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三十七章 将一切都送给你

作品:《无限婚契,枕上总裁欢乐多

    宋轻笑下意识的看过去,脸上的神情从茫然到惊讶、惊悚,然后——

    “卧槽,姐,怎么是你!你怎么会在这里?”

    站在门里的正是宋清蓝。

    只见她穿着一身超薄的衣服,布料少得可怜,浓郁的香气飘散出来,她头发半干,随意的散落在肩头,脸上精致的妆容却是保持完好,没有丝毫损坏。

    洗了澡居然妆都没花,这个本事也是强的很啊!

    宋轻笑默默地感慨道。

    but,她的重点是不是跑偏了?

    与她的诧异相同,宋清蓝原本是满心期待,就连笑容也是在镜子面前演练了好多次,努力使自己“一笑倾城”,还有打开门时的姿势,也是趁着无人的时候反复演练,力求在第一时刻就让傅槿宴眼前一亮,瞬间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。

    可是她反复的演练,处心积虑的谋算,都不及看到宋轻笑时心中翻涌起的惊涛骇浪。

    她冷冷的问道:“你怎么会来?”

    嗯?

    宋轻笑愣了愣,不加思考的回答,“当让是我老公带我来的。”

    说着,她才猛然反应过来,眼睛一下子就眯了起来,语气不善,“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,你为什么会在这里?”

    “这和你有关系吗?”

    宋清蓝不屑的冷哼一声,对着傅槿宴却是妩媚一笑,媚眼都要抛到他身上了,“槿宴,你肯来,是不是因为明白了我的意思?”

    傅槿宴微微一笑,摇了摇头,“我是因为不明白,所以才来的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也不顾宋清蓝的表情,牵着宋轻笑的手直接走进了房间中。

    一进到房间里,宋轻笑整个人都不好了。

    宋清蓝也是下了血本,选了一个最好的套房,装潢得奢华富贵,而此时,里面的灯光被调得很暗,地上堆满了殷红的玫瑰花,角落里还摆着精致小巧的蜡烛,散发着迷人的芬芳。

    微弱的烛光,诱人的香气,特别的装扮,暧昧的话语……一桩桩一件件都在警示着她,这个女人到底想干些什么。

    简直就是欺人太甚,太不把人放在眼里了!

    宋轻笑心中怒火滔天,却还是聪明的忍住,没有发泄出来,只是走过去一按,“啪”的一声,顿时灯火通明,再多的暧昧也消失无踪了。

    “姐,灯光太暗了对眼睛不好,别年纪轻轻的,到时候变成一个瞎子,那就不好看了。”她可是在很好心的提醒她。

    “用不着你多管闲事!”

    宋清蓝跨步走过来,双手环胸,眼神轻蔑,不可一世,“我明白着告诉你,没错,就是我找的槿宴来的,本来是想和他好好谈一谈,现在看情况,是不是你看到了那张纸条,死皮赖脸的非要跟过来?宋轻笑,你就这么厚脸皮,知道守不住,所以拼死也要跟着是吗?”

    被骂的宋轻笑一脸懵逼,茫然的问道:“你说什么呢?什么纸条?”

    这就是传说中的猪对鸭讲吗?

    啊呸,她才不是猪,更不是鸭!

    “就是这个。”

    一直沉默的傅槿宴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纸条,放在了她的手里,淡声说道:“这是在你出去给妈买饭的时候,她塞到我手里的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一听,连忙展开来看。

    纸条上面写着的赫然是这家酒店的地址和房间号,还有一句明白到让人无法忽略的话:“我在这里等你,将一切都送给你!”

    麻蛋,送给你……个大头鬼啊!

    妈个鸡这不是明晃晃的在纠缠她老公吗?而且居然还是在医院,在她妈的病床旁,这种行为,简直就是明晃晃的打她的脸!

    宋轻笑狠狠地一甩手,将纸条扔在地上,总是温和的脸上终于带上了浓浓的愤怒,再也不见之前漫不经心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宋清蓝,你一直说跟我无关,可你看看你做的事情,当着我妈的面纠缠我老公,你够可以的啊!你的自尊呢?你的礼义廉耻呢?上了这么多年学,知识都学到狗肚子里去了吗?”

    她是真的生气了。

    以前不是没有感觉宋清蓝对傅槿宴的态度很不对劲儿,但是她一直以为是因为她的缘故,想要故意气她,所以宋清蓝才会表现出那个样子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看来,她想错了,宋清蓝的目标一直都是傅槿宴,不是她。

    虽然他们两个人的感情还很薄弱,但是她也不能容忍别人这么明晃晃的站在她的地盘上撒尿。

    靠!尼玛她不要面子的啊!

    若是以往,宋清蓝被她如此嘲讽,早就气的破口大骂了,而这一次,她却是一脸淡然,甚至还不以为然的笑出了声。

    “纠缠你老公?宋轻笑,麻烦你睁开眼睛好好地看清楚好吗?就凭你的身份,你真的以为你配得上傅槿宴吗?别做梦了,还真以为自己是灰姑娘,会有白马王子赶来拯救你啊!你就是一个寄居在我家的可怜虫,我爸好心,赏你一口饭吃,你就真以为自己是宋家二小姐了?简直是搞笑!”

    “配不配得上也不是你说了算的!”宋轻笑也不是任人打骂不还手的主,当即还口,“傅槿宴他就喜欢我,愿意娶我,你羡慕嫉妒恨也没有办法。况且你是不是忘了,当初我为什么会和他牵扯在一起,不都是拜你所赐吗?”

    “我那不过是顺水推舟,根本就不是为了你,少往自己脸上贴金了!”

    宋清蓝嗤笑一声,讽刺的话说起来都不带歇气的。

    “当初我见到槿宴,就知道他是我最合适的人,而那时候我需要一个理由,所以你的作用才体现出来。你不过是我的垫脚石,一个身份卑贱的女人,也配站在他的身边,你就不觉得脸红吗?”

    说着,她扭头看向傅槿宴,瞬间换上一副温婉的模样,声音柔媚得简直可以滴出水来,“槿宴,我知道,其实你也是喜欢我的,只是碍于情面不好明说,对不对?我和她相比,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谁更适合你,对不对?”

    傅槿宴点了点头,笑容浅浅,却也迷人至极,“对,我当然知道谁才是最适合我的。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宋清蓝一脸的欣喜若狂。

    而反观宋轻笑,却是满脸淡然,没有丝毫情绪波动,仿佛没有听到他们的对话。

    不知为何,她的心中有一个声音在告诉她:别紧张,别着急,要相信他,相信他曾经对你说过的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