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二十六章 一个愿打一个愿挨

作品:《无限婚契,枕上总裁欢乐多

    “妈,不辛苦不辛苦,正好趁机减肥,你都不知道呀,这个秋天我简直快胖成球了,都怪槿宴做的东西太好吃了,我一闻到就刹不住车。明明说好减肥的,愣是一次都没行动过。再这样下去,到冬天我怕是要改变出行方式,团成一圈往前滚了。”宋轻笑嬉皮笑脸的插科打诨,逗得苏梅捂嘴偷笑。

    “你呀,是不是老是欺负槿宴?”她点了点宋轻笑的脑门,开始审问,“在家里你有做饭吗?”

    宋轻笑苦着一张脸,看了看那个家庭煮夫正在拿刀仔细的削苹果,又巴巴的看着苏梅。

    “妈,能者多劳嘛,槿宴做菜可好吃了,绝对可以媲美五星级酒店的大厨,保证您见了都要自愧不如。”

    俗话说,要想让马儿多跑,就得让马儿多吃草。

    她为了拍马屁,也算是豁出去了。

    苏梅瞪了她一眼,“别给我岔开话题,我问的是你在家里做饭吗?”

    “做、做过几次吧。”宋轻笑缩了缩小脑袋,含糊其辞的说道。

    说实话,她还有点怕怕,苏梅女士发起威来,地都要震三震。

    “几次?”

    我滴个母亲嘞,当着傅槿宴的面,好歹给我留几分面子吧。

    宋轻笑在心里咆哮,很想撅起蹄子就开跑,but,她不能!

    她颤颤巍巍的伸出右手,“可能大概也许不超过这个数。”

    傅槿宴眉头一挑,很悠闲的作壁上观,难得看到宋轻笑在外人面前吃瘪的样子,他当然是要一次看个够本咯。

    见苏梅柳眉一竖,宋轻笑急忙安抚,“母上大人请息怒,你刚做完手术,医生说要静养,不能动怒。不是我不做饭,是我的厨艺真的有点拿不出手,这不,最近正在上烹饪班提高自己么。”

    她并没有说自己几次火烧厨房的事,不然苏梅估计会气得当场把她的皮扒了当坐垫。

    “早就跟你说了要提升自己的烹饪水平,你就是不当回事,左耳朵进右耳朵出,这下知道了吧,欠下的债早晚都是要还的。况且哪有让小傅做饭的道理!”苏梅苦口婆心的教育道,女不好,母之过,宋轻笑的任性都是她的责任。

    “妈,您不要再说笑笑了,都是我自愿的,我很乐意为她做饭,看着她享受的吃着我做的东西时,觉得前所未有的满足。”傅槿宴及时出来解围,将一个疼爱妻子的好丈夫形象发挥得淋漓尽致。

    他再不出声,恐怕宋轻笑就要把这笔账算在他的头上了。

    不过确实也是如此,看着宋轻笑小猪拱食般吭哧吭哧的吃着他做的东西,他真的觉得比签下几千万的合同还要满足。

    这种感觉,不足为外人道也。

    苏梅欣慰的看着傅槿宴,对这个女婿十分满意,满分是一百分的话,她绝对会毫不犹豫的打两百分。

    “槿宴,我们笑笑能嫁给你,有你这么体贴关心宠爱她,真的是她前世不知道修了多少得来的,天大的福报啊。”

    苏梅满心都是感动,以及庆幸,幸亏笑笑这丫头当时没有和霍子桦走到最后,幸亏当时沈心愿出现用尽手段将霍子桦抢走了,否则现在是什么情况还真不好说。

    她是一个女人,深知女人在婚姻中遇到一个好男人,会是一种怎样幸福的模样。

    宋华年对她就极好极好,这些年这份爱从没变过,甚至还越来越浓烈、醇厚。

    她幸福,她也希望自己的女儿能够幸福。

    傅槿宴温文尔雅的一笑,浑身都透露出一种喜悦的光,“妈,遇到笑笑才是我的福报,她不会做饭没关系,我要的不是一个保姆。而且,笑笑能带给我的快乐,远比她会做饭要多的多。”

    傅槿宴自恃是个明白人,他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,并且会清晰的在这条路上行走,不会在中途走偏了道。

    他要的妻子并不是一个保姆式的妻子,要会做饭会洗衣服会扫地,这些都是可有可无的,并不重要。

    重要的是,他的妻子会不会一直做他的开心果、小猫咪,会不会这辈子眼里心里都只有他,不再看别的男人分毫,会不会跟他在一起一直快乐幸福。

    像他爸妈一样的幸福。

    苏梅叹了口气,被傅槿宴的这番打动,终于不再对宋轻笑耳提面命,罢了,他们小俩口的事随他们去吧。

    看样子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了。

    她这个做母亲的,只需要过好自己的日子,照顾好自己的身体就好了。

    宋轻笑见他们的谈话貌似告一段落了,非常狗腿的将傅槿宴削好并且装盘的苹果递过去,“你们都累了吧,来吃苹果。”

    对于这种抢功劳的行为,傅槿宴也不甚在意,用牙签戳起一小块苹果就喂到宋轻笑嘴里。

    当着苏梅的面他就做这样亲密的事,薄脸皮的宋轻笑经受不住,闹了个大红脸,但也不好意思将苹果吐出来,不然就是在打傅槿宴的脸,只能咔吧几下嚼了。

    “这种事,我自己来就好了。”宋轻笑低下头,轻轻说道。

    傅槿宴露出一抹促狭的笑,嘴角翘得高高的,打趣,“你在家里可是很乐意这样的哦。”

    她越是窘迫,他逗她的兴致也越是高。

    宋轻笑趁苏梅不注意,偏过头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,似乎在说:你再说一句试试看?

    傅槿宴露出一口白森森的牙,偏要恶趣味的逗她,“你是在威胁我吗,笑笑?”

    这道声音不大不小,刚好够苏梅听到。

    她挑挑眉,语重心长的对宋轻笑说道:“笑笑,上善若水,作为一个女人这么凶,于家庭和谐不利呀。”

    傅槿宴憋住笑,附和着点点头,一副无辜的模样。

    宋轻笑这才知道自己又被某个臭不要脸的耍了,在心里狠狠的挠墙。

    啊啊啊啊啊,p,整天智商不在线的掉坑,宋轻笑,你丫的什么时候可以长长脑子!

    傅槿宴见把宋轻笑逗得不说话了,见好就收,突然出声问道:“对了,妈,你吃饭了么?想吃什么,我去给你买。”

    苏梅笑了笑,“我才刚醒没多久,现在还没有胃口吃东西,让我缓一缓。你们不用担心,饿了或者想吃什么了我自然会说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我我,我想吃麻辣小龙虾、清蒸大闸蟹!”宋轻笑立刻举手报名,完全忘记刚才的不爽了。麻辣与清蒸混合,就像妖娆与清纯,她两者都爱,想想就流口水哇。

    果然只有吃,才能治愈世间的一切不完美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