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三十三章 我的衣冠都脱了啊

作品:《无限婚契,枕上总裁欢乐多

    “笑笑笑,有什么好笑的!难道我说的不对吗?”

    刚好遇到一个红灯,傅槿宴缓缓停下车子,左手搭在方向盘上,微转过身看着她,笑容满面的说道:“矜持这种东西在我们这里可是不存在的,要知道部队几乎都是男人,别说女人了,就连母性生物都少见,若是再矜持,恐怕我就要打一辈子光棍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目视前方,发出一声感慨:“当兵三年,母猪赛貂蝉啊!”

    “你说谁是母猪呢!”

    一声大吼乍然响起,宋轻笑一双水润的大眼睛瞪得滚圆,像一只炸毛的小奶猫,看着气势汹汹,实则……可爱的让人忍不住想要摸一摸。

    “别以为拐着弯的骂我,我就听不出来,我也不傻!”

    “对对对,你不傻,你最聪明了。”傅槿宴忍笑忍得脸皮都要抽筋了,“你不是母猪,你比母猪好看多了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轻哼一声,傲娇的一甩头,“这还差不多。”

    傅槿宴:“……”

    所以,到底这两种说法有什么太大的区别吗?

    果然是一个“聪明”的老婆呀,朕深感欣慰!

    傅槿宴无奈的摇了摇头,瞥见绿灯亮起,缓缓发动车子,慢慢的向着目的地驶去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向来注重享受宋轻笑是知道的,所以当她站在本市最豪华酒店门口的时候,心中淡定得半点波澜都没起。

    呵,要是他随便找了一个酒店,那她才要惊讶的好吧。

    这完全就是常态,没有惊讶的必要。

    “进去吧。”

    傅槿宴牵着她的手,在侍应生的带领下走过旋转门,去到前台。

    “你好,我刚刚订的房间。”

    他说着,掏出身份证放在了柜台上。

    前台突然看到这么一个吸睛的男人,眼睛一下子就亮了,理所当然的忽略了他身旁的宋轻笑,脸上堆起了谄媚又花痴的笑容,看得人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。

    “先生您好,请稍等,我帮您查询一下信息。”她的声音也是甜腻的令人作呕。

    宋轻笑性子直,一个没忍住,发出一声干呕,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。

    “笑笑,怎么了,身体不舒服吗?”傅槿宴急切的问道,眼眸中的关切表现得清晰明了。

    宋轻笑刚想说没事,眼睛就瞥到前台的模样,心中恶作剧突起,立马换上一副虚弱愁苦的神情,语气也是柔柔弱弱的无力。

    “没事,可能是宝宝又不老实了,休息一下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她说着,看着已经明显石化掉了的前台,继续一个人搭台唱戏,笑得温婉又得体,“请快一些好吗?我的身体有些不舒服,想要早些回房间休息。”

    “这就、这就好了。”前台心中一个晴天霹雳,连话都说不利索了,画着淡妆的脸一片惨白,强过她涂的那些化妆品了。

    “您预订的房间是豪华套房,房间在六楼,祝二位入住愉快。”

    她说着,将一张房卡连带着身份证双手递了过来,姿态符合职业操守,再也不见方才的花痴模样。

    宋轻笑不着痕迹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果然,有些人就是需要小小的“提醒”一下,一下子就好了。

    自己真的是太聪明了啊!

    她挽着傅槿宴的手,两个人脚步轻快的坐着电梯上到六楼。

    进到房间里,宋轻笑脱掉鞋子,直接光着脚奔到了床边上,“呼”的一下子蹦到了床上,充分感受着柔软的床铺带来的舒适感。

    傅槿宴跟在她身后,将一双拖鞋放在了床边上,附身在她的耳边轻声说道:“别趴着了,压到孩子怎么办。”

    声音中满满的都是调侃。

    宋轻笑的身体一僵,随即又是一阵恼怒,扭过头来对他怒目而视,“刚才是怎么回事你还不知道吗?不反思也就罢了,居然还好意思来挖苦我,还有没有天理啊!”

    “挖苦?反思?”

    傅槿宴诧异的挑了挑眉,“我什么时候挖苦你了?我又做了什么需要反思?”

    “自己做了什么还不承认吗?”

    宋轻笑“腾”的一下子站了起来,双手叉腰,一副兴师问罪的模样,“拜托你搞清楚,你是一个已婚男人,已婚!所以出门在外注意一些,不要动不动就勾搭小姑娘,她们都没见过什么世面,很容易受骗的。”

    傅槿宴: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哭笑不得的望着她,感到又好气又好笑,“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,我可没有乱勾搭小姑娘,你可不要随便给我扣帽子。刚才那是一个意外,要怪就怪你老公的魅力太大,挡都挡不住,对此,我也是很苦恼。”

    他说着摊了摊手,耸肩的模样看上去十分欠扁!

    宋轻笑十分的不给面子的呕了一声,权当回应。

    谁料,傅槿宴却是眼眸一亮,出其不意的拉着她的手,将她扯进自己的怀里,在她耳边轻声说道:“说起来,刚才你说宝宝的事情,我觉得吧,撒谎不好,所以,我们来把事情变成真的如何?”

    虽然是询问的语气,但他的行为却并不是,丝毫没有给她回答的机会,直接欺身上前,一吻封唇。

    宋轻笑还没反应过来,就被这个禽兽压在床上动弹不得,只能发出一阵无力的“呜呜呜”的声音,却没有丝毫作用。

    相对于她的哀怨,傅槿宴则显得淡然得很,他的想法也很简单。

    他就是想试试,这里的床是不是真的有介绍里的那么软,真的只是为了测试,其余的,只能说是——顺便!

    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与她一副被榨干了模样不同的是,傅槿宴的精神好得不得了,眼眸似乎都在放光,感觉这会若是让他去跑个马拉松,可能都不带歇气的。

    “傅槿宴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的声音还带着明显的气喘,娇弱的声音能够勾起男人满满的保护欲——如果她说的不是威胁话的话,“道貌岸然,衣冠禽兽说的就是你吧!”

    傅槿宴轻笑一声,胸膛微微震动,“怎么会是我,我的衣冠都很整齐啊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:“……”

    p,说得真是太特么的有道理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