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一十三章 这种剧情早就过时了好吗

作品:《无限婚契,枕上总裁欢乐多

    “信信信!”宋轻笑立马举白旗投降,开玩笑,现在敌强他弱,敢老虎头上拔毛的话真要有被吃的觉悟。

    “这才乖,不睡好明天怎么去找安德烈谈?放心,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就行,别忘了你背后还有一个靠山。”傅槿宴摸摸她毛茸茸的脑袋。

    这句话像一颗定心丸,宋轻笑瞬间就淡定了,也不想太多了,就是,她背后有这么大一座靠山,怕啥,她可是有男人的人!

    她打了个哈欠,在傅槿宴怀里像小猪似的拱了拱,然后咕哝了一句就睡着了。

    傅槿宴听到均匀的呼吸声,低下头就看见一张安睡的小脸,白皙的,肉嘟嘟的,好笑的轻骂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你个小没良心的,把我闹腾醒了,这下你自己睡得倒香。”

    第二天,宋轻笑事先问好了安德烈上班的地方,就气势大开的杀了过去。

    然而,老祖宗有句话叫:出师未捷身先死,宋轻笑很不幸的成了这句话的验证者。

    她走到门口的时候,被一个男人挡住了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看上去三十出头,高高瘦瘦的,带着眼镜,一副很严肃的样子,尤其是那双眼睛,时不时微眯一下,总觉得自己像被一条眼镜蛇盯上了,让人看了很不舒服。

    她并不认识他,但这人看上去一副很不好相与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这位小姐,请问你找谁?这里是安小天王的工作室,外人是不能乱闯的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一愣,虽然他的口气听上去很平常,但她听出了一种盛气凌人的不屑感。

    那人见宋轻笑不说话,眉头皱了皱,不耐烦的又问了一句,“你是粉丝吗?”

    “不,我不是安德烈的粉丝。”宋轻笑摇摇头,娱乐界的明星她很少被圈粉,充其量只是欣赏欣赏,还达不到那种为之尖叫的程度。

    况且成为安德烈的粉丝,又想想她和欧珊珊的关系,怎么想怎么觉得不对味。

    “那就抱歉了,恕我不能让你进去。”那人寸步不让,眼中更是鄙视了。竟然直接称呼安德烈的名字,这个女人是想彰显自己的特殊吗?

    “可是找安德烈真的有事,能不能麻烦你给他说一下,就说我姓宋。”宋轻笑有点着急,这赶人都不问缘由的吗?

    “呵呵,小姐,每年,哦不,每个月来这里说找安小天王的女人,没有一百也有八十,如果每个人都见见,那安小天王还要不要做事了?不管你姓宋,还是姓李,都请按照规矩来。我是他的助理大邱,你有什么公事,请通过对公方式联系我们,我们会在最快的时间回复。”

    大邱一张长脸更加严肃了,说话的口气也越来越不耐烦了。

    他一天可没有这么多时间浪费在这些无聊的事上面,简直耽误他挣钱。

    这些女人,从外表看一个个都正经得不行,然而一见到安德烈就成了花痴扑上去,拦都拦不住,他不好好看着点,把好关,怎么显得这个助理称职呢。

    宋轻笑哪里知道,自己还没见到安德烈人,就被贴上了各种标签,她要是知道大邱心里的想法,估计会呕出一升老血,然后骂一句狗眼看人低吧。

    可是就这样让她回去了,她很不甘心,人都没见到一面,发消息也没回,一想到姗姗昨晚的样子,她就不爽,干脆把自己的目的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我来只是想问问,安德烈他是什么意思?凭什么欺负我闺蜜,抛弃她?”

    大邱轻嗤一声,毫不客气的笑了,“小姐,这种剧情早就过时了好吗?每个月都有女人跟你一样上门质问,不是为自己,就是为闺蜜,你们说着同样的台词,编着同样的剧情,我说能不能有点新意?”

    顿了顿,他继续说:“接下来你是不是还要说,你闺蜜怀孕了,孩子是安小天王的?让他出来负责?”

    宋轻笑瞪大了眼,卧槽,麻蛋这个助理不去写小说简直白瞎了人才,这么熟悉言情剧的狗血套路。

    but,她这个才不是套路,而是事实,但看大邱这油盐不进的样子,今天靠嘴皮子说怕是难进去了。

    不如诉诸武力不管不顾的闯进去?

    反正只要见到安德烈就好了,他认识她。

    好,就这么办,宋轻笑从没做过这种事,还有点紧张。

    你可以的,加油!

    她露出一副失望的表情,撇撇嘴,边转身边说道:“哎,太失望了,既然见不到安德烈,那好吧,我这就回去。”

    大邱不屑的挑起右嘴角,果然是这样,这些女人为了见安德烈,什么手段都使得出,简直不要脸到了极点,一点节操都没有。

    安德烈又岂是这些女人想见就能见到的!

    宋轻笑往前走了几步,仔细听着身后的动静,在大邱即将关门的那一刻,一下子迅速回转过身,不管不顾的往里面冲,边冲边喊,“安德烈你在哪里?你给我出来,呜呜呜呜,放开偶。”

    她眼看着都已经冲进去了,却被大邱眼疾手快的捂住嘴,一把拖了出来。

    大邱差点就着了她的道,发狠的盯着她,口气极度不善,“这位小姐,我再奉劝你一句,若是你敢硬闯的话,我就立刻报警,到时候看谁讨不了好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被他一扔,脚下差点没站稳,还好她眼疾手快的扶住了墙壁,站起身,狠狠的瞪了大邱一眼,什么话都没说,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麻蛋,这个男人简直太难缠了,一看就是那种撒泼撒娇都没用的男人,女人在他面前估计就是一摆设。

    呜呜呜,她怎么这么倒霉,会遇到这种人!

    老天一定是嫌她过得太顺了,这才隔三差五的给她安排点事,丰富下人生,nnd。

    宋轻笑垂头丧气的坐进了车里,没有发动车子,而是先给傅槿宴打了个电话,这种时候,她能想到的也只有他了。

    他昨晚不是说过么,还有他这个靠山在。

    似乎每次山穷水尽的时候,她脑海里浮现出的第一个永远都是傅槿宴。

    “笑笑,怎么样了?”电话那头,傅槿宴低沉性感的声音传来。

    宋轻笑一听这声音,气急败坏的心情好了那么一丢丢,她垮着一张脸,无奈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靠山,哦不,槿宴,这下恐怕是真要你出马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顺利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