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二十四章 海洋公园

作品:《无限婚契,枕上总裁欢乐多

    吃饭的地方也是她选的,童年的米粉店。

    小店不大,但是胜在干净,放眼望去,窗明几净,丝毫没有破旧不堪的模样。

    老板见到宋轻笑,顿时眼睛一亮,就迎了上来,爽朗的笑声在耳边回荡:“是不是笑笑丫头?”

    宋轻笑见到老板,也是兴奋得龇牙咧嘴:“张叔,你还记得我啊。”

    “能不记得吗,你可是吃着我的米粉长大的,虽然这几年来的少,可我是不会忘了你的。”

    听他这样说,宋轻笑笑的更是开怀,连忙拉过身旁的傅槿宴介绍道:“张叔,看,这是我老公,长得帅不帅?”

    老板眯着眼睛打量一番,不住地点头称赞:“帅,帅!你们两个站在一起真是合适。”

    傅槿宴被他口中的“合适”说的心情舒朗得无法言喻。

    果然……眼光不错!

    “快别站着了,找个地方坐,我去给你们做米粉。”

    “老板,两碗都不要香菜,一碗少辣,谢谢。”

    “好嘞!”一声嘹亮的回答,老板笑眯眯的走近后厨。

    傅槿宴总觉得有道目光一直盯着自己,抬起头一看,果不其然,某个小女人正双手托腮,眼巴巴的看着自己,笑容甜美,像是无害的小天使。

    “这么看着我干什么?我知道我长得帅,可你也不用表现的这么饥渴吧。”

    “噗”的一声,宋轻笑脑海中刚冒起来的粉红色小泡泡一个一个炸裂,烟消云散。

    “要是论破坏氛围,你算得上是个好手。”她双手抱拳,讽刺的说道。

    傅槿宴微微一笑,抱拳回礼:“客气客气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: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男人顺杆就爬,真不要脸!

    她气呼呼的瞪他一眼,哼的一声扭过头去,眼不见为净。

    傅槿宴却是爱惨了她这副傲娇的模样,更是笑的心花怒放,忍不住想要将她抱在怀里好好亲一亲。

    恍惚间,一声嘹亮的声音凭空响起,炸碎了一切遐想:“让一让,米粉来咯!”

    “砰砰”两声,两个大碗被摆在了桌子上,老板豪爽的一挥手:“笑笑啊,快尝尝,还是不是你喜欢的那个味道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捧着碗,望着泛着红彤彤的汤水,深深地嗅了一口气,闭着眼睛仔细回味,神情满是满足:“光是闻味道就知道,是这个味道,口水都要下来了。”

    看着她那副馋样,老板笑得见牙不见眼:“那你们就趁热吃,我先去忙了,有事再叫我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宋轻笑的心思都被米粉勾走了,连头都不想抬起来了。

    她拿着筷子夹起一口送进嘴里,咀嚼了几下,发出一声满足的叹息,“啊!就是这个味道,我喜欢!”

    傅槿宴沉默的看着她的模样,在心中一阵吐槽:丫的是在吃面还是在吸毒,要不要这么多戏!

    也许是真的饿了,两个人谁也顾不上说话,吃的风生水起,狼吞虎咽——的只有宋轻笑一个人,从始至终,傅槿宴的吃相都是文质彬彬斯文优雅,那个模样,一点儿也不像是在吃一碗几块钱的米粉,而是在吃上千上万的西餐一般。

    宋轻笑喝掉最后一口汤,拿着纸巾满意的抹了抹嘴,眼眸冒光的看着他:“怎么样,喜欢吃吗?”

    傅槿宴矜贵的点了点头,客观的评价:“味道还行,只是口味太重,不适宜经常吃。”

    “你胃不好,自然是受不住,我打小身体就好,吃多少都没事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傅槿宴嗤笑一声,打蛇打七寸,“要不给你来点香菜尝尝咸淡?”

    身体健康吃嘛嘛香的宋轻笑:“……”

    麻蛋,这是变相的谋杀吧!

    还有没有人性了啊摔!

    宋轻笑愤然的瞪了他一眼,拍着桌子站了起来,大吼一声:“张叔,我们吃饱了,走了啊。”

    她又指了指慢悠悠站起来的傅槿宴:“他给钱!”

    说完,某人还傲娇的哼了一声,扭着头雄赳赳气昂昂的走了出去,像是一只高傲的孔雀。

    傅槿宴挑了挑眉,掏出钱夹付了钱,快走两步跟上前面的身影,不容抗拒的握住她的手。

    “过马路要当心啊小朋友。”

    带着一丝玩味和宠溺的声音在耳边响起,瞬间融化了宋轻笑那颗少女心。

    hygd,苏死人了!

    她所有的傲娇都被丢到了爪哇国,脸上荡漾着姨母般的微笑,看上去颇有些渗人。

    两个人手挽着手,慢慢悠悠的在街上闲逛,不知不觉就走到了一处公园的门口。

    瞥见牌子,宋轻笑惊喜的指着那里说道:“对了就是这里,我小的时候除了图书馆,最喜欢的就是这个海洋公园,里面的海豹又乖又可爱,简直萌炸了。”

    她说着,就拉着傅槿宴走向大门处,掏钱递了过去,结果——

    “现在都不用买票了吗?”宋轻笑的语气略显惊讶。

    守门人点了点头:“对啊,这几年都不再卖票了,直接进去就可以了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一听,心中突然涌起些许莫名的情绪。

    原来在不知不觉中,有许多事情都已经开始发生改变了。

    图书馆的门卫大叔换了一拨又一波,儿时的米粉都已经涨价了,以前还要买票才能进去的公园,现在已经不需要了。

    那我们呢,是不是也在不知不觉间发生了改变呢?

    这世间的事,有什么是永恒不变的吗?

    情感吗?

    不不不,情感才是最变幻莫测的东西,看似牢固且美好,其实彩云易碎琉璃散,再怎样相知相守也不过匆匆百年。

    性、情、名、利、子,所有的东西,人们都在一路走,一路告别。

    最终,两手空空,所得不过一场体验罢了。

    哎,她突然觉得好失落,心里好空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傅槿宴见宋轻笑的眼神有点虚无缥缈,有点忧伤,心里一动,握着她的手紧了紧,温柔的声音仿佛能抚慰人心。

    “傻丫头,在想什么呢?我们进去吧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被他宠溺的话拉回了现实中,抱歉的朝守门人笑了笑,便拉着傅槿宴门熟路熟的进去了。

    海洋公园的规模比以前更大了,里面的游人也特别多,大家都拿着单反或者手机兴致勃勃的拍照。

    如梦如幻的隧道,像置身海底世界,给人带来极度的愉悦和梦幻感。

    两边是各种各样的鱼,五彩斑斓,五光十色,用手指轻轻一碰,它们便吓得躲远了,宋轻笑看见这一幕,像个小孩子一样,咯咯笑了起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