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四十四章 践行

作品:《无限婚契,枕上总裁欢乐多

    “叔叔,这是……”她疑惑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为蓝蓝昨晚做的事给你和小傅道歉,是我这个爸爸做得不好,以为她已经长大了,这些年对她管得太松了,导致她做出那种有伤风化的事,哎。”宋华年提起宋清蓝,他就有些头痛,歉疚、愤怒、心痛、失望等各种情绪一起涌来。

    宋轻笑放下手里的水果,擦了擦嘴角沾上的那抹红,正了正色才说道:“叔叔,说实话,姐姐昨晚做出那事,我不生气是假的,但不管怎么说,她始终还是我的姐姐,索性昨晚也没有造成什么不可挽回的事,所以都过去了,我不纠结,您也别纠结了啊。”

    “这愁眉苦脸的,就不英俊了,小心妈妈嫌弃你。”她说着俏皮的话,调节氛围。

    说不纠结是假的,她心里其实还没放下这事,毕竟差点就要被绿了,哪能这么快就没心没肺的放下,不过为了安慰一向对她很好的宋华年,宋轻笑还是选择体谅他的心情。

    果然,这话一说,宋华年皱起的眉头慢慢舒展开了,嘴角也噙上一抹笑,慈爱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笑笑,还是你大度,不跟蓝蓝计较,我有你这么一个好女儿,真是有福气。对了,你和小傅一会想吃什么,我去准备下给你们做。”

    在一旁默不作声的傅槿宴突然插话,“宋叔叔,您随意做点就行,笑笑她什么都爱吃。”

    刚想点大鱼大肉的宋轻笑:“……”

    麻蛋,什么叫我什么都爱吃,劳资也是一个有节操的吃货好不好,怎么可能这么没品!

    不过,傅槿宴都这么说了,她也不好去折腾宋华年,于是乖顺的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那你们先坐坐,饭好了叔叔叫你们。”一向很少下厨的宋华年笑眯眯的去准备了。

    他走后,宋轻笑立马侧身给傅槿宴来了个眼神杀,眼中透出浓浓的杀气,“告诉你哦,我才不是什么都爱吃的,造谣可是要坐牢的。”

    傅槿宴对她的“杀气”视而不见,听着她软软糯糯的话,很没良心的笑了。

    “对对对,饿了连泡面都吃,你是一个很有节操的吃货!”

    宋轻笑很想扛起她的四十米大刀砍死这丫的,愤愤不平的反驳,“作为全世界最想泡的男人,我当然也要来试一试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宋轻笑小姐,你试过了,比之我感觉如何?”傅槿宴微眯起眼,不爽的看着这个小女人,大有你敢乱说一句试试的味道。

    还敢泡别的男人,哪怕是方便面也不行!

    他决定了,以后杜绝这货吃任何泡面。

    宋轻笑哪里知道,就因为自己这句话,很长时间都没有沾过泡面。

    她读懂了他眼里的威胁,立马见风使舵的抱大腿,“嘻嘻,当然是我老公更好咯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还傻兮兮的用手比了个心形。

    傅槿宴这才满意的摸摸她的脑袋。

    宋华年使出浑身解数做了一桌子饭菜,看上去色香味俱全,她毫不吝啬的赞美,把宋华年逗得乐呵呵的。

    吃饭的时候宋清蓝也在,不过看上去脸色很不好,即使化了妆,也掩盖不住妆容之下的疲惫之色,和略微红肿的眼睛。

    宋轻笑恶意的想到,想必她昨晚回去后哭了很久吧,不过怪谁呢,都是自找的不是。

    既然当初就那么喜欢傅槿宴,还偏偏把她推出去做挡箭牌,极力撮合两人,而不是鼓起勇气光明正大的追求他,她还真是不明白这人奇葩的脑回路。

    难道,从别人手中抢来的就格外甜一些?

    有本事撮合别人,那事后就不要哭啊。

    还是这种千金大小姐骄纵自我惯了,觉得任何男人自己都能手到擒来,哪怕是已经结了婚的?

    不得不说,真特么毁三观!

    这次吃饭的时候,宋轻笑一反往常,异常亲热的给傅槿宴夹菜。

    “槿宴,这个不辣,味道也很好,你试试,宋叔叔的手艺可好了。”

    傅槿宴温柔的一笑,主动握着宋轻笑的手,让她把菜送到自己口中,优雅的嚼了嚼,给予了高度赞美。

    宋清蓝看着这一幕,心里更不是滋味了,鼻头酸酸的,她赶紧埋下头喝汤,掩饰自己的异常。

    但她的表情又怎么能瞒得过桌上这几个人精呢。

    宋轻笑准备在走之前给宋清蓝一个难忘的回忆,礼尚往来嘛。

    于是她再接再厉,又给傅槿宴盛了一碗汤,殷勤备至,将一个好妻子的身份演绎得淋漓尽致。

    傅槿宴自然极度配合她,都说最难消受美人恩,他倒是消受得一脸坦然。

    宋清蓝这么一个尴尬的存在,并没有影响到宋轻笑的好胃口,她自己难得的没吃上几口,全程都在秀恩爱,反正总归要让某些人把狗粮吃饱就是了。

    她这种舍己为人的行为真是让人感动。

    宋华年在一旁默默的观察着,并没有说什么,在他看来,蓝蓝这就是自作自受,自己欠下的债,总是要自己来还的。

    苍天又哪有饶过谁呢?

    “笑笑,你们具体是几点的飞机?”饭后,宋华年问道。

    宋轻笑看了看时间,“叔叔,我们是五点起飞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,你们先在家里休息一会,我出去一趟,一会我开车送你们到机场。”宋华年交代了几句,就开车去本市最大的土特产店了,虽然在外地也能买到这些东西,但总是他们长辈的一片心意。

    傅氏夫妇二人就和宋清蓝在客厅坐着大眼瞪小眼,谁都没有先开口说话,氛围一时有点沉默。

    最终,还是宋轻笑受不了这么诡异的气氛,轻咳一声,打破沉默。

    “姐,我和槿宴一会儿就要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说着,拿起桌子上的水果,慢条斯理的边吃边说:“这次回去,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有时间能够再回来,所以,有些事情,我想提前跟你说一下,就当是……未雨绸缪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什么好和你说的。”宋清蓝冷着一张脸,看都不愿意看她一眼。

    见状,宋轻笑嗤笑一声,悠悠的叹了口气,“看样子你是没听明白我说的是什么意思。是你听我说,不是咱们两个你来我往进行交流,k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打住!”

    宋轻笑看到宋清蓝瞪大了眼睛不服的样子,连忙伸出手,做出一个制止的动作,压低了声音,轻声警告,“姐,我可是好心提醒你,昨晚的事情,可是有许多人都看到了,这里也没有什么傻子,彼此之间一个眼神,就大概知道是怎么回事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