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一十七章 结婚了

作品:《无限婚契,枕上总裁欢乐多

    所以下面的留言大多都是一些表示遗憾和祝福的话。

    “哎,安小天王都结婚了,我的对象呢?是不是还在娘家上小学?”

    “天呐,我的偶像居然不声不响的结婚了,简直是个晴天霹雳,别拦我,我要去上吊。”

    “祝福安小天王,羡慕那个女导演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娱乐圈能有真情?别开玩笑了,等着不久后你们再度领证的消息。”

    “别是一条假新闻蹭热度的吧?”

    “楼上,视频都出来了,能做得假吗?而且安小天王的微博上连结婚证都晒出来了,不信自己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听说他们这么快就领证是因为女方怀孕了,拿腹中的孩子逼安小天王,哼哼,女人果然和奸诈。”

    “这傻叉是被女人迫害出毛病来了吧!女人怀孕还不都是你们男人只图自己一时爽快,不顾后果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网上各种言论都有,简直是五花八门,热闹得很。

    宋轻笑跑到安德烈的微博下去转了一圈,最新的一条微博上果然晒结婚证了,两人还有一张合照,看上去男的俊女的漂亮,简直就是标准的金童玉女。

    “卧槽,姗姗这丫的真有勇气,居然不声不响的就领证结婚了。不过安德烈也不差,冒着这么大的风险也要娶姗姗,看来果然是爱惨她了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边看手机,边自言自语,嘴角却露出一个笑容。

    毕竟,能看到姗姗幸福,她也很开心。

    “在看什么呢?这么专心?”一道声音突然响起。

    宋轻笑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,这人属猫的吗,走路都不发出声音,吓屎她了好不好!

    “拜托,下次好歹发出点声音好吗?这样我会被你下出心脏病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发出声音?”傅槿宴挑挑眉头,蹲在她面前,往前一凑就将宋轻笑手上的薯片含在嘴里。

    “我靠,你竟然偷吃我薯片!”宋轻笑像个护崽的老母鸡一样。

    傅槿宴嘴里含着薯片,薯片一半还露在外面,他诱惑的说道:“想要就来抢!”

    宋轻笑偏过头去不理他,她才没那么傻,才不会上当咧!

    去他嘴里抢吃的,不是又把自己送上门的节奏吗。

    她想起那天晚上接二连三的吻,觉得嘴唇到现在都还有点痛,麻蛋,这个男人绝对是个禽兽,吃人不吐骨头的那种,给他一点机会,就翻不了身了。

    “欧珊珊和安德烈结婚了?”傅槿宴眼尖的瞥到新闻,虽是疑问的语气,但其实没有什么波澜。

    其实他想过他们会结婚,毕竟欧珊珊怀孕了,这事再瞒下去就露馅了,还不如早点结婚,然后大大方方的怀孕生子,这样也少让人诟病,看来,安德烈果然是个行动派的。

    他很欣赏这种男人,敢作敢当。

    “对呀,说起这个,还有一份你的功劳呢,要不是你给我建议,并带我去见安德烈,他们两人现在还不知道是什么样子呢。”

    说起这个,宋轻笑就满心感动,傅槿宴真的为她做了很多,也这么为她的闺蜜考虑。

    她知道,说到底,都是因为她。

    “真的谢谢你,槿宴。”

    傅槿宴摸摸她的脸蛋,坏心眼的说道:“笑笑,你真想谢我,就拿出实际行动。我要什么,你知道的,自己看着办吧!”

    宋轻笑脸红了一瞬,看着自己手里的薯片,突然计上心来,她故作难为情的说:“那、那你先闭上眼睛。”

    傅槿宴低沉的一笑,然后听话的闭上了眼睛,期待她送上门来。

    宋轻笑拈起一块薯片,一下子塞到他嘴里,无辜的眨巴着眼,“槿宴,你要什么我当然知道啦,你要的不就是我的薯片么,没关系,这次不用你动手抢了,我大大方方的喂你吃。哈哈哈哈,好好享受我体贴的服务吧。”

    傅槿宴无奈的嚼着嘴里的东西,认命的享受起来。

    这个古灵精怪的小丫头。

    宋轻笑看着他无奈却又认命的模样,心里笑开了花,连脸上都显现出了笑意,狡黠的像个偷吃的小猫咪。

    瞥见她得意的神情,傅槿宴冷眸微眯,有一道暗光自眼中闪过。

    危险临近而不自知,宋轻笑心情颇好的继续吃着手中的薯片,“咔嚓咔嚓”,如同狂风过境,一扫而空。

    “嗝~”

    她掩着唇打了一个秀气的嗝,脸色微红,有些不好意思。

    “吃光了?”

    某人点了点头:“嗯哼。”

    傅槿宴也点了点头:“很好。”

    他抽出一张湿巾,将她的小白爪子握在手里,一根手指一根手指的擦干净,细心严谨的模样像是在擦拭一件稀世珍品。

    宋轻笑被他突然贴心的举动弄得有些懵,僵在沙发上,一动也不敢动。

    妈呀,心里突然有些惶恐怎么办?

    傅槿宴将最后一点薯片的残渣擦干净,才满意的停下了手,将脏了的湿巾丢进垃圾桶,然后——

    宋轻笑瞪大了眼睛,望着突然逼至眼前的俊颜,心中忐忑不安。

    卧槽!这是什么,“沙发咚”吗?

    老娘这个少女心啊,要炸了啊!

    “你要要要干什么?”

    傅槿宴轻笑一声,调侃道:“什么时候开始学饶舌了?”

    宋轻笑被如此明目张胆地取笑,她这暴脾气怎么能忍,瞪着眼睛就要反击,却被他接下来的话吓得动都不敢动。

    “刚才你说,准备报答我,所以薯片送给我吃,但是貌似我只吃到了一片,剩下的……”

    他眼睛瞄了瞄脚边的垃圾桶,红色的包装袋异常显眼。

    “你这道谢未免显得太不够诚意了,我很不高兴,想要补偿。”

    补偿……

    对于宋轻笑来说,这两个字的威慑力不亚于原子弹,炸的她魂飞魄散,心惊胆战。

    “这个,这个,我还以为你不想、不想吃了,所以,所以……”她拼了命的解释,只是为了逃过一劫。

    毕竟傅槿宴这厮的眼神太过危险,透露的信息已经明确到难以忽视。

    “我没说,不代表我不要,既然你要表示感谢,就要表现的彻底一点,不然岂不是显得太过敷衍?你说是不是,我亲爱的夫人?”

    他一字一句,将她逼至死角。

    宋轻笑退无可退,缩在他的怀抱之下,像一只瑟缩的小动物。

    对于她的胆颤,傅槿宴选择视而不见,面带微笑,声音也轻柔得如同情人间的耳语:“我知道你向来都是不愿意欠着别人的,这次也是一样,所以,我帮你想了另一个方式进行感谢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……呜呜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