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二十八章 亚洲人,肤色都浅

作品:《无限婚契,枕上总裁欢乐多

    傅槿宴的胃不好,况且也不是很饿,只是点了一份小点心陪着她吃。

    当然,这也是宋轻笑要求的,理由十分的充分且在理,“两个人吃饭,却只有一个人动筷子,别人看了会怎么想,还以为咱俩在吃散伙饭呢。感情怎么可以受到质疑,我这暴脾气可忍不了!”

    为了她的“暴脾气”,傅槿宴只得无奈的做起了陪吃的工作,还要眼睁睁的看着一只已经变得红彤彤的小手将皮丢到自己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干什么呢?”

    “这样才显得不那么假,像是你也吃了一样。”宋轻笑的理由一如既往地充分,无法反驳!

    傅槿宴忍着眉角抽搐的感觉,默默地看着自己面前满满堆起来的一座小山。

    “啊!终于吃完了!”

    宋轻笑长长的呼出一口气,背靠在椅子上,一脸的餍足,“果然,只有美食才能抚慰我受伤的内心。”

    “你受什么伤了?”傅槿宴不明所以。

    宋轻笑瞥了他一眼,才哼哼唧唧的说道:“我只要吃不到好吃的就会受伤。”

    傅槿宴:“……”

    吃货的理由果然都是一套接着一套的。

    他的眼睛不经意瞥向她微微有些隆起的肚子,突然露出一抹坏笑。

    “你每天都吃这么多,可是该长的地方不长,不该长的地方收都收不住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开始并没反应过来他说的是什么意思,直到顺着他的视线低下头,惊恐的发现一眼看到的居然是自己的肚子!

    卧槽!这特么简直就是晴天霹雳啊!

    宋轻笑看了看肚子,又抬头看了看他明显的嫌弃,欲哭无泪。

    咬了咬牙,她转换脸色,先发制人:“没想到你居然是这么肤浅的人,脑子里除了……就没有别的了吗?简直是太让我失望了!”

    傅槿宴嗤笑一声,抱着手臂的姿态闲适,悠悠的接话,“不好意思,亚洲人,肤色都浅。”

    就这段数,还玩不过他!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见宋轻笑果然不负期望的没有反应过来,傅槿宴无声的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唉,自家老婆有些傻,也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。

    他揉了揉有些发痛的额角,柔声询问:“吃饱了吗?”

    话题突然转变,宋轻笑又是一愣,但是还是下意识的点了点头:“吃饱了。”

    饱的简直都要吐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那我们走吧。”

    说着,傅槿宴抬手招来侍应生,将账结了,将宋轻笑拉了起来,却没有走向门口,反而向里面走去。

    “诶?我们不是要走了么,还要干什么去?”

    “去给你洗洗爪子。”

    傅槿宴扔下一句话,拉着她直接进到了洗手间,按在洗漱台前,将她的手拉到了水龙头下。

    “也不知道你是用嘴吃的还是用手吃的,三岁小孩子也不会吃成你这样吧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垂眸看着他一根手指一根手指细心地为自己清洗,心里暖暖的,对于他的嫌弃也就没有太在意了。

    “吃这些东西当然要用手才方便嘛,只是我忘了戴手套了。”

    她说着,偏头对着他嘿嘿一笑,单纯又无辜。

    傅槿宴成功的被她的笑容蛊惑,嘴角也不经意勾起一抹浅浅的弧度。

    这傻丫头!

    好不容易将她两只手洗出了原本白皙的颜色,傅槿宴满意的点了点头,拿着纸巾为她将水珠一点点拭去。

    “行了,看着终于又有人样了。”

    “傅槿宴。”宋轻笑突然轻轻地叫了他一声。

    傅槿宴一双漆黑的眼定定的看着她,等着她的下文。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……”宋轻笑深吸一口气,猝不及防的爆发,“一天不挤兑我会死啊!”

    突然的怒吼差点把他的耳膜震裂!

    傅槿宴捂着耳朵,脸色白了又青,青了又黑,好不精彩。

    他深吸一口气,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,心中默念:不能动手,不能动手,这是自己老婆,亲老婆!打跑了就找不回来了,要忍耐,忍耐……

    宋轻笑吼完了,习惯性的等着被他怼,没想到等来的却是……

    “我们走吧,妈还等着我们呢。”

    她懵逼的点点头,丝毫没有意识到,以他们刚才距离,她被吊起来打屁股是多么的容易。

    所以说,二也有二的好处,至少……活的轻松啊!

    走出饭店,两个人开车去了附近的水果超市,结果让人抓狂的是,居然没有找到青提。

    “这么大的超市居然没有青提,未免也太过分了吧。”

    路过的店员听到宋轻笑的抱怨,停下脚步说道:“这位顾客,是这样的,青提的销量不是很好,所以附近都没有卖的,你要是想买,可以去郊外的果园,那里的青提有很多,而且价格也不贵,只是路途有些远。”

    闻言,原本还有些暴躁的宋轻笑一下子冷静下来,对着店员笑着感谢,“谢谢你告诉我这些。”

    她转头拉着傅槿宴的手晃了晃:“现在怎么办,我们是去还是不去呢?”

    “去吧,毕竟妈想吃,总不好让她失望啊。”

    两人一拍即合,开着车向着郊外驶去。

    雨还在下,丝毫没有转停的迹象,“噼里啪啦”的落在玻璃上,溅起小小的水花。

    宋轻笑窝在座位上,望着窗外雾蒙蒙的景象,突然语气悠悠的说:“感觉咱们两个好像是在私奔一样。”

    傅槿宴目不斜视,嘴角挂着浅浅的笑意,“那么请问这位姑娘,可愿意与在下浪迹天涯,四海为家,闲云野鹤,好不自在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么……”宋轻笑手指轻轻地点了点下颌,做出一副思索的模样,“若是美食美衣相伴,不为生计发愁,本姑娘还是可以好好考虑一下的。”

    果然……三句离不开吃!

    傅槿宴摇着头笑了笑,语气颇有些无奈,“既然如此,还是不要私奔了,在家里才能让你好好的生活,总不能委屈了你。”

    一番话说的宋轻笑心花怒放,笑的见牙不见眼。

    “说的真是……深得朕心。奖励你一个么么哒!”

    她说着“吧唧”一声,隔空丢过去一个飞吻。

    “咔”的一声,车子毫无预兆的停在了路边,对上宋轻笑不明所以的眼神,傅槿宴微微一笑,欺身向前,“我来领赏了……”

    他的声音喑哑低沉,像是优雅的大提琴末弦,性感沉迷。

    宋轻笑的鼻间萦绕的都是他清冽的气味,控制不住的红了脸,“刚、刚才不是给过了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