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一十五章 我才没有随便咬人

作品:《无限婚契,枕上总裁欢乐多

    但傅槿宴是何许人也,一眼就将她看穿了。

    宋轻笑在说这些话时,一张小脸微红,眼神不敢看向他,手指也不自觉攥起,分明就是心虚的表现,那就是说,她是特意来接他下班的。

    知道这个事实后,傅槿宴更开心了,这种被人关心的感觉真好。

    他笑盈盈的看着她,却不拆穿,“那今天还真是幸运呢,走吧,夫人,我们先去超市买点菜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稳稳的发动了车子,门熟路熟的在市内穿梭着。

    刚好逢着下班,主干道上比较堵,在等红绿灯间隙,宋轻笑将车上的广播声调低了,然后问出了自己比较关心的事。

    “槿宴,今天你说帮我搞定的那个,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傅槿宴刚刚还在想,看这丫头能忍到什么时候,没想到这就开口了,他神秘一笑,“回去再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嘴角抽抽:“……”

    傅大总裁,你幼稚不幼稚!

    她忍着心里猫爪似的痒痒,买菜、回家。

    “到家了,槿宴!”她眼巴巴的看着他,像个可怜的小奶猫。

    傅槿宴心软了一瞬,想起自己的目的,又忍住了,他面无表情的说了一声,“先做饭吧,有点饿了。”

    于是宋轻笑立马风一样跑到厨房,开始殷勤的洗菜、择菜。

    那动作,端的是顺溜无比,看得傅槿宴一阵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最后,宋轻笑表示要亲自上阵做饭,然而却被傅槿宴阻止了,“笑笑,你今天辛苦了,还是好好休息下,让我来吧。”

    开玩笑,她多次火烧厨房,多次把菜做糊,他现在哪里还敢让她来,还是自己辛苦下,至少不用吃黑暗料理。

    宋轻笑浑然不知,她做的菜已经被贴上了黑暗料理的标签,还在傻乎乎的坚持,“不辛苦不辛苦,我爱做饭,做饭使我快乐。”

    傅槿宴:“……”

    你倒是快乐了,吃饭就使他痛苦了!

    最后,他温柔又坚决的将她推出了厨房,然后还不忘把门关上。

    宋轻笑蒙圈的看着他的动作,这个男人是在防贼吗?为毛她总有一种被森森嫌弃的赶脚?

    算了,看来做饭也使他快乐了,不然一个有钱又帅的大男人,天天围着厨房转不对劲呀。

    他们果然有好多共同的兴趣爱好。

    傅槿宴要是知道了她这一番yy,白眼都会翻到天上去。

    宋轻笑没做成饭,有辣么点小遗憾,饭后非常积极的去刷碗了。

    她擦干净手,解下围裙,看见傅槿宴不在客厅,书房的灯亮着,于是她就哒哒哒的进了房,拖过一张椅子,一屁股坐上去,就眼巴巴的看着某个正在编辑邮件的男人。

    傅槿宴头也没回,盯着电脑屏幕,手在键盘上迅速敲击着,十指如飞,动作利落又潇洒。

    某人看着看着心神就被诱惑了,这男人,认真工作的时候简直是帅得没天理了。

    “你在看什么?”

    “看美人呀。”宋轻笑想也不想的就回答。

    邮件写好,傅槿宴淡定的点了发送,回过头,看着宋轻笑明亮的大眼睛里有一丝失神,眼神一下子变得深邃。

    他将头靠近,鼻尖几乎快要贴着她的鼻尖了,薄唇轻启,“夫人这样看着我,我会误以为你是在邀请我。”

    “咳咳。”宋轻笑往后靠了靠,不自然的将手放在嘴边咳嗽几声,来掩饰她的尴尬。

    太丢脸了,他们都在一起这么久了,该做的不该做的都做过了,她竟然还会被他的美色所诱惑。

    她对自己的行径表示强烈的谴责,并责令自己改正错误!

    “那个姗姗的事,这下可以给我说了吧?”

    傅槿宴挑挑眉头,不置可否,他坐直了身体,嘴角含着一抹轻笑,指了指自己的左脸。

    宋轻笑立刻就明白他的意思了,这个男人,要是不趁机占点她的便宜,那就是怪事了,哼!

    不过形势比人强,她不得不曲下她高贵的膝盖,在他脸上送上一个红唇。

    傅槿宴嘴角的笑容大了点,又指了指自己的右脸。

    宋轻笑无语,这个男人太得寸进尺了,她暗暗磨了磨牙,还是凑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这下好了吧?”

    傅槿宴不说话,又指了指自己的嘴唇,这次连眼睛都带上了一抹笑意。

    卧槽卧槽卧槽!

    宋轻笑气得想骂脏话,还有没有一点节操了,这没完没了啊!

    她低声吐出四个字,双眼喷发着小火苗,“最、后、一、次!”

    她见傅槿宴点点头,又牺牲自己的美色,颇有一种舍生取义杀身成仁的气势。

    然而这次,她没有之前那么温柔听话,在即将碰到那形状好看的唇时,她啊呜一口咬了上去,眼角眉梢都透着一抹小狡黠。

    傅槿宴一个吃痛,眉头皱了皱,立刻反击,按住她的脑袋,连本带利的讨要了回来。

    他狠狠吃了个够本,这才用额头抵着她的额头,在她悲愤的眼神中,好笑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笑笑,下次记得了,随便咬人是要付出代价的!”

    宋轻笑表示不服,“我才没有随便咬人,我一点都不随便!”

    傅槿宴被她强大的逻辑震慑得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,最后,他不再逗她了,小猫偶尔逗逗就好,要是炸毛了就要亮爪子挠人了。

    于是,他将下午发生的事一五一十给宋轻笑说了,并表示,如果中途不出意外的话,她很快就能见到安德烈了。

    宋轻笑虽然从傅槿宴的言行中琢磨出了那么几分味道,知道他可能已经搞定了,但此刻亲耳听到他说出口,她悬着的心这才落下来。

    “老公你真给力!”

    她不假思索的脱口而出。

    傅槿宴才平息下来的心又被她逗得痒痒的,自然又逮住某人好一顿欺负了。

    很快就到了傅槿宴与大邱约定好的时间了,这天,傅槿宴带上宋轻笑一起去,刚走到门口,大邱不知道就从哪个地方跳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又是你!”

    宋轻笑这次有人撑腰,才不怕他,骄傲的仰着小脑袋,“是我又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你这个女人,怎么还不死心,非得要保安把你丢出去才甘心是吗?”大邱面色不善的威胁道。

    “哦?你一个小小的助理,竟然有胆子动我的夫人?”傅槿宴往前跨一步,语气淡淡的说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