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一十八章 苦尽甘来

作品:《无限婚契,枕上总裁欢乐多

    不待她说话,傅槿宴的薄唇欺上,在宋轻笑的唇上肆意蹂,霸气地将她的话全部堵了回去,除了娇人的轻呼,他再也不想听见其他任何的抗拒。

    宋轻笑被紧紧地搂在怀里,霸道又不失柔情的亲让她的思维一点一点的飘散,整个人像是掉进了云朵里,浑身软成一团,根本没有力气。

    “笑笑,为我生个孩子吧。”

    是谁,在耳边低喃,声音低哑,像是低沉的大提琴,满满的蛊惑力。

    宋轻笑微微睁开迷茫的双眼,双眼似是无法聚焦,却又只印满了一个人的影像。

    傅槿宴!

    眼中是他,她心中……也有着他。

    那句话,像是化为了一根隐形的绳索,丝丝绕绕的将她缠绕,再也解不开。

    就这样吧,就这样放纵一次吧,总也要任性一回。

    宋轻笑手臂轻抬,环上他的脖颈,将自己向前送了送,似是无声的邀请。

    傅槿宴自然是察觉到她的变化,望着她微眯着眼,脸上有浅浅的红晕在一点点的蔓延开来,心中的悸动越来越激荡。

    他手下微微用力,直接将她拦腰抱起,大跨步的走向卧室的方向。

    傅槿宴将软软的小女人放躺在床,近乎贪婪的眼神自上而下来回的扫视,心中有着淡淡的欢喜。

    为的是她的不再拒绝,也为的是自己的“苦尽甘来”——再忍下去,还不如直接出家!

    傅槿宴抿了抿唇,欺身而上,将她置于自己的一小方天地之间,再也融不进其他。

    衣服一件一件的被毫不留情的丢在地上,零落不堪。

    渐渐地,有低低的声音响起,似是娇嗔的耳语,又是撒娇的低喃,绵软的传出来,连夜色都被熏染上了些许的粉红。

    夜,还长。

    再次光溜溜的在傅槿宴的怀中醒来,宋轻笑表示——一大早就这么刺眼,特么的有些hld不住啊!

    眼前的这胸肌,腹肌,肱二头肌……简直就是在引她犯罪有木有!

    宋轻笑小心翼翼的抬起头,发现傅槿宴还在沉睡,没有丝毫转醒的样子。

    他的双眼紧闭,长长的睫毛仿佛是小扇子一般,在眼睑处留下淡淡的阴影。

    视线往下,是挺翘的鼻梁,紧抿着薄唇。

    宋轻笑尤还记得,这菲薄的嘴唇,是如何的亲自己,在自己的身上蔓延……

    她想到夜间某些限制级的画面,只觉得“哄”的一声,脸上像是有火在烤一般,散发着熊熊的热量。

    “不能想了不能想了,”宋轻笑连忙将眼神移开,避免自己激动得喷出鼻血来,“色即是空,空即是色……”

    低垂着头的她没有发现,原本正在沉睡的某人,嘴角微不可查的弯起一抹浅浅的弧度。

    宋轻笑嘀嘀咕咕半天,做好自我建设之后,轻舒了一口气,刚要冷静,眼睛一瞥,神情一愣,心中两个大字直接砸了过来——卧槽!

    她刚才一低头,好巧不巧的贴在了他的胸肌上,这雄厚的触感,与自己的绵软果然不一样。

    心里像是有个小爪子在挠一般,痒痒的,忍不住。

    想了想,宋轻笑还是没忍住,伸出了“禄山之爪”,直接摸上了!

    傅槿宴的眉头轻轻的皱了皱,心中一万匹草泥马呼啸而过。

    什么情况?他被他老婆袭胸了?

    现在该怎么办,喊非礼还是喊流氓?在线等挺急的。

    突然,他的眉角不由自主的抽了抽,那个女人,居然,居然还掐了掐!

    卧槽槽槽槽!真是“是可以忍叔不可以忍;叔可以忍,婶都不可以忍”!

    宋轻笑浑然不觉自己的行为有什么不妥的地方,还在研究着他的胸,又掐又抓,研究的十分的透彻,嘴里还不停的嘀咕:“我靠!过分了啊,居然真的比我的大!一个大老爷们儿长那么大的胸,瞧不起谁呢!”

    “自然是瞧不起你。”

    一个冷冷的声音在头顶响起,像是一记重锤狠狠地砸在她的头上,直接将她砸的眼冒金星。

    宋轻笑浑身一僵,慢动作回放般的抬起头,果不其然的撞进一双深邃的眼眸中,似是汪洋大海一般,一望无边际。

    “你,你什么时候醒的?”她声音发颤,腿肚子发软。

    妈呀,吃豆腐被抓包了肿么办!

    傅槿宴面无表情,淡淡的说:“也没醒来多久……”

    宋轻笑眼中闪过一抹喜色,还好还好。

    “……就比你早了一些。”

    还……尼玛!

    她刚松了一口气,还没咽下去,又噎在了嗓子眼里,堵得她差点翻白眼儿。

    未免自己倒霉,宋轻笑决定先发制人。

    她美目一瞪,眉头一皱,粉红的小脸摆上严肃的表情:“你早就醒来了为什么还要装睡,是不是故意的耍我?太过分了吧,还能不能好好做朋友了!”

    “谁想跟你做朋友。”傅槿宴冷不丁的回了一句,将她的话堵了个严严实实。

    对上宋轻笑诧异的眼眸,他微微一笑,搂着她的腰,凑到她的耳边轻声低语:“我只想跟你做……lve。”

    卧槽卧槽卧槽,这个臭不要脸的,他都说了什么,白日宣银,简直是毫无廉耻!

    宋轻笑整个人在风中凌乱,飘飘荡荡不知归于何处。

    特么的开车开得猝不及防,她这小心脏真是承受不住啊。

    “槿宴,你不能这样。”宋轻笑板着脸,严肃的像是学校里的教导主任,就差一根小教鞭嚯嚯挥舞了,“我还小,这个也不是开向幼儿园的车。停车,我要下车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傅槿宴太阳穴欢快的跳了跳,难得的爆粗口,“下个屁!门都被我焊死了,你就老实的在上面呆着吧!”

    “你真的是太无耻了,居然这么对待祖国的花朵,”宋轻笑眼眸含着两泡眼泪,看起来楚楚可怜,“而且你刚才居然还说瞧不起我,简直就是来自灵魂深处的打击!”

    “祖国的花朵?”

    傅槿宴轻哼一声,突然掀开被子,顺便一个翻身将她压在身下,借机上上下下仔仔细细的打量了一番,尤其在某个“突出”的地方多停留了一会。

    “身形看着像是营养过度,这里……”指了指她某地,“却像是发育不良。你这朵花营养可真是成问题啊!”

    “噗”的一声,宋轻笑只觉得一根箭射进了自己的膝盖,痛的她几欲吐血。

    麻蛋!骂人不揭短,丫的太过分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