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三十六章 看好戏

作品:《无限婚契,枕上总裁欢乐多

    于是,三人在花园里溜达了一圈便回病房了。

    回去后,屁股还没坐热,傅槿宴就开口说道:“妈,我和笑笑先回去了,您好好休息,有事给我们打电话就行。”

    苏梅理解的一笑。

    “你们回吧,不用担心,这里我一个人能搞定,年轻人应该多点时间空间相处,老是和我这个老婆子待着也不是个事。”

    她也在心里期待着,希望两人早点造出个小宝宝来,给平静的生活增添一丝乐趣。

    宋轻笑总觉得苏梅的话里有话,可是以她目前的智商,还没猜到她的真正意思。

    她要是知道了,不知道会不会对这个只要孙子不要女儿的薄情的世界感到绝望?

    她正想开口说点什么,就被傅槿宴拉着出了病房。

    “哎哎哎,我还有话要说,你干嘛拉我出来?”她不满的嘟囔着。

    傅槿宴任她挣扎也不放手,淡淡的说道:“我怕你再说下去,时间就晚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晚了?”宋轻笑掏出手机看了看,随即嘀咕道:“不晚啊,现在才八点钟,再说上一个小时都不晚呀。”

    “还是说,你又想搞什么幺蛾子?”

    她暗戳戳的猜测着,不怪她往这个方向想,毕竟下午的事,给她幼小的心灵造成了严重的打击,她这个祖国的幼苗,就酱紫被这个怪蜀黍狂风骤雨般的摧残了。

    她受到了严重的内伤!

    傅槿宴看着她一脸戒备的神情,好笑的说道:“你真聪明,一会我就是要搞!事!情!咱们先去酒店吧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的全部心神都放在了“搞事情”这三个字上,没有注意到傅槿宴说的是去酒店,而不是回酒店。

    一字之差,天壤之别。

    宋轻笑突然把住了走廊上的栏杆,讪讪的说道:“那个槿宴,我突然觉得有点饿哎。”

    “饿了呀?等会让你吃个饱!”傅槿宴随口说道。

    他想的是,一会搞明白宋清蓝玩的什么把戏了,再带她出来吃饭,现在去吃的话,按照宋轻笑那饕餮般的胃口,时间有点紧张了。

    然而宋轻笑听到这话更不愿松手了,神情隐隐透着几分惊恐。

    p,这哪里是让她吃个饱,分明是要让他自己吃个饱呀!

    禽兽,红果果的禽兽,她到现在身体都还有点酸痛呢。

    “我不吃了好不好?”宋轻笑见郎心如铁,可怜兮兮的开始撒娇。

    一个吃货突然说自己不吃了,这不是在开玩笑吗?

    傅槿宴诧异的回过头,就看到宋轻笑眼里的惊恐,一下子就明白她的意思了,心下软了几分,摸摸她脑袋,好笑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放心,我不是要欺负你,是真的带你去吃好吃的,现在我们去一个地方,看好戏!”

    “好戏?”宋轻笑敏感的捕捉到这两个字,眼睛一下子就被点亮了,她松开把着栏杆的手,跟上傅槿宴的脚步。

    “什么好戏呀?”

    傅槿宴神秘兮兮的朝她一笑,意味莫名的说道:“一会你就知道了,现在保密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我真的好想知道哇。”她摇摇他的衣服下摆,像只宠物一样邀宠。

    傅槿宴突然转换话题,点点自己的嘴,“亲我一下。”

    看看周围没有人,为了满足自己的好奇心,宋轻笑毫不犹豫的就送出了香吻。

    “啵”的一声,在空荡荡的电梯间特别响亮。

    她双眼亮晶晶的看着他,“现在可以告诉我了吧?”

    傅槿宴薄唇亲启,吐出几个字,“我们现在去一家酒店!”

    宋轻笑:“……”

    切,说了跟没说一样,对于刚才那个吻,她突然有种上当受骗的感觉。

    两人坐上了车,宋轻笑忍着心里猫爪似的痒痒,任由傅槿宴跟着导航在市内转过去转过来,最后,车子一个漂亮的甩尾,在本市一家比较高档的酒店门口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怎么是这里?”

    宋轻笑皱着眉头,有些不明所以,“这里也不是咱们住的地方啊。”

    突然想到一种可能,她瞬间瞪大了眼睛。

    卧槽!不是吧,丫的还想玩玩情趣!还换个地方!

    要不要这么劲爆!能不能矜持一点!

    也不知道是她心中的怨念太多太强大,还是两个人真的心有灵犀不点自通,傅槿宴直接一个眼神扫了过来,似笑非笑的说道:“把你脑袋里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给我收起来,再乱想,我就让你梦想成真!”

    对于宋轻笑这样的性格来说,威胁向来是最管用的招数,毕竟她就是一个明白的纸老虎,看着张牙舞爪,实际上……呵呵!

    “那你带我来这里,不是为那个,是为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那个?”

    傅槿宴被这两个隐晦的字刺激得眉角都在抽抽,没好气的说:“不是告诉你了吗?带来你看戏。”

    他说着,牵着她的手就往里走,轻车熟路,直奔目的地。

    毕竟……有人早就迫不及待的把具体的房间号都告诉他了。

    宋轻笑被牵着,落后他半步,脑海中不断地盘旋着他的那句话。

    看戏?

    看谁的戏?而且还是来这里。

    难不成……

    她脑中灵光一闪,话就脱口而出,“卧槽,你不是带我来捉奸的吧??”

    傅槿宴:“……”

    有的时候他很有一种冲动,想要把她的脑袋撬开,看看里面是不是装的都是浆糊!

    为了夫妻间的和谐和社会的文明发展,傅槿宴当机立断,一把捂住她的嘴,另一只手抄起她的小蛮腰,乘着电梯直奔楼上。

    可怜宋轻笑突然就被“挟制”,要不是身边的人熟悉得化成灰她都认得,她绝对会怀疑自己是不是被绑架了!

    无力反抗——准确的说是反抗不成的宋轻笑,就这么被傅槿宴“夹”着到了一个房间门口。

    傅槿宴到达目的地,终于大发慈悲的放开了她,伸手在门上敲了敲,然后静立在一旁等待。

    宋轻笑看的一脸懵逼。

    捉奸都是这种节奏吗?这么冷静?

    按照电视里演的,至少也要装成客房服务,或者什么的,趁其不备冲进房间,拿着照相机“咔咔”一阵拍才对啊。

    现在这种好像是普通朋友友好会晤的场景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画风明显的不对啊!

    她扯了扯傅槿宴的衣角,刚想要再详细的问一问,面前的门被人从里面打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