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四十六章 离开

作品:《无限婚契,枕上总裁欢乐多

    宋轻笑想的十分的美好,但生活就是如此,在不经意间,一个响雷,直接劈到你的头上,让你红红火火,恍恍惚惚。

    “哼!不用你在这里摆出一副委曲求全的模样!”宋清蓝嗤笑道,脸上满是抑制不住的狰狞嘲讽,“你摆出这副样子给谁看啊,装可怜也要看看场合好不好?别把我刚吃下去的饭再恶心上来。”

    “我特么……”

    宋轻笑猛然瞪大了眼睛,一脸的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卧槽!神思维又出现了!

    这清奇的脑回路,不拘一格的分析方式,我听了真的是……想特么一巴掌抽死丫的有木有啊!

    她忍了又忍,做了好几下深呼吸,不要激动,要和平,要淡定……

    宋轻笑无声的安抚自己,以防自己忍不住直接上手,到那时候就真的是不好收场了。

    “宋清蓝,你厉害,我服了。”

    她双手抱拳,向着她的方向推了推,脸上满是无奈至极的模样。

    我特么认输了行不行!

    “我特么跟你讲道理,你丫的居然觉得我是在装可怜,你这个思维一般的棺材板是压不住了。我也没那个功夫跟你折腾了,话我就放在这,你爱听不听。以后,若是再被我发现你觊觎我男人,那我也不会再手下留情了,情面也是有限度的,不能把我对你的容忍,当成你不要脸的资本!这句话,共勉。”

    “宋轻笑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一道厚重的声音响起,打断了宋清蓝怒气冲冲的话。

    三个人齐齐看过去,只见宋华年提着几个包装精致的礼盒走了进来,直接放在了宋轻笑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这个是……”

    宋轻笑眨了眨眼,表示不太明白他的意思。

    宋华年爽朗的笑了笑,指着那几个礼盒说道:“走的时候把这个带上,是我送给亲家的一些小礼物,不怎么值钱,就是一些心意,希望他们不要嫌弃。”

    “宋叔叔,您这也太客气了吧。”

    看着眼前礼盒上的商标,宋轻笑暗暗咋舌。

    这可是a市有名的土特产店,那里的东西,价格可是不菲,这些加起来……心意挺重啊!

    “都是一家人,哪有什么客气不客气的。”宋华年哈哈笑着摆了摆手,“行了,你就别跟我客气了,时间差不多了,走吧,我送你们去机场。”

    听到他这样说,两人也没有再推脱,毕竟是长辈的一片心意,再推脱就显得有点不知好歹了,于是回房间将剩下的东西收拾了一下,拖着行李箱便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宋轻笑路过宋清蓝身边的时候,面色如常,轻松地和她道别,一点也看不出刚刚剑拔弩张的模样。

    呵!果然都是善变的女人!

    三个人坐上车,慢慢的向着机场的方向驶去。

    离去的宋轻笑没有发现,有一道怨恨至极的目光一直紧紧地锁在她的身上,直到再也看不到他们的身影为止。

    宋轻笑,凭什么你就可以这么趾高气昂的在我面前耀武扬威!

    别得意,你现在笑得有多开心,以后我就会让你哭得有多惨!

    我会让你知道,得罪我不会有什么好下场的,我等着看你崩溃的模样!

    因为并非节假日,路上并不是十分拥挤,用了不到半个小时就到机场了。

    宋华年看了看时间,还十分充足,于是不舍的交代道:“笑笑啊,回去之后注意身体,好好吃饭,不要挑食……”

    他拉着宋轻笑一个劲儿的嘱咐,不明真相的人真的会以为他们是亲父女。

    宋轻笑也是感动得一塌糊涂,一边点头一边答应,“宋叔叔,您放心,我会照顾好自己,您也是,平时要多注意,不要喝太多的酒,没事的时候就和我妈出去旅游下,散散心,不要太累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知道。”宋华年笑得就像是个慈父一般。

    突然,一阵手机铃声响起,打破了这难舍难分的氛围,宋华年掏出手机,走到一旁接了起来。

    挂断电话走回来,他脸上有几分抱歉,“笑笑、槿宴,公司有事需要我回去,我就没法送你们了,你们两个自己注意安全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公司有事,您就快回去吧。”宋轻笑连忙说道,“我们也不是小孩子了,不用太担心,您开车要注意安全啊。”

    宋华年点了点头,怜爱的轻轻揉了揉她的发顶,对着傅槿宴颔首示意了一下,就转身急匆匆的离开了。

    看着他匆忙离去的身影,宋轻笑突然红了眼眶,“每次我对我妈生起怨念的时候,一看到宋叔叔,就全都烟消云散了。他对我真的是好得不能再好了,说是当成亲生的也不为过。”

    “那也是因为你有被人喜欢的地方,否则谁会无缘无故的对你好呢。”

    傅槿宴宠溺的说道,眼中的温柔流向身边的人。

    他的话大大的取悦了郁郁寡欢的宋轻笑,她垫着脚,拍了拍傅槿宴的肩膀,赞许的夸奖,“可以啊小伙子,嘴越来越甜了。”

    傅槿宴轻哼一声,突然凑到她面前,暧昧的低语,“真的吗?那你要不要尝尝看,到底有多甜。”

    他说着,还意有所指的点了点自己的薄唇。

    他的意思表达得这么明显,若是再不明白,只怕宋轻笑就真的是个傻子了。

    只是……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,这我两天牙疼,吃不了甜的。”宋轻笑瞥了他一眼,表情似笑非笑。

    这丫的,脑中又在想一些乱七八糟的!

    她这么聪明,才不会上当呢。

    傅槿宴轻嗤一声,“那刚才在吃饭的时候,是谁啃了半盘子鸡翅的?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宋轻笑一噎,皱了皱眉,一本正经的为自己解说,“就是吃完了之后才牙疼的。”

    傅槿宴:“……”

    理由充分得让人无法反驳啊!

    时间缓缓的流逝,很快便到他们的登机时间了。

    宋轻笑和傅槿宴手挽着手,抬脚刚要走,手突然一下子捂住了胸口,脸色顿时变得十分难看。

    傅槿宴感受到她停滞的脚步,侧目看去,惊讶的发现她脸色苍白如纸,捂着胸口神情痛苦,不由得十分焦急。

    “笑笑,怎么了,身体不舒服吗?”

    宋轻笑摇了摇头,声音轻微得如同蚊虫嘤咛,“没有,只是不知道为什么,突然感觉很心慌。”

    接下来,她猛地抓住傅槿宴的手,神情带着恳求,“槿宴,我总有些不放心,你再陪我回去医院看看我妈好吗?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傅槿宴没有丝毫犹豫,牵着她转身就离开了登记的队伍,也不在意机票会不会作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