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四十三章 深更半夜斗地主

作品:《无限婚契,枕上总裁欢乐多

    这一次傅槿宴是真的忍不住,“噗嗤”一声笑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你笑什么?”宋轻笑微皱着眉看着他,像是在看一个神经病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傅槿宴刚要解释,就听到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。

    两个人不约而同的抬起头,就看到刚才飞奔而去的某人,再一次飞奔而回,神情亢奋,眼神疯狂,手里还捏着一张似乎是照片的东西,挥舞得像是在扭秧歌一样。

    卧槽,这特么是什么鬼!

    他们在心中不约而同的骂道。

    “槿宴,你看,你看这个。”

    因为急速奔跑,宋清蓝的头发都有些凌乱了,散落在肩上,显得很是狼狈。

    但她并没有发现,或者说她并不在意,将挡住视线的头发拨到一旁,献宝一般的将手中的东西递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你看,这是我们最开始认识的场景,就是那个时候,我对你一见钟情的,你还记不记得?”

    照片摆在傅槿宴的眼前,宋轻笑控制不住内心的好奇,垫着脚偏着脑袋看过去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那是一张照片,上面站着一排人,后面还拉着一个横幅“恭贺开业典礼圆满完成”,可见是某一个开业典礼。

    宋轻笑皱着眉头,仔细在上面寻找,眼睛都快瞪瞎了才找了他们两个。

    只是……一个站在中间,一个站在边缘,中间至少还隔着三个人。

    这样的合照,还真的是……呵呵!

    “槿宴,你看,你看一下啊。”宋清蓝焦急得语气中都带上了隐隐的抽噎,凄凄婉婉的看着他,“你不记得了吗?”

    傅槿宴随意瞥了一眼照片,冷漠的回答,“抱歉,我不记得了。恕我直言,这样的典礼我参加过无数场,实在没有那个闲心记住所有的人,尤其是姐姐这样……”

    他冷着一双眼,上下打量了宋清蓝一番,轻嗤一声,“平淡无奇,没什么出彩地方的人,我更是记不住。”

    卧槽!

    宋轻笑捂住嘴,费力的将那声惊呼吞进肚子。

    这个真的是暴击啊!简直是杀人于无形,杀人诛心!

    太狠了!

    而宋清蓝也被这句话打击得趔趄两步,满脸的难以置信,“你说、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也难怪她惊慌失措、不敢相信,从小到大,她都是心安理得的享受着别人的赞许与羡慕,如众星拱月一般被人恭维。

    她什么时候被人这么嫌弃过?还是她心中爱慕的人,这几句话淡淡的话简直就是晴天霹雳,直接将她砸懵了,一时之间难以接受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突如其来的一声高亢的惨叫,吓到了宋轻笑,也将别墅中沉睡的人吓醒了。

    管家听到惨叫声,不明所以,披上衣服就急匆匆的跑了出来,后面还跟着几个佣人。

    当他们看到房间里对峙的三个人之后,齐齐傻眼了。

    这是什么情况?

    三个人深更半夜齐聚一堂……斗地主吗?

    宋轻笑见到有人出来,突然感到一阵烦乱,有一种私事被人窥视的不适感。

    麻蛋,看来劳资不来个狠的,今天这事以后还会上演了。

    她咬了咬牙,突然转身,踮起脚尖,搂着傅槿宴的脖子就送上嫣红的唇。

    傅槿宴被她反常的行为弄得一愣,但是身体的本能反应容不得他思考,主动搂着她的细腰,接下了这个甜美可口的礼物。

    开玩笑,送上来的“美食”,哪里还有拒绝的可能,他又不傻!

    两个人旁若无人的亲吻着,一众人目瞪口呆,不自然的齐齐低下了头,又忍不住悄悄抬头偷看。

    男的高大英俊迷人,女的小巧玲珑美丽,二人深情相拥而吻的场景实在是养眼,这碗狗粮,他们先干为敬!

    而宋清蓝,则是一脸懵逼的看着他们在自己面前肆意的亲密,慢慢的,有什么东西遮住了双眼,眼前的一切都变得模糊不清。

    终于,她再也忍受不住,崩溃的失声痛哭,大吼一声,“你们真的是太过分了!”

    她吼完之后,捂着脸夺门而出。

    一吻结束,宋轻笑稍稍退后了一些,脸上染着迷人的红晕。

    她轻咳一声,扭头看着呆若木鸡的众人,笑了笑说道:“各位,不好意思,打扰大家休息了。现在已经没事了,都回去睡觉吧。”

    虽然只是来了一会儿,可是在场的人都不傻,已经大致明白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,也都聪明的没有再多逗留,应了一声就走了。

    今晚真是看了一场大戏呀,这下生活不无聊了。

    等他们走后,宋轻笑几步跨了过去,将门死死的锁上,长长的出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卧槽,这一晚上,还真是不消停!整的我都不困了。”

    傅槿宴轻笑一声,缓步走过去,将她搂在怀里,低声耳语,“确实是,不过既然你不困了,不如我们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,长夜漫漫,不要浪费了才是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情……呜呜呜。”

    她话还没说完,便被某人干脆利落的封住了唇,所有的疑问和娇羞,都被他堵在了唇间,化为了软糯的呻吟。

    长夜漫漫,总有事情可以消磨时间。

    夜,还很长……

    第二天再醒来的时候,已经日上三竿,若不是肚子发出了抗议,宋轻笑觉得自己能睡到天荒地老。

    她嘤咛一声,扶着腰,像是一个八十岁的老太太一样,步履蹒跚的走进了卫生间洗漱,期间,对于罪魁祸首的咒骂难以计量。

    洗漱完毕,她又像一个老太太一样,一步一挪的走出房间。

    客厅中,两个男人正坐在沙发上喝茶,看着气氛十分融洽。

    听到声响,两人齐齐转过头去,看着她,像是在看……一只猴?

    “笑笑,起来了啊。”宋华年笑的慈爱,朝她招了招手,“快过来,刚切的水果,有你喜欢的火龙果呢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一听到有吃的,瞬间眼睛冒光,腰也不疼了,腿也不酸了,一口气跑八百米都不带喘气的。

    看着这个小吃货窜到身边,捧着火龙果吃得兴高采烈的模样,宋华年哈哈大笑,“果然是个小馋猫,一听到有吃的,眼睛都冒光了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嘿嘿一笑,嘴里的动作也没停。

    半晌,宋华年突然悠悠的叹了一口气,脸上的笑容也敛下几分,“笑笑,叔叔要跟你说声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啊咧?

    宋轻笑抬起埋在火龙果中的小脸,懵逼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这好端端的,说什么对不起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