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三十章 我给你当伴娘怎么样

作品:《无限婚契,枕上总裁欢乐多

    “女王大人都发话了,小的哪里敢不去!我这个人一向特别惜命,还想再多活几年呢。不过,姗姗,你这伴娘定下了吗?我给你当伴娘怎么样?”

    能有好闺蜜当伴娘,欧珊珊自然求之不得,不过她还有点小疑惑,“笑笑,不都说伴娘要未婚的吗?你都嫁人了可以吗?”

    “切,你还信那套啊我的欧大小姐,现在不管怎么说,我好歹也是一枚美貌与智慧并存的中年少女吧?有什么不可以的,你这个新娘点头发话了就成!”宋轻笑不服气的撅起小嘴,嫁人了又怎么样,照样扮成未婚小姑娘,没毛病!

    “好,那你什么时候回市了咱们姐俩聚聚,你不在,我觉得日子过得可无聊了。”欧珊珊拖着长长的调子,朝宋轻笑撒娇。

    “嗯嗯,回见么么哒!”宋轻笑相当干脆的说完就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“中年少女,电话粥煲完了?”一道低沉磁性的嗓音在室内响起,夹杂着清秋的一丝凉意。

    “嗯哼,槿宴,听你这口气,是吃醋了吗?”宋轻笑略傲娇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丢下你的正牌老公不管,和别人一聊就是半个小时,我还不能吃醋了是吧?”傅槿宴嘴角抽了抽,脸上飘来一朵阴云。

    宋轻笑看了看空间狭小的房子,和外面仍在淅淅沥沥下个不停的小雨,算了下自己在老虎头上拔毛后逃脱的胜算,最终无奈的认命,敌强我弱,麻蛋,怂就怂吧。

    “老公,对不起啦,下次我再也不这样了好不好?”

    她一边摇晃着傅槿宴的胳膊,一边相当干脆的道歉。

    只是这声音,怎么听怎么腻人。

    傅槿宴眉眼深沉的盯着她,突然说道:“都说伴娘接到捧花会是下一个结婚的人,你想做那下一个吗?”

    宋轻笑终于听出了点端倪,傅槿宴竟然是在吃这个的醋,她立即表明自己的态度,“放心,捧花我绝壁不伸手接,硬塞给我都不要。”

    “对了,还有伴郎,我发誓,绝壁不看他一眼,不做任何交流!”

    一张小脸上写满了真诚。

    傅槿宴这才摸摸她的脑袋,心满意足的奖励道:“这才乖!”

    宋轻笑小狗似的往他怀里蹭了蹭,胳膊有点发凉,“槿宴,我有点冷,咱们躲被窝里去吧?这山里就是冷一些。”

    “哦?这么快就等不及了?”傅槿宴似笑非笑的看着她,非常欠揍的说道。

    卧槽,这个男人总是曲解她的意思,他一定是故意的!

    宋轻笑觉得自己头上的毛,哦不,头发都快要竖起来了,恨恨的瞪了他一眼,“咱们只是盖棉被纯聊天,纯聊天!”

    这天晚上,二人果然只是盖棉被纯聊天,只是聊天的姿势有辣么点不太纯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大早,雨终于停了,傅槿宴给维修公司打了电话,谢过这家屋子的主人,他们就随车子返回了市里。

    二人匆匆赶到医院后,正碰上宋清蓝为苏梅送饭。

    宋轻笑亲密的挽着傅槿宴的胳膊,不知道刚刚说了些什么,脸上甜蜜的笑容还没散去。

    “早啊,姐姐,来给妈送饭吗?”

    宋清蓝特意看了傅槿宴一眼,见他一手拎着一袋青提,一手任宋轻笑毫无形象的挎着,整个人散发出一种特别亲近的感觉,一点也不像平时的骄矜冷清。

    他在宋轻笑面前和在别人面前永远是两种样子。

    “嗯,你和槿宴吃了吗?没吃的话就一起吧,刚好我做得有点多。”宋清蓝其实是希望傅槿宴尝尝她的手艺的,如果尝过了,说不定就会对她有改观,从而慢慢接受她了呢?

    不得不说,有些女人确实是很傻很天真,别看平时一副机灵干练样,一旦在自己喜欢的男人面前,秒变弱智,想法都特别可笑。

    一个男人真不爱你,哪怕你的满汉全席做得全世界一流,他也不会爱,甚至不会多看一眼。

    而他爱你的话,即使你不会做饭,是个天天火烧厨房的白痴,他也可以将你宠得没边。

    宋轻笑刚想说话,就被傅槿宴淡淡的出声打断了,“谢谢,我们吃过了。”

    然后他转过头,轻飘飘的看了宋轻笑一眼,意思是:你要敢拆穿,小心我家法伺候。

    宋轻笑读懂了他的威胁,在心里默默的流泪,麻蛋,她也是想出声拒绝的好吗,这个混蛋真以为自己这个吃货是什么人的东西都吃的吗?

    她还没饥不择食到那种程度!

    看来,心有灵犀一点通什么的根本就不存在,通通都是扯淡!

    宋清蓝失望的叹了口气,又在心里嫉妒得快发狂了,其实苏梅这次住院,最难受的就要属她了。

    她不仅要给苏梅送饭,免得落下一个不孝的名声,还要强忍着自己的情绪,看着这两人秀恩爱撒狗粮,她真害怕自己哪天受不了爆发出来。

    三人进到病房,苏梅在宋华年的伺候下刚洗漱完,此时两人正坐在一起说笑。

    她眼尖的看到几人,连忙招呼他们进来。

    “妈,幸不辱命,您要的青提,我给您买来了。”宋轻笑将青提放到柜子上,贴心的交代,“青提还有点凉,就这样吃对胃不好,吃了早饭我再给您洗。”

    苏梅慈爱的点点头,她本来也不是为了吃这个的。

    吃完早饭后,几人又在病房里坐了一上午,陪着苏梅聊天解闷,当然大多数是宋轻笑这个话痨在叨叨,其余人都耐心的听着,当然宋清蓝除外。

    她默默的坐在一旁,时不时偷看傅槿宴几眼,眼里的爱慕都快要掩饰不住了。

    傅槿宴自然是有所察觉,不过也没甚在意,左右不了别人的想法,至少能管住自己的心。

    像这种女人,他这么多年拒绝的次数数都数不过来了。

    宋轻笑还在那里夸张的说着他们遇到的事情,“妈,宋叔叔,你们是不知道啊,我和槿宴昨天下午刚买好青提,就看见一个人将我们的车轮胎扎爆了,然后兔子似的一溜烟跑了,我当时那个气愤呀,恨不得化身女超人,嗖的一下射过去逮住他,暴打一顿。”

    宋清蓝突然凉凉的出声,脸上挂着一抹虚伪的笑容,“作为一个女孩子,整天打打打的,还有没有一点名门淑女的样子了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悄悄翻了个白眼,丫的,又来没事找事了,给自己加戏,你可真在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