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四十二章 自取其辱

作品:《无限婚契,枕上总裁欢乐多

    听到这话,宋清蓝只觉得一个霹雳在头顶炸开,炸得她半天回不过神。

    她脸烫得像火烧一般,又像是被人揪着头发狠狠地甩了好几个巴掌,又疼又难堪。

    宋清蓝低垂着头,贝齿紧紧地咬在唇上,有隐隐的血色透了出来,映衬着她苍白如雪的脸庞,乍一看特别触目惊心。

    “宋清蓝,我以为在酒店的时候,我已经说得很清楚了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掀开被子站在地上,慢慢悠悠的走到她面前,看着她被傅槿宴攥着手腕,以一个狼狈的姿势匍匐在那里,嗤笑一声,朗声说道:“槿宴,先放开她吧,别刚才没被占到便宜,她一会儿冷不丁的脚一软,腿一酸,就直接扎进你怀里了,那样的话,我多亏啊!”

    傅槿宴听到她这样说,心里有几分甜蜜,听话的松开手,微一用力,就将宋清蓝甩向一边。

    宋清蓝保持着这个姿势呆了很久,早就疲惫不堪了,又被他这么一推,完全控制不住身体,跌跌撞撞的倒退两步,一屁股坐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不同的时间,不同的地点,却是相同的姿势,如此狼狈的摔倒在他们面前两次,纵使淡定如宋清蓝,也有些承受不住,心中升起了淡淡的羞耻感。

    “记得那时候我就警告过你,把你那些龌龊的心思都收起来,不要再让我发现你想动什么歪脑筋,否则的话,我会让你后悔的。现在看来,你是把我的话当成放屁了呀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有几分动怒,果然这个女人安静不过三秒,就开始搞幺蛾子。

    真特么的烦人!

    “凭什么你说什么我就要听,你以为你是谁!”

    宋清蓝慢慢的站起来,整理了一下衣服上的褶皱,又恢复了她大小姐的高傲,只是脸上的神情太过扭曲阴冷,是人看了就满心的不舒坦。

    “宋轻笑,我拜托你搞清楚,这里是宋家,是我家!跟你没有半毛钱的关系,别以为你改姓宋,就真的成了我家的人,别做梦了!你,还有你妈,都不过是我们好心收留的,不要一天天的自以为是,平白的让人笑掉大牙!”

    宋轻笑皱着眉头,毫不怯弱的反驳回去,冷喝道:“我姓宋,那是因为是宋叔叔的要求,而不是我和我妈一厢情愿非要来你家的。宋清蓝,我知道你一直不喜欢我和我妈,觉得是我们介入了你的生活。可是你也要想清楚,就算没有我们,宋叔叔也不会自己一个人过一辈子,没有我妈,还会有别人,难道你就这么自私,忍心看着他孤独终老吗?”

    对于她的话,宋清蓝听得一脸的厌恶,脸上的憎恨再也不加掩饰,布满了那张妆容精致的脸。

    “你少在这里跟我说教,我爸如何,跟你没有关系,你有什么立场来指责我?宋轻笑,要不说是有其母必有其女,你妈在我家里登堂入室,而你,恬不知耻的抢走原本应该属于我的人,怎么,厚脸皮和不要脸是你们家族的传统吗?”

    “我抢你奶奶个腿!”宋轻笑忍不住开始爆粗,眼睛瞪得滚圆,水亮得像是浸在水中的玻璃球,“宋清蓝,宋叔叔的事业也是稳步增长,家里也不怎么缺钱,怎么就没时间带你去医院看看脑子呢?妄想症也是病,早发现早治疗啊!”

    这个女人还真敢说,颠倒是非黑白的本事真是强啊!

    她真想一个大拖鞋pia过去,将她扇在墙上,抠都抠不下来。

    难得听到宋轻笑如此犀利的骂人,宋清蓝一时没反应过来,眼睛瞪得比她的还大,仿佛要掉出来一样,突兀的很是吓人,“你骂谁有精神病呢?”

    “谁搭腔我骂谁。”对于她的疾言厉色,宋轻笑不屑一顾,抱着臂膀,笑得嘲讽意味十足。

    “宋清蓝,我真的觉得你有毛病。当初我不想和槿宴有牵扯,可你呢,来了之后,不管三七二十一的就说我们有事,还直接告诉了家里,弄得我猝不及防。现在如你所愿,我们结婚了,在一起了,你又不愿意了,三番两次的故意捣乱,非要破坏我们之间的感情,你说说,你不是精神分裂还能是什么?”

    当初的事,要不是宋清蓝在一旁推波助澜,她和傅槿宴之间也不可能会发展得这么快,导致后面出现了一连串剧情。

    说到这点,她倒还要感谢她了。

    “我说了,当初撮合你们,不过是因为我需要一个接近他的机会。”宋清蓝眼神轻蔑,带着浓浓的嫌弃,终于说出了自己隐藏已久的阴暗的心思。

    “没有你,我实在是无法接近他。但是你的作用仅此而已,现在不需要你了,识趣的就赶紧滚开,不要在这里自取其辱。”

    看见她这样说,宋轻笑惊讶得瞪大了眼睛,手扶在额头上,一脸崩溃。

    卧槽,这年头,不要脸的都这么理直气壮了吗?是时代已经变了吗?

    “到底是谁在自取其辱?我靠我怎么发现和你说不明白了呢?”

    无奈之下,宋轻笑扭头,看向一直沉默无语的站在自己身旁的傅槿宴,“槿宴,你们认识吗?我的意思是,你们是不是还有……”

    宋轻笑的话没说完,傅槿宴便淡然的摇了摇头,“我不认识她,若不是因为你,我更不知道她的存在。”

    如此坚决得不留情的回答,将宋清蓝打击得溃不成军,顿时整个人都僵硬了。

    她不怕宋轻笑的嘲讽,她最怕的就是她爱的男人冷漠的目光,这种比陌生人还陌生的感觉,简直让人想发疯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,你怎么会不认识我!”宋清蓝摇摇头,不可置信的说道,跌跌撞撞的想要扑过来,却被一只强有力的手臂拦在了两步以外。

    她看着傅槿宴冷若冰霜的模样,心像是被一只无形的手紧紧攥着,慢慢地收紧,疼得她难以呼吸。

    她咬了咬牙,狠狠地瞪了宋轻笑一眼,突然转身打开门跑了出去。

    傅氏夫妇两人顿时面面相觑,不知道她在搞什么。

    “她这是……失望的离开了?”

    傅槿宴被她的用词逗得哭笑不得,伸手揉了揉她的发顶,宠溺一笑,“笑笑,你的语文老师……还健在吗?”

    宋轻笑不知道为什么话题会转移到她的老师身上,有些莫名其妙,但还是老老实实的回答。

    “当然啦,我老师身体可好了,前天我还看见他在菜市场和人讲价呢,那气势,老当益壮啊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