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二十三章 小时候

作品:《无限婚契,枕上总裁欢乐多

    病房里少了一个人,还是讨厌的人,宋轻笑突然觉得空气似乎都变好了。

    眼见着宋华年正在将袋子里的东西掏出来,她连忙上前接在手里:“叔叔,这些小事还是我来吧,您快坐下歇一会儿。”

    宋华年也没有推辞,顺势交到了她的手里。

    看着宋轻笑进到卫生间去收拾,他对着傅槿宴招了招手。

    “槿宴啊,蓝蓝可能是心情不好,所以行为做事有些欠思量,你们千万不要放在心上啊。”

    傅槿宴淡然一笑,摇了摇头:“叔叔您说这个就见外了,我们是一家人,又怎么会太过计较,您放心好了,至于笑笑那里,更是不用担心。”

    听到他这么说,宋华年脸色缓解,又恢复了一开始温文尔雅的模样,赞叹不已:“笑笑能够嫁给你,真是不错。”

    “我娶了她才是真正的福气。”傅槿宴面带笑意。

    两个男人对视一眼,彼此之间心照不宣的笑了。

    医生的建议是尽快进行手术,于是征得家属同意之后,第二天,苏梅便被推进了手术室。

    手术医生是傅槿宴连夜联系的专家教授,对于这类病况很是了解,解决起来也是游刃有余。

    手术进行的很顺利,苏梅的病情得到了有效地控制。

    得知结果,宋轻笑终于松了一口气,整个人都松懈了下来。

    她这几天精神一直高度紧绷,生怕出现什么问题,连觉都没睡安稳过,简直就是度日如年。

    苏梅在手术后不久就醒了过来,她躺在病床上,看着宋轻笑明显憔悴的容颜,心疼不已:“你这个傻孩子,不用太担心我,看看自己,都累成什么样子了,妈妈看了多心疼啊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我就是担心你嘛。”宋轻笑噘着嘴,伏在她的手边撒娇,“你可是我唯一的亲人了,答应我,千万不要出事啊。”

    苏梅不由得泪目,点了点头,声音哽咽:“妈妈答应你,会好好的活着的。”

    傅槿宴送完医生回到病房,看到心爱的小女人泪眼婆娑的模样,心里一疼。

    他真是见不得她流露出一点儿委屈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,妈这才刚好了一些,你就跑到妈这里哭鼻子,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欺负你了呢。”傅槿宴故作苦恼的说道,“不就是昨天最后一个虾没有留给你,你不至于记仇记到现在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哪有那么小气,你不要胡说!”

    宋轻笑抬头瞪着他,大大的眼中满是恼怒。

    苏梅低声笑了笑,摇头叹息:“你们这两个呀,还是小孩子一样。”

    被他这么一插科打诨,倒是冲散了之前悲伤的氛围。

    短暂的清醒之后,苏梅因为身体虚弱,又再次陷入沉睡之中。

    既然苏梅的病情得到了控制,自然也就不用成日成宿的陪在医院了,宋轻笑也终于偷得一丝清闲。

    她好好的休息了一晚,睡了个天昏地暗,清晨再醒来时,又是那个活力充沛精力满满的宋轻笑。

    “我们今天出去转转好不好啊?”

    宋轻笑笑眯眯的提议道:“难得天气晴朗,不出去溜达溜达,都白白浪费了这样的好天气。”

    “可以,笑笑你想去哪里?”傅槿宴宠溺的看着她,几乎是有求必应。

    宋轻笑低眸沉思,片刻之后,眼眸冒光的看着他:“我带你去我小的时候最喜欢去的地方看看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小时候?”

    傅槿宴一听,兴致立刻涌上心头。

    若是能够通过这种方式参与她的过去,也不失为一种浪漫的举措,他光是想一想就觉得心里像被一股暖流包裹,舒心惬意。

    两人一拍即合,收拾了一番就跑出了家门。

    宋清蓝在角落里看着他们幸福满满的出去,心中的嫉妒与愤怒彼此交织,几乎将她淹没。

    宋轻笑有什么好的,哪里比得上她,为什么傅槿宴就是看不到她的存在呢!

    宋轻笑,不要得意,总有一天,我会让你笑不出来的!

    看着眼前高大恢弘的建筑,傅槿宴的眼角抽了抽,神色莫名的说:“笑笑,你小时候……就喜欢来这里吗?”

    “对呀!”

    宋轻笑回答的异常干脆,指着面前的市图书馆,笑的明媚又张扬。

    “小的时候比较无聊,又没有合适的玩伴,那时候刚巧知道这里可以免费看书,我就央求着爷爷带我来,那时候我认识的字还不算多,只能看一些图画书,而爷爷则是拿着他喜欢的历史书,我们两个在这里一待就可以待一天,直到闭馆了才离开。”

    说着,她幽幽的叹了口气,语气中满是感慨:“这里是我和爷爷的记忆,也是我最开始的学习的地方,若不是那时候看的那些画报,我也不会生出学习设计的兴趣。”

    傅槿宴挑了挑眉,搂着她的肩膀轻声低语:“既然是这样,那我可要好好的看一看,不过真是没想到,我家笑笑从小就这么爱学习,真是让我惊讶不已。”

    “别以为我听不出来,你在拐弯抹角的损我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冷冷的扫了他一眼:“本姑娘现在是金刚不坏,万毒不侵,所以麻烦将你那些龌龊的心思收起来,谢谢。”

    龌龊?!

    傅槿宴差点给她跪了,对于自家老婆惊天动地的遣词造句,他表示心脏太脆弱,简直无力承受这样的打击!

    他无奈的摇了摇头,两个人不再斗嘴,携手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市图书馆内自有一番庄严肃穆,安静的氛围有一种魔力,让人不由自主的沉寂自己躁动的内心。

    宋轻笑牵着他的手,悄声为他讲解过去的自己在哪里都做过什么,虽然声音微弱得如同耳语,但是胜在表情生动形象,简直就是在看一出话剧。

    傅槿宴从始至终都在浅笑,看着她活跃的模样,心里感同身受。

    这种能够融入她的过去的感觉,真的很不错。

    两人一上午的时间,就在图书馆里消磨殆尽。

    听着肚子不安分的叫声,宋轻笑不由得红了脸。

    “我饿了。”

    傅槿宴自然也听到了她肚子的抗议声,轻笑一声,抬手摸了摸她的脑袋,柔声问道:“这会儿正好也中午了,我们先去吃东西吧,吃饱了再去别的地方逛,如何?”

    还如何?当然是好啊!

    宋轻笑小脑袋瓜一阵狂点,大力的让人不禁担忧,她那个脆弱的脖子能不能承受住她这么疯狂的蹂躏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