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四十五章 每个人都有追求爱情的权利

作品:《无限婚契,枕上总裁欢乐多

    她勾唇一笑,神情转换,又换上了一副语重心长的模样,把坐在一旁沉默不语的傅槿宴看得一愣一愣的。

    果然,女人都是善变的!都是变脸高手!

    “我已经嫁出去了,不在这里住,风言风语无所谓,反正我也听不到。可你不一样,你还要住在家里,这个形象什么的还是挺关键的,毕竟被人在背后嚼舌根,滋味也挺不好受的,你说是吧?”

    宋轻笑“深思熟虑”的警告起到了明显的效果。

    其实从走出房间开始,宋清蓝就已经明显的感觉到,家中佣人看向她的时候眼神都起了变化,畏惧中带着些许嘲讽,仿佛在嘲笑她昨晚的不知廉耻!

    心高气傲的宋清蓝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委屈,当时便狠狠地瞪了过去。

    佣人接触到她的眼神,吓得低下了头,畏畏缩缩的连大气都不敢喘一口,可也丝毫没有让她的心情好上一点。

    她从来没想过,自己有一天,居然会被家中的佣人瞧不起,简直就是奇耻大辱!

    而现在宋轻笑居然又当着她的面提起这件事,无疑是又给了她一巴掌,火辣辣的十分不舒坦。

    宋清蓝即便心中再多不甘,不可否认的是,宋轻笑说的是事实,自己住在这里,还是要有所顾忌,虽然身为主人,但她却并不能管住每个人的嘴,以及他们的思想,人云亦云,这对她的声誉影响极大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她放在膝盖上的手慢慢收紧,咬紧牙关,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,“算你狠!想说什么你就说吧,我洗耳恭听!”

    这一字一顿都带着浓浓的愤怒,若是这些话能够化为实体,恐怕都会变成钉子,狠狠扎在宋轻笑的脸上。

    扎在她那碍眼的笑容上!

    “这样就好了嘛!”

    宋轻笑微微一笑,靠在沙发上,姿势舒坦得都忍不住要发出一声感慨了。

    “其实我要说的事情很简单,也不是第一次说,但是我希望,这是最后一次说。”

    她轻哼一声,抬手将滑至脸颊的碎发别到耳后,声音清脆得如同出谷的黄鹂,“老生常谈。希望你能将你之前的心思都收起来,不要再觊觎我男人。他已经结婚了,而你,怎么说也是一有志青年,若是担上一个小三的名声,你想一想,那画面,是你想看到的吗?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一旁的傅槿宴突然扭过头去,低声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笑什么呢!”

    一声娇嗔在他耳边响起。

    宋轻笑瞪着眼睛看着他,默默磨牙。

    丫的居然在笑!

    居然在老娘宣誓主权的时候笑了!太过分了!

    这也太不把人放在眼里了!

    傅槿宴感受到她熊熊的“怒火”,连忙收敛笑容,换上一副正经到不能再正经的模样,正色道:“没事,就是觉得你认真的模样太可爱了,我心里一高兴,就没忍住笑了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:“……”

    她挑了挑眉,斜着眼看他,皮笑肉不笑的问:“你觉得我会信?”

    傅槿宴坚定无比的点了点头,异常肯定,“必须的,你可是我老婆,夫妻之间要真诚。”

    虽然我说谎了,但是你会原谅我的……对吧?

    宋轻笑读出了他的画外音,忍不住翻了个白眼,轻哼一声,扭过头去不再看他。

    丫的脑子可能也有毛病了,等到回去之后,找个医生给他检查一下吧。

    长得帅又多金,结果却是个傻子,这情景……简直不忍直视!

    两个人旁若无人的“眉来眼去”,好吧,在宋清蓝眼中,他们两个就是在眉来眼去,打情骂俏,如此态度再一次惹怒了她。

    “每个人都有追求爱情的权利,我喜欢他,我想和他在一起,这有什么错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错,完全没有错。”

    仿佛是不能完全表现出她赞同的态度,宋轻笑甚至还轻轻地鼓了两下掌,表达自己的观点。

    但是这一切并没有取悦宋清蓝,“啪啪”两声,就像是两记耳光,打在了她的脸上,让她心中的难堪又增加了一重。

    “你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想问我我刚才是什么意思是吗?”

    宋轻笑笑着说道:“没什么意思,就是你理解的那样。如果你的脑子是按照正常思维理解的话,你说的很有道理,每个人都有追求爱情的权利,这是你的自由,我无权干涉。但是这个前提是,不去破坏别人的家庭。若是槿宴没有结婚,彼此之间都是单身,那都可以,只要你开心就好,但现在问题的关键是,他已经结婚了,有了自己的家庭,而你还要强行介入,那就未免有些太不要脸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敢骂我不要脸!”宋清蓝怒不可遏,又把眼珠子瞪得像是要掉出来一样,乍一眼看上去,能吓个半死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若是有旁人看到她这副模样,一定会感到惊悚,完全认不出眼前这个神情扭曲、面目狰狞的女人是那个优雅端庄的宋清蓝。

    这特么就跟毁容了一样啊!怨鬼出世有木有!

    而宋轻笑则是以一脸懵逼的状态,来表示自己心中大写的“卧槽”。

    p,这女人怎么每次听人说话都这么会抓重点?我特么是要说你不要脸吗?

    是!

    但这不是关键啊!我是在和你谈论三观啊亲!

    宋轻笑无语的翻了一个白眼,决定漠视她的愤怒。

    反正我特么也很愤怒,wh怕wh啊!

    “而且你能不能睁开眼睛看一下,不要总是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?槿宴若是喜欢你,也k,可是他连你是谁都不知道,对你更是没有感情,你这完全就是死缠烂打,委屈了自己,还成功地恶心了别人。”

    傅槿宴默默地点了点头,表示认可,他确实是恶心到极点了。

    宋清蓝看到他的动作,心里就是一疼,却还是紧紧地咬着牙,不让自己哭出来。

    不能让宋轻笑这个贱人看了笑话!

    “姐,我还叫你一声姐,完全是因为宋叔叔,我不想让他因为我们之间的事情而心生烦恼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叹了口气,愁容满面,为难中又透着一丝无奈,“但是你昨晚,以及你之前的所作所为,对我的影响实在是太大了,所以我没有办法当做一切都没发生过,不过你若是就此打住,那我也可以既往不咎,给彼此留一些好的回忆。”

    说着,她又发出一声无奈的叹息。

    我特么就是心太软,心太软,总一个人……妈呀,差点儿唱起来了!

    都已经说到这份上了,宋清蓝应该不会再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