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一十九章 笑笑,为我生个孩子吧

作品:《无限婚契,枕上总裁欢乐多

    她心里愤怒,头脑一热,话便不经大脑的吐了出来:“居然还敢嫌弃我!”

    话一说出口,在对上他有些诧异的似笑非笑的神情,宋轻笑才警觉自己说了什么,猛地一把捂住了嘴,懊恼的差点哭了出来。

    她特么刚才……一定是被鬼上身了!

    她还是个纯洁的孩子啊!

    傅槿宴显然没有料到她能说出这么豪迈的话语,挑着眉意味不明的看了看她。

    “虽然小,但是小也有小的趣味,我这个人性格还算是比较随和,一般的小瑕疵都可以忍受。”

    “那还真是委屈你了啊!”一个字一个字简直就像是从她牙缝中挤出来的一样,充满了愤慨与不甘。

    看着她炸毛的样子,傅槿宴的心情简直不能再好。

    喜欢的人就在自己眼前,还是赤诚相待的模式,还有什么比这更幸福的事吗?

    他杵在床上的手腕微微收力,整个人压在宋轻笑的身上,不顾她不满的“哇哇哇”的叫声,喑哑着嗓音说道:“笑笑,昨天答应我的事情,不要忘了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停止挣扎,皱着眉头仔细的回想着。

    昨晚两人哪里有时间说话。

    不对,有说过话,貌似是……

    “笑笑,为我生个孩子吧。”

    卧槽!

    宋轻笑的眼眸猛地瞪的滚圆,神情惊恐的望着他:“我什么时候答应你了?”

    “你没反对,我自然就认为你是同意了。”傅槿宴回答的理直气壮,脸皮极厚的笑了笑,“所以我们要努力啊。”

    “努力你个……毛线!”宋轻笑觉得自己简直是要疯了。

    生孩子这种事,她到现在还没想过。

    见状,傅槿宴原本带着浅薄的笑意的脸一下子沉了,声音也不复之前那般轻柔,带着一丝阴沉:“怎么,你不愿意?”

    本以为昨晚她的不抗拒,就是已经默许了两人之间的感情,现在看来,似乎是自己自作多情了。

    宋轻笑察觉到他情绪突然的转换,顿时明白是自己的话让他误会了,连忙解释:“你别生气,我不是那个意思。只是我们才在一起这么长时间,又是因为契约被连在一起,感情上还有些生疏,若是这么突然的就要了孩子,我还没有做好心理准备,所以你能不能给我一些时间,让我好好考虑一下?”

    见她并不是拒绝,而是因为太过突然,傅槿宴原本低至谷底的心又一下子活跃了起来,脸色也是“多云转晴”,恢复如常。

    “好,我不逼你,我会给你时间,等到你愿意彻底敞开心怀接纳我的那一刻。”

    他的体谅与关怀,融化了宋轻笑的心。

    她窝进他的怀里,依赖的蹭了蹭,像是一个寻求温暖的小猫咪。

    在这个阳光充足,明媚如春的清晨,两颗心正在一点一点的靠近,彼此之间相互吸引。

    宋轻笑彻底明白了自己对傅槿宴的感情后,再回想自己之前还想要撮合他和邱嘉茗的举动,就觉得一阵汗颜。

    当时的自己一定是脑子被驴踢了,才会生出这种想法!

    “痛定思痛”的宋轻笑想要维护两人之间的感情,自然也就不再提这件事情。

    难得的周末,两个人都不用工作,闲在家里好不惬意。

    宋轻笑坐在沙发上,怀里抱着一个绵软的抱枕,左手拿着零食,右手拿着饮料,神情狰狞而扭曲,像是中风了一样。

    傅槿宴走出来看到的就是她这副模样,下意识的抬头看了看电视,果不其然,里面又在播放着她平时最爱看的“都市青春偶像励志狗血言情玛丽苏剧”!

    他只有这个时候,才能发现,原来一个人的表情可以这么的丰富多彩!

    “啊啊啊,气死我了!男主角是不是傻,女二号明显的就是在骗他,怎么就看不出来呢!就这样的还商业精英,就不怕公司倒闭吗?”

    她愤然的吸了一口饮料,狠厉的模样让人不禁怀疑,她是不是要把杯子一起吃进去。

    对于她这种时不时抽风的状态,傅槿宴已经习以为常,没有任何惊讶的表现,只是淡声的问道:“快中午了,想吃什么,我去做。”

    “我想吃……”宋轻笑下意识的刚要回答,却在半路停住了。

    她抬起头望着他,神情巴巴的模样:“你要给我做饭吗?”

    “废话,不是一直都是我在做吗?”傅槿宴没好气的说,突然想到什么,神色不明的瞥着她,“说起来你去厨艺班也有一段时间了,不知道学得如何了。正好今天有空,让我看看你的手艺。”

    闻言,宋轻笑原本还笑意盈盈的脸顿时一垮,沮丧万分,“烹饪我才学了没两天,手艺实在是拿不出来。不如这样吧,你做主菜,我准备饭后甜点,如何?”

    虽然前几天她还很积极主动要做饭来着,不过那都是有目的的,她到现在其实对自己的厨艺还没啥信心。

    “不如何。”

    傅槿宴毫不留情的拒绝了她的提议:“本来让你去学做菜就是为了做给我吃,你若总是觉得自己做的不好,那岂不是白白浪费了时间和精力?没事,放心去做吧,无论做成什么样我都不嫌弃。”

    “总会比你一开始的作品要强得多吧。”

    最后一句话简直就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。

    暴击!双重暴击!

    麻蛋,她目前主攻的是甜品呢,烹饪课都才刚沾边好伐!

    宋轻笑瘪着嘴,梗着脖子,不情不愿的站了起来,走了两步,不死心的说道:“事先说好,无论做成什么样你都不许嘲笑我,也不许嫌弃我。”

    “可以。”傅槿宴答应的十分的爽快。

    她认命的走进厨房,系上那条碎花围裙,心中一阵感慨。

    “想我好歹也是一个设计师,握笔可以指点江山,却要屈尊于这小小的一片天地,简直是屈才,是埋没!”

    傅槿宴走到厨房,就听到她的碎碎念,感到好气又好笑。

    “我也做过菜,我这手还是签着上亿合同的手,我还没觉得屈才,你到开始了碎碎念。”

    “那能一样嘛,我这是……哎哟!”

    一声惨呼猛然响起,宋轻笑手中的菜刀被一下子丢开,捂着手指,眼泪一下子就流了下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