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三十五章 吟诗

作品:《无限婚契,枕上总裁欢乐多

    苏梅慈爱的说:“刚刚笑笑那丫头已经出去买了,就不麻烦你了,这几天你天天为我做饭,真是辛苦你了,蓝蓝。”

    宋清蓝心里想的是:你知道辛苦就好。

    但她嘴上说得却无比动听,“哪有,不辛苦,不辛苦,为阿姨做饭我很开心。”

    两人又絮絮叨叨的说了一会话,这期间,傅槿宴一声不发,淡淡的坐在一旁。

    有宋清蓝在的地方,他一点也不想开口说话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,苏梅说想上洗手间,宋清蓝心里一喜,捏着纸条的手紧了紧,机会终于来了。

    趁苏梅不在的时候,她立刻将纸条塞给傅槿宴,然后借口说突然有事离开,让傅槿宴代为转告苏梅一声。

    傅槿宴像看戏一般看着她的动作,既不点头,也不说话,没给任何回应。

    宋清蓝却在心里欢呼,默认不就等于承认吗?她终于迈出最重要的一步了,现在她要立刻回家,将自己好好的打扮一番。

    “咦,蓝蓝那丫头呢?”苏梅出来后,见病房里只有傅槿宴一个人,疑惑的问道。

    傅槿宴摩挲着手里的纸条,心下了然,却也不拆穿。

    “她说她突然有重要的事要处理,要先走一步。”

    苏梅敛下眉目,心里萦绕着百般滋味,对于这个继女,她自认为这些年待她不错,为了不让别人说自己是后妈,她甚至对宋清蓝比对宋轻笑都要好。

    凡是宋轻笑有的,宋清蓝必然也有一份,而宋清蓝有的,宋轻笑经常没有。

    甚至当初宋轻笑的初恋被宋清蓝抢走这事,她也心知肚明,但她还是装作不知道的样子,一如既往的对她好。

    但人心,永远是这个世界上最难揣摩的东西,也是最不知足的东西。

    她正在心里感慨,宋轻笑手里提着一个袋子,蹦蹦跳跳的回来了。

    “妈,去得有点久,没有等不及吧?嘿嘿,我怕你腻,就多买了几样,来,让儿臣伺候皇后娘娘吃饭。”

    苏梅“噗嗤”一下被她逗笑了,刚刚那点愁绪很快就烟消云散了,她女儿果然是个活宝。

    傅槿宴则是老神在在的坐在一旁,额角却欢快的跳了几下,在心里自我安慰道,还好,这个傻媳妇是在自家人面前这么二,要是在别人面前如此,他可能会忍不住掐死她。

    他将纸条塞到裤兜里,对于接下来要做的事,心里已经有了主意。

    这边,宋清蓝开着车神情愉悦的回到家,不顾佣人询问晚饭吃什么,蹬蹬蹬几下就跑到卧室里去了。

    今晚有很重要的事,哪里还顾得上吃饭,这些人以为自己是宋轻笑那个吃货吗?

    整天就干这些没品的事!

    “今晚一定要让槿宴惊艳,发现我的内在美。让他从此再也忘不了我,加油宋清蓝,你可以的,他心里其实是喜欢你的。”

    宋清蓝一面翻着自己的衣服,一面喃喃自语,为自己做心里建设,安慰打气。

    她在一堆衣服里面挑挑拣拣了很久,只恨自己的衣服怎么这么少,关键时刻看这也不满意,那也不满意,真是气死她了。

    最终,看时间不多了,她勉强挑了一件换上,然后坐在梳妆台前,为自己重新画了个魅惑人心的妆。

    她对着镜子左看看右看看,这才两手一拍,拿起包包,踩着高跟鞋就出门了。

    这边,宋轻笑伺候她的母上大人用膳完毕,将吃剩下的东西收拾好,这才挽着苏梅的手说道。

    “皇后娘娘,散步时间到了,咱们花园走起。”

    然后,她又想起什么似的,回过头,拿腔拿调的吩咐道:“小宴子,愣着干嘛,还不快跟上!”

    苏梅宠溺的点了点她的小鼻子,没有丝毫杀伤力的瞪了她一眼,笑骂,“你个小调皮,不许这样叫小傅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嘿嘿一笑,“安啦,咱们半斤八两,我叫小宴子,你叫小傅,不是差不多嘛。”

    苏梅: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能一样吗?

    她是长辈,这样叫没毛病,但宋轻笑是他的妻子,这个称呼还真叫得出口!

    苏梅暗暗叹了一口气,哎,大家闺秀没养出来,至少也是个小家碧玉好吧?没想到最后养出个逗比。

    她忽然有种森森的挫败感。

    被称为小宴子的男人,一脸无语的跟在这对母女后面,心里已经在yy教训宋轻笑的一百零八种姿势了。

    这时节刚好是秋天,傍晚不冷不热,非常适合饭后散步。

    医院是市里最大的医院,实力相当雄厚,占地面积广,环境优美,花园也修建得非常漂亮,种了许多植物,还有一些花花草草,很多病人和家属都会选择饭后来这里走一走。

    宋轻笑亲热的挽着苏梅的胳膊,桂花的甜香飘来,她深吸了一口气,陶醉的闭上了眼睛,陶醉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啊,如此美景,让人忍不住想吟诗一首,咳咳:良辰美景奈何天,赏心乐事谁家院,朝飞暮卷,云霞翠轩,雨丝风片,烟波画船。锦屏人忒看的这韶光贱。”

    我们很有文化的傅大总裁顿时就忍不住了,不顾苏梅在场,毫不留情的嗤笑了一声,“你觉得面对这样的美景,吟这句合适吗?”

    宋轻笑觉得自己被人看扁了,自尊心受到了践踏,顿时就毫不留情的瞪回去,眼里嗖嗖几下射出刀子。

    “哼,我的地盘我做主,我说合适就合适,要是不服,你也来一句呀!”

    “行行行,你吟什么诗都行,只是,你看下你左边呢!”傅槿宴眸中闪过一丝笑意,很爽快的不跟小女子计较,好心提醒道。

    宋轻笑听到他的话,下意识的看过去,这一看就囧了。

    好几个人站在不远处,伸手对着她指指点点的,有两个还捂着肚子在那里笑!

    卧槽,他们不会以为我是从神经病院翻墙出来的吧?

    宋轻笑丢脸丢到后花园,遭罪的必须是傅槿宴,她再度悲愤的丢了一记眼神杀过去,“为什么你不提醒我?”

    傅槿宴无辜的摊摊手,“我刚才不是提醒你了嘛!”

    “我的意思是,你为什么不阻止我?”她暗暗磨牙,麻蛋,好丢脸!

    苏梅终于看不下去了,啪的一声在宋轻笑脑门上来了一下,又好气又好笑,“你这丫头,你要吟诗谁都来不及阻止你吧,还怪起小傅来了,看来小傅平时真是把你宠坏了,简直无法无天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秒怂,尴尬一笑,“嘿嘿,妈,你别生气,我这不跟他开个玩笑嘛。”

    两人无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