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三十四章 智商二百八

作品:《无限婚契,枕上总裁欢乐多

    宋轻笑气不过,照着他的胸膛“嗷呜”就是一口。

    傅槿宴被咬了个结结实实,倒吸了口冷气。

    “小野猫,你是准备谋杀亲夫吗?”

    “我这是在为民除害!”宋轻笑有气没处撒,梗着脖子吼他,“省的你出去再去祸害别的小姑娘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会呢。”傅槿宴修长的大手轻抚着她的发顶,笑得温柔迷人,声音低哑性感,“我只想祸害你一个人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的脸“腾”的一下子就红了,水润润的大眼睛左转转,右转转,就是不好意思看向他。

    真是……太特么羞耻了!

    避开尴尬的最好方法就是转移话题,所以她故作轻快的说道:“哎呀,时间不早了,还要去妈妈那里呢。”

    说着,她裹着被子就跑进了浴室,独留傅槿宴一个人躺在床上“赤条条来去无牵挂”。

    不知从哪里吹过一阵风,他竟然感到了一丝寒冷,情不自禁的抖了抖,一声苦笑溢出唇际。

    这个害羞的小家伙哟,他真是喜欢到不行啊!

    好不容易收拾好了一切,两个人手牵着手去了医院,然后……果不其然的又看到了宋清蓝。

    宋轻笑看着她看向自己那充满哀怨愤怒的眼神,顿时心中有一万头草泥马呼啸而过。

    这可能就是传说中的冤家路窄吧。

    上辈子她一定挖了她家的祖坟,这一世才会有这么多的纠缠!

    “姐,这么巧,你也在这里啊。”为了不落人口舌,宋轻笑故作热情的打着招呼,却没有得到相同的回应。

    宋清蓝狠狠地瞪着她,神色莫名,看的她心里直发毛。

    宋轻笑不知道,自己的颈间有一处暧昧的红痕,撩头发的时候不小心露了出来,直接刺痛了她的眼。

    宋清蓝心中的嫉妒如同燎原的怒火,连带着之前的宋华年的训斥,将她淹没。

    她说出的话顿时就火药味十足了,“这里你来得,我就来不得了吗?”

    “额……”莫名被怼的宋轻笑觉得自己好无辜,好冤枉,不过她并没有难过,毕竟这都是家常便饭了。

    果然,心里阴暗的人见谁都是阴暗的。

    看见宋轻笑没话可说,宋清蓝凑到她耳边,继续阴阳怪气的发泄着自己心中的愤恨。

    “说什么搬出去住是因为我不给你做饭吃,让你受委屈了?明明是想做那些不要脸的事,呸,还有脸去我爸爸那里告状,宋轻笑,你真是胆肥了啊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听得眉头直皱,后退两步,不客气的反击,“我说你可不要冤枉我啊,我才没有去宋叔叔那里告状,不然,你还能嘚瑟到现在?大家都是一百多斤的人了,拜托你想事情能不能动动脑子,什么脏水都往我身上泼,当真以为我是好欺负的吗?”

    “你骂我没脑子?”宋清蓝不可置信的指着自己的鼻子,一张画着浓妆的脸上看起来颇有几分扭曲。

    宋轻笑:“……”

    卧槽,你丫的还挺会挑关键词嘛,劳资的口头禅都被你逮住了!

    这丫的有被迫害妄想症吧!

    “口误口误,姐姐你聪明伶俐、机智过人,智商妥妥的二百八,怎么会是那种没脑子的人呢。”宋轻笑无语的摆摆手,很没有诚意的恭维着。

    麻蛋,她一点都不想在这里跟她扯,她的时间可是很宝贵的。

    宋清蓝脸色一青,嘴唇动了动,正待开口,就看见傅槿宴风轻云淡目不斜视的拉着宋轻笑就走了。

    走了!

    了!

    她差点没一口老血吐出来,那个捶胸顿足呀,那个憋屈呀,让她好想扛起自己的四十米大刀砍过去。

    当然对象只是宋轻笑。

    宋轻笑异常乖顺的被傅槿宴一路拉着来到病房,刚刚多亏了他的英雄救美,这霸气的行为,简直是太帅了。

    脸打得啪啪响有木有?

    宋轻笑绝口不提自己在宋家被刁难的事,然而苏梅还是从宋华年的谈话中,捕捉到了几分端倪。

    苏梅一向是个心思细腻善于捕捉细节的人,也了解这两个女儿的脾气,所以事情的经过已经大致有了自己的推断。

    她看见宋轻笑整个人的状态时,在心里松了一口气,看样子这丫头应该没有被欺负,毕竟有小傅在,按照他那护短的性格,很难有谁能欺负得了这丫头。

    “妈都盼了你们一下午了,现在才来。”苏梅略带笑意的看着二人。

    宋轻笑登时就想起了下午在酒店发生的事,一抹红霞飞上脸颊,娇羞的瞪了始作俑者一眼。

    混蛋,要不是你把我吃干抹净,耽误了不少时间,怎么会出现这种囧事!

    傅槿宴看着她那样子,无声的叹了一口气,哎,这个小笨蛋,本来妈只是随口一说,没有什么别的意思,现在你这样子,大家都明白发生什么事了,不打自招说的就是你。

    猪一样的队友啊!

    苏梅看见这对小夫妻眉眼传情的样子,又不小心的看见了宋轻笑脖子上暧昧的痕迹,顿时心下一片敞亮,原来是嫌在家里不方便么?

    “妈,我只是下午不小心睡过头了。”宋轻笑神情窘迫,掩耳盗铃自欺欺人的解释。

    随后,她又发挥出那生硬的转移话题的本事,“对了,妈你吃饭了没有?想吃什么?我去给你买。”

    苏梅心下好笑,也不拆穿她,饶有兴致的说道:“我不挑的,你看着买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如蒙大赦,又交代傅槿宴在病房好好陪着苏梅,这才飞一般的跑了出去。

    那架势,简直是逃命的节奏。

    病房里的两人先是面面相觑,随后都不可抑制的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宋清蓝在外面平复了好一会心情,正想进去,就看到宋轻笑跑出来了,看也没看她,直接跑到电梯口就进了电梯。

    她突然想到一个关键的事,是不是自己做得不够明显,暗示没到位,所以傅槿宴才不理她?

    其实他原本也是很心动的,但是因为结了婚有顾忌,再加上自己不够坦诚大方,爱意表现得太含蓄,所以他才一直没有回应?

    对,一定是这样的!

    她旁若无人的点了点头,又自我确认了好几遍,才终于放下心里的限制,从包里拿出一张纸和一支笔,唰唰唰写了几个字,小心翼翼的折叠好,这才进到病房。

    “阿姨,你晚上想吃点什么?”宋清蓝嘴角噙着一抹笑意,像平时一样问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