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二十二章 一唱一和

作品:《无限婚契,枕上总裁欢乐多

    二人正在低声耳语,却不想从背后传来一道尖利的嗓音。

    “哟,秀恩爱也得挑时候吧?在你妈病床前,这样卿卿我我真的好吗?”

    宋轻笑回过头,觉得宋清蓝的脸色比出去之前更差了,一张画了精致妆容的脸都掩饰不住那股尖酸沮丧的气息。

    她并不知道刚才在外面发生的事,所以强压下内心的草泥马,淡淡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姐姐,在病房大吵大闹并不是一个名媛应有的举动,那样会平白招来许多笑话。虽然你是我名义上的姐姐,但我还是要善意的提醒你一句:请注意你的仪态,别人家的私事少管。”

    “她是我阿姨,这并不是私事。”宋清蓝嗤了一声,强词夺理。

    “那你凭什么说我们在秀恩爱卿卿我我?有时候眼见的都未必为实,更何况是你这种偷听的。”宋轻笑犀利的怼道,账要一笔一笔的算清楚。

    其实按照她那日渐火爆的性格,她真的很想扛起她的四十米大刀杀过去,杀她个片甲不留。

    “谁偷听了?不要冤枉我,分明是你们说得太忘我,连我进来了都没注意到。”宋清蓝底气不足的瞪了宋轻笑一眼。

    傅槿宴眸中的黑色都快聚集成风暴了,这个女人像只苍蝇一样,整天在耳边嗡嗡乱叫,好尼玛烦人。

    “这个病房里是有监控的,把监控调出来看看不就一清二楚了?”他做事一向讲究一棒子把敌人打死,让他们再也翻不了身。

    在强大的事实面前,宋清蓝终于无话可说,她刚刚确实无视那些人异样的眼光,猫在门外偷听他们谈话,却越听越怒不可遏。

    凭什么宋轻笑你就可以独占他一人宠爱?让他为你做到这个地步?

    女人在陷入极度的怨恨中时,通常会做一些智商不在线的事,比如宋清蓝就在愤怒的驱使下,说了那些毫无依据的话。

    当然现实也很打脸,毕竟自己以为自己就是整个世界的主角,那是还没睡醒的表现。

    “姐姐,没话说就请安静吧,毕竟这是病房,不是菜市场,不然我就只好向医院要视频,然后公之于众了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将自己的声音又刻意压低了几个度,不想吵到苏梅,明晃晃的威胁。

    她想说的其实是:你丫的要是没事就请圆润的走开!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宋清蓝没再说话,又坐回了先前那个地方,不屑的样子像是一只骄傲的孔雀,丝毫没有被拆穿的窘迫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这人的脸皮也是厚到了一定程度,才能在这种情况下还能插足进来。

    对于她无耻的模样,宋轻笑只觉得一阵头疼。

    毕竟若是宋清蓝负气离开或是拉着她出去吵一架,都会感觉好一些,也好过她坐在这里,无声的挑衅,简直刺眼的很。

    察觉到宋轻笑内心的不舒坦,傅槿宴不做声色的瞥了一眼,握着她的手微微的用力。

    “不必为了不值当的人生气,没有意义。”

    声音不大不小,刚好让病房中的人都能听清楚。

    “不值当”的宋清蓝气的鼻子都要歪了,画着精致眼妆的眼眸因为愤怒而扭曲,变得诡异又丑陋。

    宋轻笑却是心情颇好,语气欢快的“嗯”了一声:“你说得对,大家一天天的都挺忙的,若是事事都要介怀,那这日子也没法过了,还是守好自己的一片天地就好了,以免多生事端。”

    夫妻两个一唱一和的,配合得相当默契,直将一旁的宋清蓝气的火冒三丈。

    什么意思,两个人联起手在挤兑我吗?

    真当我是好欺负的!

    她“腾”的一下子站了起来,刚想要破口大骂,病房门却被人从外面打开,宋华年提着一袋子东西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蓝蓝,你站着干什么呢?”

    对于宋华年,宋清蓝还是有着本能上的敬畏,见他进来,连忙收起满身的锐气,化身为乖巧的懂事的女儿。

    “我是看您这么久都还没回来,想要出去迎一迎您,省的您拿的东西多,不方便。”

    宋华年不疑有他,微微一笑:“不用,我就是去买了一些生活用品,省的有个需要什么的会不方便。”

    他说着,转身看向同样站起来的两个人,上前拍了拍宋轻笑的肩膀:“笑笑,别担心了,你妈妈不会有事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的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抿了抿唇,将方才傅槿宴的话转述给他。

    宋华年一听,面露惊喜,明显的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那就好,那就好……”

    “叔叔,您也累了一天了,先回去休息休息吧。”宋轻笑一脸的关怀,“这里还有我呢。”

    宋华年却摆了摆手:“你们赶飞机过来,比我还要辛苦,更应该去好好休息休息,不用担心我,我也没什么事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还想要说些什么,一旁的傅槿宴却是拉住了她的手,淡声说:“叔叔说得对,你确实应该好好休息一下,否则被妈看到你憔悴的样子,她心里担忧,对病情没有好处,况且……”

    他眼中眸光一闪而过:“我想着你还是回去换一下衣服,换身朴素简单的,照顾妈的时候也方便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衣服,只是一件简单的裸色衣裙,很是朴素了,不明白他为什么这么说。

    一旁的宋华年看了看笑笑,又看了看宋清蓝,却是明白了他的意思,脸色一下子变得有些不好看,压抑着怒火说道:“蓝蓝,阿姨生病了,这几天你就先不要去公司了,在医院帮忙照顾着些吧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,让我照顾?”因为震惊,宋清蓝的声音一下子没有控制住,尖锐的刺耳。

    躺在病床上的苏梅皱了皱眉,神情变得不安。

    见状,宋轻笑也顾不得什么,低声呵斥:“姐,刚才就和你说了,这里是医院,保持安静是起码的礼仪。我妈还在休息,你说话的时候适当的注意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你——”

    宋清蓝愤然的想要将她的话驳回去,却被宋华年拦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笑笑说的没错,你今天是怎么了,情绪这么的不稳定,是不是没休息好?你也先回家去吧,休息好了再来。”

    一家之主发话了,饶是宋清蓝心中再有不甘,也不得不屈服。

    “那爸,我先回去了,晚些再来。”

    宋华年轻轻地“嗯”了一声,没有再说其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