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三十八章 不要脸

作品:《无限婚契,枕上总裁欢乐多

    “那么你……”“你的答案是?”

    “我表现的还不够明显吗?”傅槿宴轻笑一声,眼中却透出一股看傻叉的表情,“我站在这里,不是已经说明真相了吗?”

    闻言,宋清蓝简直兴奋得快要发狂,此时她完全注意不到他眼中的嘲讽与玩味,一心认为他是在同意她的话,觉得这个自己爱的男人终于迷途知返,选择了她。

    “宋轻笑,你听到了吗?这个男人,他选择的是我!”

    宋清蓝高昂着头,像是一只骄傲的孔雀,说出来的话却跟孔雀的高贵不沾边,相当粗鄙。

    “识相的就赶紧滚吧,别留在这里丢人现眼,否则到时候你连哭都没地方哭去!”

    说完,她露出一个挑衅的笑容,扭着腰肢就向傅槿宴靠去。

    那个坚实有力宽阔的胸膛,是她朝思暮想的圣地。

    她憧憬着美好温馨的时刻,奈何有人却不是这么想,不这么想的还不是一个人。

    宋清蓝软绵绵的身子刚要挨上他,结果傅槿宴却向旁边转了转身子,十分明显的躲开了。

    而宋轻笑也没有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男人被轻薄。

    搞笑,还要不要混了,若是被这个不要脸的女人搂上了,今天大家都别想过好日子了!

    说时迟,那时快,傅槿宴向后闪躲的同时,宋轻笑上前一步,伸手一推。

    宋清蓝没有料到她会出手,闪躲不及,被她一下子推倒在地上,顿时裙摆飞扬。

    宋轻笑一转身,垫着脚捂住了傅槿宴的眼睛,恶狠狠的威胁,“不许看!”

    柔嫩的小手附在眼睛上,带来淡淡的清香,沁人心脾,傅槿宴勾唇一笑,低声说道:“我不看。除了你的,谁的我都不看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拉下她的手,直接转过身去。

    见他这么乖,宋轻笑满意的点了点头,转念一想。

    卧槽!不对啊,谁特么同意你看老娘的了!

    臭!流!氓!

    宋轻笑羞愤满满,却无处发泄,眼眸一扫,眼神“唰”的一下子冷了下来。

    她扭头找了找,只在沙发上看到一件浴袍,随手拿过来就丢在宋清蓝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把你自己遮严实点,虽然你自甘下贱,但是也要考虑群众的眼睛,毕竟我还不想瞎了呢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宋清蓝怒不可遏,只是她现在趴在地上,姿势尴尬,实在是没有半分气势,落魄得令人发笑,只能愤然的抓紧了浴袍,用力到指尖都泛起了白色。

    面对她的窘态,宋轻笑没有丝毫觉得愧疚,只是觉得她很可笑,也很可怜。

    “宋清蓝,听没听过一句话?‘得不到是不求,求而不得是妄求’,不是你的东西,你却处心积虑的想要得到,为此不惜抛开脸面与自尊,低贱下落,简直可笑。平时你在我面前自视甚高,总是一副高傲的模样,和你现在的狼狈相比,简直就是最大的讽刺。”

    说着,她扭头看着傅槿宴,蓦然绽放一抹笑意,“槿宴,不要误会,我不是说你是个东西。”

    傅槿宴: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话怎么听着都感觉这么不对劲儿呢!

    怎么都像是在骂人。

    算了,时机不对,等到回去之后,他有的是机会和她好好探讨一下“是不是个东西”这个问题!

    激情奋昂的宋轻笑突然身体抖了一下,冒起了一阵寒意,就像是……有人在算计她一样,感觉好惊悚!

    她晃了晃脑袋,将那股怪异的感觉赶走,眼睛盯着趴在地上的宋清蓝,笑容一如刚才那般嘲讽。

    “看这个笑容,像不像你刚才看着我时的模样?说实话,每次你一露出这种笑容,我都想找一个平底锅直接砸在你的脸上,将你的脸拍成平面,看你还得意什么!宋清蓝,我这个人其实挺随和的,宋叔叔对我好,所以即使你对我总是横挑鼻子竖挑眼的,我也都没有放在心上,只当你是觉得被我分去了宠爱,心里不平衡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宋轻笑的口气继而变得有些重。

    “可是我现在才发现,我对你的纵容,竟然成了你不要脸的资本!你可真是有能耐,居然去勾搭有妇之夫,你的廉耻心呢,都被狗吃了吗?你也别跟我扯那些什么真爱之类的话,说出来不觉得恶心吗?从你口中说出来,简直是玷污了真爱这两个字。”

    “结婚了又如何!现在离婚的那么多,”宋清蓝梗着脖子,依旧桀骜不驯,不服气的反驳,“你们根本就不合适,强行在一起,总有一天也会分开,不过是早晚的问题罢了。可是我不一样,我身份干净,家世学识样样都拿得出手,和我在一起,才是他最适合的选择,而你,不过是一个野丫头,你拿什么跟我争!”

    “拿什么跟你争?”

    宋轻笑重复一句,突然轻笑出声,以手掩唇的模样娇俏可爱,吸引了一旁傅槿宴的视线。

    “确实,我家世不如你,学识也差一点,但是有一点我比你强,那就是我有脸!我知道羞耻,我明白什么能抢,什么不能抢,我也知道羞耻二字怎么写,我更知道,若是我这副样子被我的父母看到,不知道他们会感到多么的羞愧!”

    说着,她突然从口袋里掏出手机,对着摔倒在地的宋清蓝“咔嚓咔嚓”一阵拍。

    宋清蓝开始还不知道她要做什么,直到听到接连不断的快门声,她才猛然惊醒,捂着脸一阵尖叫。

    “宋轻笑,你个贱人!不许拍,听到没有,把你的手机拿开,不许拍!”

    “你说不许拍就不许拍,凭什么我要听你的,同样的话还给你,‘你以为你是谁!’”

    宋轻笑拿着手机各种角度的拍了一通之后,才心满意足的将手机收起来,拍了拍手,笑得恶劣,“好了,现在这些照片都在我的手里,我警告你,你以后最好将你那些龌龊的心思都收起来,若是再犯贱,没事瞎纠缠我老公,就不要怪我不念旧情,将这些照片发出去。独乐乐不如众乐乐,好东西要大家一起分享嘛。”

    她这次是真的被惹怒了,说得出做得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