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二十五章 爱情中的小确幸

作品:《无限婚契,枕上总裁欢乐多

    “槿宴,你看那两条鱼,它们竟然在亲亲,哈哈,在大鱼广众之下,它们亲得好投入呀。”宋轻笑两只眼睛瞪得像铜铃大,像是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一样,一激动就有点控制不住自己的嗓音。

    旁边一个小男孩天真无邪的眨着大眼睛,好奇的问宋轻笑,“阿姨,亲亲是什么意思呀?”

    宋轻笑神情一僵,蹲下来,义正言辞的看着这个粉嘟嘟肉萌萌的孩子,“小盆友,我今年才十八岁,你该叫我姐姐。你叫姐姐我就告诉你好不好?”

    她那模样,活像一只诱拐小白兔的大灰狼。

    小男孩想了想,那表情好像在说:阿姨,怎么看你也不像十八岁呀。

    不过为了满足自己的好奇心,得到答案,小男孩决定违背自己的想法,屈就于现实,于是他开始卖萌,嗓音软糯的满足宋轻笑那变态的要求。

    “漂亮姐姐。”

    这个小机灵鬼不仅会给自己加戏,还很会揣摩人心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,真乖,是个实话实话说的好孩子。来,这是个秘密,姐姐悄悄给你说哦。”宋轻笑一听,简直“龙心大悦”,笑得见牙不见眼,朝他招了招手。

    一翻耳语后,小男孩心满意足的背着自己的小包包追他妈妈去了。

    傅槿宴睨了一眼笑得一脸yy的宋轻笑,心里也有点好奇。

    “你跟他说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告诉他啊,亲亲就是:喂,你看起来很美味,过来给我咬一口!”宋轻笑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。

    傅槿宴: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突然担忧起了自己下一代的家庭教育问题,哎,家里有个不着调的老婆,真是伤脑筋呢。

    两人边走边指指点点,宋轻笑像个被关押了好久的犯人一样,出来放风般的开心、好奇、激动。

    参观完精彩的海豚表演后,来到外面露天广场,恰好遇到一个小女孩抱着一大捧雏菊在卖。

    “你等我一下。”傅槿宴没头没脑的说了几个字,便大步走向那个小女孩。

    “哥哥,给您女朋友买束花吧。”小女孩看见这个长相气质出众的年轻男人,露出一个甜甜的笑容,口齿伶俐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给我一束,谢谢。”傅槿宴将钱递过去,想了想,又补充道:“她不是我女朋友,她是我媳妇。”

    女朋友和老婆可是两个概念,他巴不得对全世界宣布,宋轻笑是他老婆。

    他回来时,手里多了一束开得正好的雏菊。

    “听说雏菊的花语是永远的快乐,我觉得很适合你笑笑,送给你,希望你能永远这样快乐下去,无忧无虑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愣愣的接过,白色的花瓣,黄色的花蕊,组合成了一副让人看了就开心的笑脸,像迎着太阳盛开的向日葵。

    “谢谢你,我很喜欢。”她内心涌上一抹甜蜜与感动,紧紧抱住这束花,像是抱着异常珍贵的宝贝。

    她没想到,傅槿宴竟然会送她花,两人像是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情侣,一起吃饭、看电影、去游乐场,还有送花,所有这些爱情中的小确幸,都会给人带来真实的快乐。

    “笑笑,咱们去照张相吧。”傅槿宴眼尖的看见旁边有专门为人照相的摄影师,想起他和宋轻笑自结婚以来还从没合过影的事,心中一动。

    宋轻笑抱着花,惊喜的点点头。

    同时也在心中暗自腹诽,傅槿宴今天是怎么了?又是送花又是合影的,搞得她都有点受宠若惊了。

    摄影师举着照相机,口中不停的说道:“哎,你们两个靠近一点,头再靠近一点,那个大个子,你揽着你老婆的肩。微笑,再灿烂点。”

    “对,就是这样,保持不动,我数一二三……”

    几分钟后,新鲜出炉的热气腾腾的照片到了宋轻笑的手上,看着照片上男的高大英俊女的娇小可人,金童玉女金风玉露,她心中的小鹿乱撞,十分宝贝的将这张合影放在了包包里。

    “本人就在旁边,你却对着一张照片发花痴。”傅槿宴全程将她的神情举动看了个仔细,打趣道。

    宋轻笑抬头打量了他一下,很有深意的点点头,“不得不说,还是照片上更帅一些。”

    “哦?那你那天早上怎么一副像是要把我吃了的样子。”傅槿宴眸中划过一丝亮光,突然提起了那桩囧事。

    “我那是对美好事物纯粹的欣赏,欣赏懂不!况且我又没掐你的脸,我欣赏的是你其他的地方!”

    傅槿宴若有所思的看着她,淡淡道:“哦,你欣赏的是我其他的地方,这个不用说我都知道,你已经很好的表现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的脸腾的一下就烧着了,她悄悄腾出一只手,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在傅槿宴腰间狠狠掐了一把,化身功夫里的包租婆,气急败坏的大吼一声。

    “知道你个头。”

    对于这种随时随地谈论那种事的人,她绝对要予以鄙视,并打击之,以肃正这股不良的风气,维护社会的和谐,为中国梦的实现添砖加瓦。

    傅槿宴看着小猫咪炸毛了,连忙顺毛,凑到她耳边暧昧的低语,“是是是,都是为夫的不是,都怪我太厉害了,下次我保证会温柔点。”

    卧槽,温柔你个大头鬼!

    宋轻笑简直想打个地洞逃跑,老公随时开车撩妹怎么治?在线等,急!

    这一天过得相当充实,宋轻笑带傅槿宴东逛逛西逛逛,上次他们回a市基本上没怎么出过门,而且待的时间也很短。

    两人打打闹闹的来到医院,苏梅正靠在床头,看起来精神不错的样子,宋轻笑开心的走过去,将那束雏菊插在瓶子里。

    “吗,你醒啦?觉得身体怎么样?”

    苏梅也露出一个笑容,拍了拍自己床边,示意宋轻笑坐下。

    “笑笑,你和小傅今天出去逛了吗?”

    宋轻笑头点得像拨浪鼓一样,“嗯嗯,我们今天去了市图书馆和海洋馆,在海洋馆里看到一个海象,样子特蠢萌哈哈。”

    “这几天真是辛苦你和小傅了,没日没夜的照顾妈妈,人都瘦了。”苏梅看着下巴都有点尖了的女儿,心疼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