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四十九章 交通事故

作品:《无限婚契,枕上总裁欢乐多

    特护换了一个新的,大约听说过之前发生的事,所以十分小心谨慎,连连点头,“好的,宋小姐您放心,我一定看护好您的母亲。”

    傅氏夫妇这才打车回去,路上,宋轻笑有些犹豫,“槿宴,你说我真的该把u盘让宋叔叔看吗?他看了后会不会很伤心?宋清蓝是宋清蓝,宋叔叔是宋叔叔,虽然他们是父女,但宋清蓝犯下的过错,不应该由宋叔叔来买单,我心里总觉得很过意不去。”

    “你真是个傻丫头啊!”傅槿宴叹了口气,都这种时候了,这丫头还这么善良心软,不过也正是因为她的这些特质,他才会深深喜欢上她,从而不可自拔的,不是吗?

    “既然决定揪出这个罪魁祸首,你难道还认为宋叔叔会毫不知情吗?他早晚都会知道的,这个三难的局面,他必须要去面对,现在,也只有他来处理这件事才显得最合理了,况且,以宋叔叔的性格,他也不喜欢被蒙在鼓里吧?妈的情况他最迟今晚就会知道,到时候,你怎么给他说?”

    顿了顿,他继续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坎,绕不过去的,所以还是由你来告诉他比较好。放心,宋叔叔是男人,男人的承受力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差,相信他可以处理好这件事好吗?”

    宋轻笑听他这么一说,也不再想太多了,确实如此,只有直面这件事,看看后续该如何解决,才是最好的办法。

    早晚都要面对的,那就让她来做这个告知者吧,她最有这个资格揭露宋清蓝的罪恶。

    宋轻笑正愣愣的想着,前面的司机突然来了个急拐弯,坐在后座上的两人顿时控制不住的向一边倒去。

    混乱之余,傅槿宴急忙用手搂住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的宋轻笑。

    然后,只听得“嘭”的一声震天响,车子不受控制的往前飞去,撞到路边一颗大树上才停下,整个出租车右边车门几乎凹进去了,副驾驶的位置也已经被挤变形了。

    嘈杂的街道有一瞬间的惊愕与安静,然后只听得谁一声大吼,“快,快叫交警来,这里出交通事故了!”

    有好心的市民围住肇事车辆,不让里面的人离开,街道比之前更嘈杂了。

    宋轻笑承受不住这样的撞击,直接晕倒在傅槿宴怀里。

    傅槿宴还保有几分清醒,他看见坐在驾驶座的司机费力的开着车门,知道受到撞击的主要是右边,司机又向左猛打方向盘,他受伤不重,还有行动的余力,自己却被昏迷的宋轻笑压着,又卡在车后座上,连忙着急的吩咐,“快打120,我妻子晕过去了。”

    没过多久,救护车和交警纷纷赶来,先将受伤的这几人送到医院,肇事者赫然便是神情憔悴状若疯癫的宋清蓝。

    昏迷不醒的宋轻笑被送进了急诊室,傅槿宴只是有些轻微的伤势,被护士带到一旁去上药。

    “护士,我妻子她没事吧?”

    帮着他上药的护士摇了摇头,柔声宽解他,“不用担心,你妻子看起来没有受什么伤,只是因为她昏迷了,所以需要去好好检查一下有没有别的内伤,不过看你们的情况,应该都没什么事,放心好了。”

    闻言,傅槿宴才算是松了一口气,崩成一条线的精神也稍稍有所缓解。

    而宋清蓝也因为受了些许轻伤,被送进了相同的医院,好巧不巧的就在傅槿宴的对面接受诊治。

    看着她已经有些癫狂的神情,傅槿宴轻蔑的看了她一眼,闭目养神。

    清凉的酒精涂抹在伤口上,火辣辣的感觉让宋清蓝不自觉的皱紧了眉头,“嘶”的一声,倒吸了一口凉气,顿时怒气冲冲的对着护士吼,“动作轻一点!没学过怎么照顾病人吗?下手这么重,你还想不想好好干了?”

    可怜为她上药的小护士只是一个刚刚参加工作的小姑娘,本来就有些紧张,被她这么一吼,手更是抖得不行,眼眶也开始泛红,哆哆嗦嗦的不敢再动手。

    看见她这样子,宋清蓝更是怒火中烧,一巴掌挥在了她的肩膀上,将心中的怒火全部发泄到了她身上。

    小护士猝不及防的被她一巴掌挥倒在地上,整个人都还没有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,就听到她刺耳的怒吼声,“什么素质!连个药都上不好,你们领导呢,让他出来见我!就你这样的,居然还能在大医院当护士,有没有这个能力!”

    宋清蓝的声音尖利得像是利器在玻璃上划过,听起来尖锐得仿佛要割破人的耳膜一般。

    傅槿宴微不可闻的皱了皱眉,缓缓的睁开眼睛,却看到宋清蓝正看向他的方向,眉眼间带着浓浓的挑衅。

    怎么样,既然你对我爱答不理,我也没必要再伪装。

    你不是装作看不见我吗?那我就让你完全无法忽视我。

    “哟,这不是我那亲爱的妹夫吗?”她故意装成矫情做作的声音,让人听了就有种想要吐的感觉。

    傅槿宴冷冷的看着她,眼眸中没有丝毫情绪,就像是在看一个陌生人。

    在这样的眼神里,宋清蓝的气焰渐渐消退,眼神开始闪躲,不再理直气壮的盯着他。

    “是你开车撞的我们。”

    傅槿宴的语气是陈述句,不是疑问句。

    宋清蓝心里一突,有一种犯了错被人发现的窘迫感。

    可是她转念一想,想到他对自己的绝情,看向自己时那嘲讽的眼神,以及和宋轻笑在一起时甜蜜的情景,都化为了一把把利箭,扎进了她的胸膛,激发了她血液中的蛮横因子。

    “没错,就是我撞的,怎么样!”

    她恶狠狠的咬着牙,原本美艳的脸庞因为愤怒而变得狰狞扭曲,“我原本是想撞死你们!只可惜你们命太大了,居然逃过一劫,真是老天不开眼。”

    她故意将话说得如此直白,就是为了激怒他。

    傅槿宴总是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,实在是太刺眼了!

    在她面前,他永远都不会有多余的表情,哪怕是恨,也比冷漠来得痛快。

    可是令宋清蓝没想到的是,她如此的挑衅,换来的依旧是他面无表情的样子,甚至还带着些许嘲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