对于您感到疼痛我深感抱歉,但是,这并不能说明是我的职业素养不到位。您的伤势已经处理得差不多了,好好休息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对着宋清蓝微鞠一躬,又转身走到傅槿宴的面前,深深地鞠了一躬,言语间满是诚恳的感谢。

    “这位患者,谢谢您刚才帮我说话,十分感谢。”

    傅槿宴微笑着颔首示意,态度柔和了不止一点半点,跟面对宋清蓝时简直是天壤之别。

    “无妨,我不过是看不惯有的人太过自以为是,忍不住帮忙说句话,不用太过在意。”

    小护士又连连道了几声谢,才转身去忙活别的。

    宋清蓝被孤零零的丢在一旁,没有一个人上前去管她,和众人簇拥的傅槿宴形成了鲜明的对比。

    她自小也是受千宠万宠长大的,什么时候受过这种冷遇?顿时脸上的神情更是不好看,黑得像是锅底灰一样,让那份视觉上的美感荡然无存。

    “傅槿宴,你有什么可嚣张的?我告诉你,这一次你们躲过去了,可是下一次呢,下下次呢?总有你们躲不过去的时候。我这个人没什么别的优点,就是有耐性。”

    说着,她妩媚的撩了一下头发,在这种有点狼狈的情况显得很可笑。

    她的笑容又变得张扬,眼眸中闪烁着恶意满满的光芒,自以为是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过我也不是一个不饶人的性格,若是你们跪在我的面前求求我,说不定我一心软,就放过你们了,我们还是亲亲爱爱的一家人。”

    “想我跪下求你?”

    傅槿宴突然低声的笑了起来,像是听到了什么可笑的笑话一般,低笑几声,又难得的开启了毒舌模式。

    “莫不是你刚才撞到了脑子,已经神志不清了?看来你不仅需要去看精神科,还需要去看看脑科。毕竟脑残也算是残疾的一种。”

    这世界上有这么个女人,也算是一朵奇葩了。

    “傅!槿!宴!”宋清蓝瞪着眼睛,一副难以置信的模样,“你居然敢骂我?未免也太不把我放在眼里了!”

    “你以为你是谁?什么都不是的东西我为什么要把你放在眼里?”

    傅槿宴嗤笑一声,眼神轻蔑得像是在看一个神经病,“做人啊,首要的是看清自己的位置,不要好高骛远,否则只会让人笑话,丢脸丢得彻底!”

    宋清蓝被他挤兑得无言以对,手紧紧地抓着座椅把手,用力到指骨泛白,青筋暴起。

    傅槿宴像是看不到她愤怒的模样,手指轻抚过缠着纱布的地方,漫不经心的说:“虽说你们宋家不小,可也不大。至少也没大到,能够让你这么明目张胆的嚷嚷着要撞死人的地步,还有恃无恐。也不知道是谁给你的勇气,梁静茹吗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经他这么一说,宋清蓝这才反应过来,自己情绪激动下都说了什么,猛地一把捂住嘴,眼睛四下打量着,惊讶的发现,在场的几个人脸上都挂着一种难以言喻的表情,像是——在看一个精神失常的人胡言乱语一般。

    “腾”的一下,她的脸瞬间变红,不是羞涩,而是愤慨,一种当众被人扒光的羞耻感。

    傅槿宴看着她浑身不自在的模样,轻嗤一声,站起身来,经过她身边的时候,语气冷漠的说道:“宋清蓝,你确实是该后悔今天没有撞死我们!我告诉你,你已经成功的惹怒我了,接下来,你就等着承担后果吧。”

    光天化日之下明目张胆的行凶,如此嚣张,简直是闻所未闻。

    “听说无故肇事伤人,罪罚不清,也许你后半辈子就要在监狱里度过了。相信我,我绝对不会让你好过的!”

    傅槿宴扔下这句话,抬脚就走,丝毫没有留情的余地。

    宋清蓝呆呆的坐在那里,心中惊慌的感觉一阵高过一阵,越发没有踏实感。

    她是不是……把事情想的太简单了?

    刑法……难不成她真的要进监狱里去吗?

    不行,绝对不行!那样她的人生就全毁了,绝对不可以!

    想到这里,宋清蓝真正的开始慌乱了,她猛地站了起来,脚步趔趄的冲了出去,找寻着傅槿宴的身影。

    经过一个拐角,她的眼睛猛地收紧,瞥见了正搀扶着宋轻笑的傅槿宴。

    看着宋轻笑的状态,应该是没什么太严重的伤势,至少已经清醒过来了,还可以走动。

    宋清蓝睁大了眼睛,死死的盯着他们走进了一个病房,咬了咬牙,一个箭步冲了进去。

    傅槿宴刚刚扶着宋轻笑坐在病床上,转身想要去把门关上,一回头就看到了仓皇的宋清蓝,她一改之前的嚣张癫狂,一脸的惊慌失措,看起来狼狈不堪。

    见到她,傅槿宴的眼神一下子便冷了下来,冷喝一声,“你来这里干什么?难不成刚才我说的还不够明白吗?你最好收起你的那些心思,不然我现在就能送你去警察局喝茶!”

    身后的宋轻笑看到她更是怒火中烧,一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宋清蓝,你居然还敢过来!”

    说着,她“啪”的一下跳下床,“噔噔噔”几步跨到宋清蓝面前,一把揪住她的衣领,眼睛瞪得滚圆,里面火光蔓延,显然是愤怒到了极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