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二十七章 去去就回

作品:《无限婚契,枕上总裁欢乐多

    傅槿宴在心里无语的想到,他们下午在海洋公园一路走一路吃,这货还是主力军,那些被她吃下去的东西都去哪里了?

    才短短的三个小时不到,她竟然又想丧心病狂的大开吃戒?

    不过,看着她明显小了的脸,和不复圆润的下巴,他又心疼了,这几天,宋轻笑的辛苦他是看在眼里的。

    照顾病人哪有想象中那么轻松,即使有他在一旁帮忙,但很多事仍旧免不了要她亲力亲为。

    他摸着下巴,在心里淡淡的yy,其实看着这货吃得像只小仓鼠,两腮一鼓一鼓,眼睛瞪得圆圆的,他也很有一种喂养的变态快感。

    苏梅轻咳了一声,对于宋轻笑的话有点好笑,也有点无奈,她突然说道:“我突然想吃青提了,你们可以去帮我买一点吗?慢慢去就行,我不着急的。”

    其实她话里的意思很明显,就是让宋轻笑去吃吃吃。

    宋轻笑向来反应都慢半拍,这一次却是一下子就听明白苏梅话中的含义,高兴得一阵欢呼,“好啊好啊,妈妈想吃青提,我们这就去给你买哈。”

    她说着便站起来,顺手把坐着的傅槿宴也“拎”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妈,那你等等哦,我们去去就回。”

    其实众人都明白,这个“去去就回”就是个客套话,等她吃饱了回来,那就真的是要等到天荒地老了。

    “去吧去吧,路上注意安全。”苏梅宠溺的看着自家女儿,嘱咐道。

    也不知是不是因为感受到了美食的召唤,宋轻笑的步伐异常的欢快。

    傅槿宴落后她一步,望着她轻快的步伐,总有种感觉,似乎……还有根毛茸茸的尾巴在上蹿下跳,摇摇晃晃!

    他看着心里就莫名的开心。

    只是这个开心并没有维持很久。

    当站在医院门口,看到外面下着的瓢泼大雨的时候,两个人都有些沉默。

    “怎么突然下雨了呢?”

    宋轻笑伸出手接了一下雨,冰冰凉凉的落在手心,激起一层鸡皮疙瘩。

    傅槿宴察觉到她抖了一下,握着她的手腕牵了回来。

    “这么凉你还用手接,到时候感冒了怎么办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又抬眼望了望天色,蹙着眉头:“这雨看情况一时半会儿还停不了,不如你在这里等着,我去买,很快就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我拒绝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摇了摇头,意志相当坚定,“不过是下个雨而已,现在才秋天,不冷不冷,再说了,我要是不去,怎么去吃好吃的,靠想象吗?”

    我的小龙虾,我的大闸蟹……

    宋轻笑双手捧着脸,眼神憧憬的望着远处,仿佛已经看到了各色美食正扭着秧歌,摆手弄姿的向着自己走来。

    “嘶……”

    一声明显的吸口水的声音响起,引得傅槿宴眼神诧异的飘了过去,嘴角不受控制的抽了抽。

    这个一脸痴相的女人是谁,还有没有下限啊摔!

    “笑笑,现在是在外面,就算你生性洒脱,不修边幅,但好歹也要注意一下形象。”傅槿宴苦口婆心说道,一张俊脸露出痛心疾首的神色,“你都快把医院的病人吓跑了。”

    闻言,宋轻笑猛然的回过神来,果不其然,看到一个穿着病号服的人走过自己身边,看着自己的眼神甚是诡异,充满了好奇与恐慌……

    恐慌你个大头鬼啊!

    劳资可是青春无敌美少女,把你脑子里瞎想的东西都给我收起来!

    宋轻笑心里骂的风生水起,却是一个字都没敢吐出来,因为她还看到,那个病人的身后的家属,身高一米九,肌肉高耸,五大三粗,站在那里像是一根棍子一样!

    简直可怕!

    宋轻笑都担心自己万一一激动说出什么话,下一秒就会被这个壮汉像是拎小鸡仔一样拎起来,手一扬,“嗖”的一声,天空划过一道彩虹,她就可以去追逐太阳去了!

    “不不不,虽然我是小仙女,但是我还不想飞。”

    傅槿宴听着她嘴里不清不楚的碎碎念,皱了皱眉:“你说什么呢?”

    “没说什么,没说什么……”宋轻笑摆了摆手,笑的就是一个大写的“勉强”!

    她眼神悄悄地瞥了一眼走远的壮汉,拉住傅槿宴的手就要往外冲:“现在雨好像小一点了,我们赶紧走吧。”

    脚步刚抬起来,又被傅槿宴一把拽了回来。

    “雨这么大就要往外跑,你的脑子是不是忘在妈那里忘记带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傅槿宴冷哼着讽刺完,挽着她的手找到护士站,借了一把雨伞,两个人才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现在正是水果当季的时候,什么水果应有尽有,价格还十分便宜,所以两个人也不着急,先是开着车去找了一个饭店,将宋轻笑心心念念的小龙虾和大闸蟹都摆在了她面前。

    “喏,都是你爱吃的,赶紧吃吧。”

    看着盘子里面红彤彤的麻辣小龙虾,宋轻笑的嘴里开始不自觉的分泌口水,眼睛都开始放光了,活脱脱一只耗子精!

    因为对面坐的都是自家人,她也不再矜持,抛弃筷子,直接上手,左手一只,右手一只,吃的满嘴流油。

    “若是被姑姑看到你现在的形象,你说,她会不会直接被气得晕过去?”

    傅槿宴的话就像是一记响雷,“嘭”的一声在她的耳边炸裂,震的她整个人都懵逼了。

    宋轻笑觉得手里的小龙虾突然变得有些烫手,拿也不是,放下又不舍得,一张小脸纠结的简直要疯了。

    “槿宴,都是一家人,你非得这么刺激我吗?”宋轻笑瘪着嘴,委屈极了,“我还是个孩子啊,你这样恐吓我,不会觉得良心不安吗?”

    良心不安的傅槿宴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就你戏多。”他没好气的瞪了她一眼,颇有些哭笑不得,“我也就是随口一说,赶紧吃吧,凉了味道就不好了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撅着嘴,手里只拿着一只虾,动作矜持又优雅,可是怎么都透出一种怪异的感觉。

    确实,吃这种东西怎么可以太腼腆呢,画风完全跑偏了嘛!

    “好了,该怎么吃就怎么吃,姑姑也不在这里,没有人会说你,”傅槿宴无奈的抚了抚额,“只是你慢些吃,省的刺激到胃。”

    他的话听在宋轻笑的耳中就像是特赦的圣旨一般,原本忧郁的神情一扫而光,明媚的笑容差点儿刺瞎了他的眼。

    这货还真是……好哄啊!

    看来以后两个人若是吵架,他也不用费心了,直接端上一盘虾,这女人估计瞬间就会抱着大腿叫爸爸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