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一十二章 我的孩子,只能由你来生

作品:《无限婚契,枕上总裁欢乐多

    等彻底接受这个消息后,宋轻笑才觉得,事情的发展像是来了个大转折,怀孕后不该是二人甜甜蜜蜜的筹备结婚的事吗?

    “可是,怀孕了不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吗?你们怎么会分手?难道是安德烈那个负心汉不要你们了?”

    欧珊珊这会已经平静不少了,她摇摇头,“不是这样的,我知道自己怀孕后,很高兴的给他发消息,告诉他这件事,但他始终没有什么表示,淡得像是陌生人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的爱情,你觉得我还能再要吗?哪怕是一个人独自抚养孩子长大,也不要他有个如此薄情寡义的爸爸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终于知道事情的始末,但仍旧有些疑惑,不过也没在这个时候问出口,还是回家后有机会问问傅槿宴吧,毕竟人和人的观点不同,尤其是男人和女人,思维方式天差地别。

    宋轻笑见欧珊珊今天喝了不少酒,又吐了,这会怀着孕,于是自告奋勇的去给她做了一些粥,这种时候,喝粥最易消化不伤身。

    她把欧珊珊彻底安顿好,见她精神比之前好了很多,这才反复交代有不舒服的地方立刻打她电话,然后才打车回家。

    宋轻笑怀着复杂的心情踏进家门时,傅槿宴像是心有灵犀似的,也从房间里出来。

    他接过她的包包,将她拉到沙发上坐下,“笑笑,累不累?”

    宋轻笑摇摇头,突然就笑了。

    “你笑什么?”傅槿宴不解的看着她傻笑。

    “额……我只是觉得这场面有点像老公在外辛苦工作回家,小媳妇在家里巴巴的等着,然后各种伺候。”

    傅槿宴嘴角抽了抽,一张好看的俊脸稍微有点变形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,形容他是小媳妇?是不是活得不耐烦了?

    他这么玉树临风高大英俊,怎么可能和娇滴滴的小媳妇联系起来!

    “你再说一次?”

    以前被他欺负的事情又浮现出脑海,宋轻笑装作怕怕的往后缩了缩,然后红唇轻启,“我、我……饿了……”

    肚子像是为了配合她的节奏,蓦地欢快的唱起了空城计。

    傅槿宴愣了愣,突然爆发出惊天大笑,弯弯的嘴角弯弯的眼睛显得心情极好。

    宋轻笑恨不能将自己埋在沙发里,捏了捏不争气的肚子:太尴尬了,你丫的一定是故意的!

    “有什么好笑的,我马不停蹄的忙活了一下午加一个晚上,连水都没来得及喝一口。”

    她又挺起胸膛,正气凛然的看着某人,然而不停唱歌的肚子泄漏了她的气势。

    傅槿宴笑够了,这才起身去厨房为她煮了一碗面,白白细细的面条上面铺着一个煎得金黄的鸡蛋,汤里漂浮着翠绿的葱花和青菜叶子,看上去引人食指大动。

    宋轻笑不客气的吃了个精光,连汤都喝完了,还不忘朝某人竖起大拇指,表达自己的崇拜之情。

    能把简单的面食做得这么有味道,果真不负家庭煮夫这个光荣的称号。

    她吃完饭,这才有力气将今天发生的事给傅槿宴说。

    “哦?她怀孕了?”

    傅槿宴也有点吃惊,毕竟怎么也无法把怀孕这事和欧珊珊的性格形象联系在一起,尤其是孩子还是安德烈的。

    宋轻笑脸色复杂的点点头,“是呀,安德烈突然变得冷淡无比,姗姗觉得他不爱自己,所以一气之下分手了。”

    其实具体的细节她并不清楚,所以怎么也不知道安德烈为什么会这样,毕竟前不久的拍卖会上,他还一掷千金为姗姗拍下项链,所有人都能感觉到他对姗姗的爱意,又怎么会这么快就变了?

    不合逻辑啊不合逻辑!

    “槿宴,你说我该怎么做?我不想姗姗一直这个样子下去,尤其是她现在还怀孕了,不能让孩子一出生就没有爸爸。”

    傅槿宴想了想,突然建议,“你先瞒着欧珊珊,去找安德烈谈一下,至少要明白他的打算,才进行下一步,先别急着下结论。”

    按照他的直觉,也觉得这事透露着蹊跷,不弄明白就贸然下决定的话,可能会后悔。

    宋轻笑也觉得这是比较折中的办法,大家都是成年人了,心智都成熟了,有什么不能开诚布公的谈一谈呢?

    “槿宴……”宋轻笑突然轻声开口,静静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嗯?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如果……”宋轻笑犹豫了好久,自从出了欧珊珊这档子事后,有个问题一直埋在她心中,她不问出来的话,会一直心神难宁。

    她咬咬牙,终于下定决心,脸色微红的问了,“如果我怀孕了怎么办?”

    傅槿宴见她期期艾艾了这么久,最后问的是这个,不过也在他的预料范围内。

    他微微一笑,斩钉截铁的说道:“当然是生下来,没有第二种选择。”

    “我的孩子,只能由你来生。而笑笑你,也只能生我的孩子!”

    不是情话,胜似情话。

    这句话简直比情话还要毒!

    宋轻笑在他这气势强大的话中突然面红耳赤,心跳得毫无章法,像一只小鹿在里面左奔右突,想要杀出重围。

    她被这猝不及防的一撩,感觉“强大”的意志力都快崩塌了,心里有个声音直吼hld不住。

    宋轻笑哇宋轻笑,你要坚强点,不要被糖衣炮弹攻陷了。

    傅槿宴看着她爆红的脸,突然很想再逗逗她,于是他板起脸,严肃的看着宋轻笑。

    “还是说,笑笑你有别的想法?”

    宋轻笑不自然的嘴硬,“呸,要生你自己生去!”

    “哦?我自己一个大男人怎么生?”傅槿宴挑挑眉,继续逗她。

    “有个词你听过没?”宋轻笑这时换上了一副不可描述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什么词?”

    “自攻自受啊哈哈哈,对了,祝你攻德无量,万受无疆。”

    傅槿宴一脸黑线的看着前一刻还羞得不行的宋轻笑,这一刻又傻乐起来,自己也忍不住笑了,也不跟她计较与自己搞基的事。

    真是个傻丫头!

    “我的性取向正常且单一,单一的意思就是只针对一个人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的狂笑戛然而止,无语的看着他,这丫的,怎么又把话题绕回来了,真是让她牙痒痒。

    好想挠人肿么办?

    这天晚上,宋轻笑一直在心里暗暗计划去找安德烈的事,半夜都翻来覆去睡不着,烙煎饼似的,被受不了的傅槿宴一把抱在怀里,狠狠的威胁道:“你再不睡觉信不信我把你吃掉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