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三十九章 决定回去

作品:《无限婚契,枕上总裁欢乐多

    “你敢!”

    宋清蓝从牙缝里挤出这两个字,充满了愤恨的怨念,一张妆容精致的脸都扭曲了。

    宋轻笑冷哼一声,眉眼间布满了冰霜,颇有几分傅槿宴真正发怒时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若是不相信,那就试试看咯,只是到时候你别后悔就行,我高贵美丽的宋大小姐!”

    “老公,我们走!”

    她说着,拉着傅槿宴的手,高昂着头,雄赳赳气昂昂的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嘭”的一声,房门被狠狠的甩上,剧烈的震荡让墙壁仿佛都在微微颤抖。

    在这一片寂静之中,宋清蓝低垂着头,手指慢慢的收紧,修剪漂亮的指甲深深地陷入了手心中,带来一阵钻心的疼痛。

    “宋轻笑!你敢如此羞辱我,我绝对不会放过你的!”

    宋轻笑要是知道她这一番话,绝对会毫不犹豫的让她放马过来。

    宋清蓝和宋轻笑这对姐妹就此“酒店门”事件撕破了脸,好几次,两人在公众场合相遇的时候,都没有任何交谈,比陌生人还陌生。

    宋轻笑表现得一脸淡定,仿佛什么事都没发生过,而宋清蓝一看见这两人携手出现,一副高调秀恩爱的样子,就铁青着一张脸,仿佛谁欠了她几千万不还一样。

    那模样,要多怨妇有多怨妇,要多扭曲有多扭曲。

    日子又慢慢过去了小半个月,秋也有点深了,街头的树叶渐渐发黄,一阵风吹来,它们依依不舍的离开了大树的怀抱,奔赴下一个未知的轮回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还算安静,宋清蓝并没有搞出什么幺蛾子,让大家难堪,宋轻笑也难得的松了一口气,暗自衬度,难道是自己拍的那些照片起到了威慑作用,让宋清蓝不敢轻举妄动?

    还是……这只是暴雨风雨前的宁静,这个不安分的女人又在暗暗筹谋什么不要脸的事?

    不管如何,只要她不来闹她就行,她现在看见宋清蓝这张脸就想吐了好伐!

    “妈,您感觉今天怎么样?”宋轻笑坐在病床边,照常询问苏梅的身体状况。

    苏梅在医院住了这么多天,被几人轮番照顾得相当妥帖,脸色比之前红润了许多,精神看起来也还可以,哪里还有半个月前的极度苍白憔悴之色。

    她握着宋轻笑的手拍了拍,温和的说道:“不要担心,笑笑,妈妈觉得好多了,感觉除了心脏供氧有点不足,每天需要定时吸氧之外,并没有什么症状,你看妈妈的精神就知道了。刚刚老宋去问了医生,说病情已经得到了很好的控制,再住院观察个几天就可以出院了。”

    说到出院,她语气中很有几分期待、几分开心,在这里她是待得够够的了,巴不得明天就出院。

    不过也是,医院这个地方,整天萦绕着一股低沉消极的能量,谁都不喜欢。

    “妈,你再将就将就,等全部好了再出院。我给你说一件事,你千万不要怪罪我哦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看了看她的脸色,见并没有什么不悦,才说出自己的目的。

    “我打算跟槿宴明天离开,最近他的助理给他打电话的次数越来越频繁了,槿宴每次接电话也是一副眉头紧皱的样子,我猜是公司有事,但不管我怎么问,他都不告诉我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其实也很舍不得走,她还想等到她妈妈出院了再回市,但不仅傅槿宴等不到,连她也等不到了,最近她也被公司的夺命连环all扰得不行。

    “你这孩子,哪有什么怪罪不怪罪的,你是我女儿,这点我都不能体谅你的话,还怎么配做你的妈妈,况且你和小傅丢下工作,陪着我这么长时间了,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你们的孝顺,妈妈又怎么会感觉不到呢。”

    说道这里,苏梅颇有几分伤感,也许是看到了宋轻笑的乖顺,和她的一片真心,再想起她们母女二人又要分别了,就忍不住有些情绪低落。

    “你们回去呀,就好好工作,请假时间长了也不好向公司交代,就不用担心妈了。这边有你宋叔叔和蓝蓝照顾着,没问题的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在心里暗暗腹诽,就是因为有宋清蓝的“照顾”,她才不放心的好吗。

    一想到宋清蓝那要吃人的目光,她就有些担忧,这个女人万一真的发起疯来,不知道会不会牵扯到她妈妈。

    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,那就别怪她……

    想到这里,她眯了眯眼,眼中闪过一抹难得的狠厉之色。

    母女俩刚说完一番话,宋华年就从医生办公室回来了,在得知了他们第二天要离开的消息后,颇有几分不舍。

    “笑笑,槿宴,你们不能再多住两天吗?”

    宋轻笑苦笑一声,婉拒道:“宋叔叔,市那边还有要事等着处理,等那边的事忙完了,我们再过来看你和妈妈。”

    这次离开也是她提前和傅槿宴商量好的,所以没什么变故的话,行程差不多就这样定下了。

    宋华年失望的叹了口气,却也无可奈何,毕竟这些时日,确实是辛苦宋轻笑和傅槿宴夫妻俩了,他们十分用心的在照顾苏梅。

    反观宋清蓝,虽然被他呵斥了,勒令每天来送饭,却也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,整天打扮得花枝招展的,晃荡个几下就离开,看上去特别敷衍,很没诚意。

    他这个做父亲的觉得很无力,什么时候,这个大女儿变得如此陌生了?他们父女俩竟然到了无话可说的地步了?

    是他给她的关爱不够吗?还是,她仍旧在气他娶了苏梅这事?

    相比之下,宋轻笑却更像他的亲女儿一样,可以跟他聊天谈心撒娇,做到了一个好女儿能做的所有的事。

    他收回思绪,压抑住自己内心的伤感,建议道:“既然这样,我也不好再拦着你们了。要不你们一会就搬过来,今晚就在别墅睡吧?今天时间有点晚了,明天宋叔叔亲自下厨,给你们送行。好不容易回来一趟,还你们住了这么多天的酒店,真是委屈你们了。”

    他心里确实有几分愧疚,毕竟是自己的亲女儿惹出来的事,他却没能及时察觉与阻止。

    “宋叔叔你不要自责,是我们喜欢安静的环境。既然宋叔叔都发话了,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。”傅槿宴露出一个温柔的笑,转头特意看了看宋轻笑,“笑笑,明天宋叔叔下厨,大家都期待你的表现咯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