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四十八章 恶毒的宋清蓝

作品:《无限婚契,枕上总裁欢乐多

    苏梅开始还没多大的反应,过了一会,便开始神情痛苦的捂着自己的心口,浑身挣扎着,看上去很难过。

    宋轻笑看到这副画面,眼泪又忍不住掉下来,她也心痛的捂住了自己的胸口,刚才那种感觉又强烈的袭击来了,母亲在昏迷中向她求救。

    “槿宴,果然是她,她怎么可以这样!啊,我妈妈好歹也养育了她这么多年,没有功劳也有苦劳,她怎么就忍得下心谋杀我妈妈。呜呜,槿宴,看见我妈妈这样子,我这里好难过,好痛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指了指自己的心,伏在傅槿宴怀中,哭得泣不成声,让人听了不由得悲从中来。

    哭了好一会,她擦擦眼泪,眼中射出一抹狠厉的光,“既然这个女人三番两次不知好歹的挑衅我,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。我这次一定要在宋叔叔面前揭露她的恶毒心思,将视频拷贝上,等我妈妈从急诊室出来了,我们立刻回家,拿给宋叔叔看。”

    既然她不能把宋清蓝怎么样,有的是人能把她怎么样。

    两人在急诊室外等了两三个小时,期间,宋轻笑的情绪一直很低落,靠在傅槿宴肩头沉默不语,闭着眼不知道在想些什么。

    傅槿宴也难得的没有去打扰她,家里发生了这种事,连他都觉得愤怒至极,恨不能将宋清蓝这个女人千刀万剐,可想而知,宋轻笑是该多么难过了。

    “笑笑,出来了。”傅槿宴眼睛一亮,看着苏梅躺在床上,被几个穿着白大褂的人推了出来。

    宋轻笑立马睁开眼,紧张的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医生欣慰的看着他们,“幸亏发现得及时,不然就真的是回天乏术了,这次回去一定要用心照看,病人千万不能再受到任何刺激了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医生,实在是太感谢你了。”宋轻笑激动的说道,两眼闪着惊喜的光,要不是有傅槿宴在场,她恨不得当场冲上去,给这个可爱的白衣天使一个熊抱。

    医生儒雅的笑了笑,摆了摆手,“您客气了,救死扶伤是我们的职责,拼尽全力也要去做的一件事,好了,接下来病人要是有哪里不舒服,就让特护及时叫我。”

    几人来到病房,宋轻笑坐在床边,握着苏梅有些发凉的手,贴在自己脸上,后怕不已。

    傅槿宴揽着她的肩膀,体贴的问道:“笑笑,今天折腾了这么久,累不累?”

    “不累,就是心里有些疲惫。我从来没有想到,人的心竟然可以黑暗若此,比路边的臭水沟还黑,还臭,还见不得光!一个人到底要癫狂到什么地步,才能做出这么丧尽天良的事?是不是非得弄出一条人命,然后被抓去坐牢,在里面度过长长的岁月,她才满意?她才会最终醒悟?”

    宋轻笑轻轻的说着,神情有些恍惚,这简直就是双重打击,不,是三重打击!

    她无法想象,当宋叔叔知道了这件事,他的亲生女儿,想要害死自己最爱的女人的时候,会不会承受不住的崩溃?

    但是她再也不能再掩饰下去,这件事宋叔叔必然会知道,再掩饰下去就是在助纣为虐,下次的伤害说不定来得更猛烈,更让人猝不及防!

    她今天脑子里一直在想,如果他们当时上飞机了,如果飞机起飞了,那么她在这世上唯一的血脉亲人是不是就没有了?

    如果她对这种心慌空落难受的感觉视而不见,是不是,她就再也没有妈妈了?

    傅槿宴万般怜爱的看着脆弱无比的宋轻笑,将她往自己胸前靠了靠,低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笑笑,别难过,不管怎么样,我一直在你身边陪着你、支持你,你想做什么就大胆的去做吧,出了什么事我帮你兜着,哪怕是拼个你死我活,为了心爱的女人,我也在所不惜。”

    “槿宴,还好有你,有你真好。”宋轻笑呢喃道,心中又难过又愤怒又酸楚,各种滋味齐齐上阵,简直不知道该怎么表达了。

    宋清蓝这边将苏梅的氧气管拔掉后,手抖个不停,第一次做这种杀人放火的勾当,心中的恐惧也可想而知,但她不停的自我安慰,并且将对宋轻笑的恨意放大,好让自己能够心安理得。

    “都是你女儿还得我现在这样的,你真死了,要找就去找你女儿吧,跟我没有任何关系。”这是她站在病床前,对苏梅说的那句话。

    她当即就想逃得远远的,但没走多远,又想知道苏梅的情况,乔装打扮一番,穿得更普通了,在病房周围盘旋。

    苏梅不死的话,她岂不是白折腾一趟?

    看见苏梅被送进急救室,看见宋轻笑毫无生气的样子,她就觉得做的这一切都值得。

    然而她高兴不过几小时,就看见苏梅被医生救了回来,她躲在角落处,偷听着医生的话,简直要咬碎了银牙。

    “好呀,这样都不死,看来命还真是大。”

    她自言自语的嘀嘀咕咕,神情狰狞,状若疯子。

    路过的一个病人看着这个动作鬼祟,言语奇怪的女人,不屑的嗤了一声。

    这年头,奇怪又阴暗的人太多了,一个广告牌落下来就能砸死好几个,还是像他这样的好,身体虽然病了,但心里是健康的呀。

    宋清蓝丝毫不知道,自己被一个病人狠狠的鄙视了,不然,以她的心胸气度,绝对会被气得爆炸。

    “不行,我得想个办法,弄不死苏梅,那就直接弄死宋轻笑这个贱人算了,免得再来回折腾,搞得我做什么都不安生。”

    她皱眉沉思着,突然,想到了一个好办法,眼前一亮,两手一拍。

    顿了顿,她似乎又想到了什么,神情恐怖,发狠的说道:“既然你三番两次的不要我,我送上门你都要装作不认识的推开,你们两个又像连体婴儿似的分不开,那就别怪我心狠了。”

    想到后,她就立马安排接下来要做的大事。

    这边,宋轻笑在病房陪着苏梅坐了好一会,见她一时半会还醒不过来,于是就跟傅槿宴商量,先回宋家别墅区找宋华年,将u盘交给他。

    傅槿宴自然是尊重她的想法,而且,他也很迫不及待的想收拾那个狠毒的女人了。

    于是两人将特护叫来,并仔细交代了一番,嘱咐她不管任何时候都不得离开病房,尤其是见到一个长相年轻美艳的女人时,更是不能离开半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