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一十四章 你是来接为夫下班的吗

作品:《无限婚契,枕上总裁欢乐多

    一听这个,宋轻笑更炸毛了,她愤愤不平的吐槽,“岂止是不顺,简直就是各种坑啊麻蛋,我被安德烈的助理,一个叫大邱的男人拦在了门外,说什么都不让我进去,劳资硬闯也没成功。他怀疑我是那些来路不明目标不明的女人,哼,说得我好像对他家那个宝贝安小天王有企图似的,这人简直了。”

    “槿宴,你说我该怎么办呀?你给支个招呗。”

    傅槿宴突然出声问道:“你现在在哪里?”

    宋轻笑有点没跟上节奏,“啊?我在这座大厦的地下车库里,在我的车上。”

    “唔,先这样吧,笑笑,你先过去照顾欧珊珊,不用在那边逗留了,剩下的事我来为你想办法,一定让你见到安德烈。”傅槿宴轻声安慰。

    宋轻笑眼睛一亮,心情一下子就愉悦了,她极度相信、信赖傅槿宴的实力。

    他说了有办法,就一定有办法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,似乎强大得永远不倒,永远屹立在她身后,给她无限的安全感。

    “ua,还是槿宴最好了,爱你么么哒。”

    一开心脑子就跟不上嘴巴的某人开始日常犯傻,平时对闺蜜说的话一顺嘴就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呵呵,先别着急,笑笑,等见到了安德烈,我再向你索取报酬。”傅槿宴心情很好的逗她。

    不过也不是逗,他是真的会向宋轻笑索取某些报酬的。

    宋轻笑心满意足的挂了电话,哼着歌,系上安全带,一踩油门就出发了。

    这边,傅槿宴坐在宽大的椅子上想了一会,然后吩咐陈盛将傅氏所有的项目计划资料都拿过来。

    说是所有的项目,其实也不过几张纸,都写的很粗略。

    陈盛不解的问道:“傅总,您要准备开启新项目了吗?”

    “嗯,有这个打算。”傅槿宴边翻边说,然后又交代陈盛,“你去给我查查安德烈工作室的情况,以及联系人的情况。”

    “安德烈?”陈盛一头雾水,他挠挠后脑勺,想了想还是问道,“我没理解错的话,您说的是那个最近很红的混血明星,人气小天王安德烈?”

    傅槿宴突然抬起头看着他,右手大拇指竖起,似笑非笑的夸赞,“很不错嘛,这么快就反应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陈盛:“……”

    为毛他总觉得这不是好话?

    难道真的是自己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?

    “我马上去查。”他怀着满腔疑惑出去了,傅氏的业务一向不太涉及娱乐圈的,这次是怎么想起让他查安德烈了?

    难道真要跟他们合作?

    哇咔咔,听说娱乐圈美女如云,他是不是可大饱眼福了?

    宋轻笑这个老司机开着车来到欧珊珊家,欧珊珊还挺尸一样在床上躺着,但精神比昨天好了很多。

    她担忧的问道:“姗姗,你吃饭了没有?”

    欧珊珊隔着被子,轻轻拍了拍自己的腹部,“哈,敢不吃吗!我饿着谁也不会饿着肚皮里这个小东西,可怜的我的减肥大计就要就此搁浅了。”

    “安啦,放心,我只是喝醉了,又不是什么大事,还生活不能自理了吗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这才放下心来,不过又立马板起脸。

    “还好意思说!你明知道你是个孕妇,竟然还敢跑酒吧这种地方去喝酒,还喝得醉醺醺的,你不为自己着想,也要为肚子里的孩子着想啊。”

    “嗯哼!”欧珊珊双手合十,一副拜托的表情,“我下次再也不敢了,求放过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皱皱小鼻子,“以后我会对你‘严加看管’的!免得你虐待我干儿子。”

    欧珊珊不可思议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“嗷!还有没有人生自由了。傅槿宴,你还不快来管管你老婆,她欺负人!”

    “哇咔咔,哭吧哭吧,以后哭的时候还多着呢。”宋轻笑双手叉腰,像恶魔一样奸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两个幼稚女人突然心有灵犀的看了对方一眼,随即笑得不可自拔。

    当然,宋轻笑没有告诉欧珊珊她去找安德烈的事,至少也得等到见到人了,他那边有个交代了,才好给她说。

    “放心吧笑笑,我还犯不着为一个男人寻死觅活。我欧珊珊是谁呀,即使怀着孕,屁股后面也有一大帮子优秀的男人追。”

    欧珊珊的语气很平静,甚至还很骄傲,但宋轻笑却听出了淡淡的痛,强压的痛。

    是啊,姗姗,你很骄傲很独立,但你始终是一个女人,你始终付出了真感情,哪能真的这么快说忘就忘。

    那就不是人,是机器人了。

    想想她和傅槿宴,只是一次小小的冷战,就让她情绪失控得都不像自己了,甚至还很没出息的逃回娘家,虽然她一度不想承认自己是逃回去的,但真的很难瞒过自己的心。

    宋轻笑握着她的手,轻而有力的说道:“放心吧,姗姗,一切都会好起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嗯,谢谢你,笑笑。”欧珊珊朝她温暖的一笑,柔软动人。

    傅槿宴得到陈盛拿过来的资料后,分析了许久,又重点研究了下大邱这个人,这才打电话联系他。

    两人在电话中谈了好一会,大邱很主动的为安德烈接下来工作,并与傅槿宴约好面议的时间,此事十分顺利,毕竟,傅氏给出了相当大的条件。

    他大概不知道,宋轻笑就是傅槿宴的妻子,不然脸色想必一定很好看。

    傅槿宴下班的时候,刚出公司大门,就看见门口停着一辆熟悉的车,再仔细一看,宋轻笑就老神在在的坐在车上,他心里暗喜,快步走过去。

    跟在他身后的傅氏员工也看见了这一幕,有好事者急忙拍下,传到公司员工群,对此他们已经淡定得很了,作为傅氏的员工,隔三差五被喂狗粮简直就是常事。

    他们已经从之前的各种羡慕嫉妒心塞,慢慢转化为如今的淡定了,锻炼出了强大的心里承受力。

    傅槿宴拉开车门,坐到副驾驶上,眉眼温柔的看着她,“夫人,你是来接为夫下班的吗?”

    这声音又磁又苏,宋轻笑忍不住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,心里也像有一道电流流过。

    她强压住这种异样的感觉,装作淡定的说:“刚好从姗姗那里过来,发现快要下班了,就顺便等下你。”

    其实她哪里是顺路,分明是绕了好远的路才“顺”过来的!

    而且,也不是刚好快要下班,是她已经等了大概快一个小时了。

    不过这些,她自然不会跟傅槿宴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