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一十一章 欧珊珊怀孕

作品:《无限婚契,枕上总裁欢乐多

    整个下午,宋轻笑都是在晕头转向之中度过的,但她心中仍旧记挂着欧珊珊的事,于是快到下班时,她又跑去找欧珊珊,却发现办公室没人。

    咦?欧珊珊除非有特别的事,否则不会走这么早。

    正巧这时,欧宫越脸色不好的走过来,看见宋轻笑,示意她进办公室说话。

    宋轻笑不知道为什么,心中咯噔一跳。

    “欧总,您找我有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“轻笑,你看见姗姗了吗?我找了她很久都不见人,打她电话也没人接,听前台说看见她下午出去的。”欧宫越略有几分焦急的声音响起,关心则乱,欧珊珊是他的堂妹,平时也与他比较亲近,突然莫名失踪一个下午了,怎么都联系不上,他自然着急了。

    宋轻笑想了想,纠结了一会,决定如实告知,“欧总,我今天上午见姗姗脸色不对,和她聊过,她给我说她失恋了。这事你知道吗?这两者会不会有什么关联?”

    “失恋?”

    欧宫越果然不知道,他跟宋轻笑的反应一样,先是惊诧,随后是愤怒,咬牙切齿的说道:“安德烈那个小子,是不是活得不耐烦了!”

    “哎,现在当务之急是要把姗姗找到。”宋轻笑在一旁提醒。

    欧宫越颇有些苦恼,“那她会去哪里呢?我问了,她没有回家,差不多把能想到的地方都想了,她都不在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眼珠子转了转,会不会跟失恋这件事有关呢?

    按照她的直觉,百分之八十跟这事脱不了关系。

    人一般失恋后会干嘛?当然是借酒消愁了!

    去哪里借酒消愁呢?

    酒吧!

    对了,就是这里,她眼睛一亮,迫不及待的跟欧宫越说:“欧总,我突然想到一个地方,姗姗可能在那里。”

    欧宫越二话不说,转身拿上车钥匙与钱包就走,“轻笑,你带我去,我们现在就出发。”

    如果欧珊珊真是的在酒吧借酒消愁的话,那她一个单身女孩子很容易吃亏,毕竟酒吧那种地方鱼龙混杂,什么人都有。

    哎,这个丫头,有什么事不告诉他这个做哥哥的,非得要自己扛着。

    欧宫越一路闯了好几个红灯,终于到了宋轻笑说的这个酒吧,就是她上次和欧珊珊来的这里。

    两人在酒吧一个角落处,找到喝得不省人事的欧珊珊,她正趴在桌子上,上面到处都是一些歪歪倒倒的空酒瓶。

    宋轻笑吐出一口气,终于找到她了,这下可以放一半的心了,看她的样子,衣服头发都比较整齐,另一半的心也放了下来。

    她走过去轻轻拍了拍欧珊珊的肩膀,“姗姗,你醒醒。”

    拍了好一会,欧珊珊才动了动,嘴里咕哝着,“笑笑,不要吵我,烦死啦,让我睡一会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苦笑中透着一抹欣慰,这丫头还没有彻底醉死过去,还知道自己是谁,但她怎么可能让欧珊珊在这里睡觉呢。

    “姗姗,咱们回家睡吧,家里有大床,很舒服的,你哥哥也来了。”

    欧珊珊却不依不饶,开始耍酒疯,“才不要回去咧,我一会还要继续喝…嗝!”

    她半眯着眼,手在桌子上胡乱的摸着酒瓶。

    “来,笑笑,为我们伟大的单身而干杯!”

    宋轻笑一脸黑线的阻止了她的动作,这丫的真是醉糊涂了。

    喝了这么多,能不醉糊涂嘛。

    “别拦着我,让我喝个够,男人算什么东西,劳资不仅貌美如花,还能挣钱养家,才不稀罕他们。”

    欧珊珊边说边打酒嗝,脸上的妆都有点花了,看样子是哭过了。

    宋轻笑心疼的揽着她的肩膀,哄孩子似的哄道:“对呀,男人算啥,凭咱们姗姗这么好的条件,要多少有多少,那个安德烈,就让他滚得远远的吧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呀,这世上还是有爱你的男人哟,比如说你堂哥,他下午找你找得都快急出白头发了。咱们就让他省省心,回家再喝都可以,你说好不好?”

    欧珊珊终于找回了几分理智,想通这话的意思后,点点头。

    刚好这时,欧宫越结账完毕,就和宋轻笑合力将欧珊珊扶到了车上。

    欧珊珊躺在座位上,捂着胃部,一直皱着眉头喊难受。

    宋轻笑知道她可能想吐,一路上不停的安慰。

    “快了,快了,姗姗你再忍着点啊。”

    终于到了她的家,宋轻笑顾不得其他,扶着欧珊珊就去了洗手间。

    欧珊珊终于不再忍,狼狈的趴在马桶上吐了个痛快。

    欧宫越这时正好来了个紧急电话,他见欧珊珊已经找到了,嘱咐了宋轻笑几句就离开了。

    等宋轻笑将欧珊珊收拾完毕,她稳定下来后,已经过了一个小时了。

    她看了看时间,刚好七点,傅槿宴已经下班了,她发了个消息过去,给他大概说了下情况,免得他担心,以为自己出什么事了。

    很快,傅槿宴就回了:要不要我过去帮忙?

    宋轻笑好笑的加上一个吐舌头的小黄人表情,表示自己能搞定,不用他大老远的跑一趟了。

    欧珊珊躺在床上,这会已经清醒了很多,她捏捏额角,抱歉的看着宋轻笑。

    “笑笑,这次真是麻烦你了,让你忙前忙后的这么久。”

    “你呀,就别说这些见外的话了,咱们谁跟谁呀。”宋轻笑受不了的摆摆手,“你这个样子我超级不习惯,欧大小姐,你是不是喝酒喝傻了?咱们正常点好么。”

    欧珊珊扑哧一声笑了出来,威胁似的朝她挥挥拳头,“这样就正常了是吗?不得不说,你的脑回路还真是异于常人,还好已经有人把你收了,不然得祸害多少人呀。”

    “嗯哼!”某人傲娇的哼哼。

    欧珊珊突然眼神一暗,趁着酒意,说出了自己上午没勇气说出口的话。

    “笑笑,你知道我为什么要和安德烈分手吗?”

    正题来了,宋轻笑神情一肃,“你不是说性格不合吗?”

    “你还真信?”欧珊珊一副看白痴的眼光看着她。

    “无条件信任欧导的话,跟着欧导的方向走!”宋轻笑行了一个歪歪扭扭的军礼,严肃的喊口号。

    不知道傅槿宴看见后会不会想打她屁股?

    “哈哈,你真是我的开心果。”欧珊珊虽然情绪低落,但也忍不住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“那就请女王好好享用我这颗开心果吧!”宋轻笑又摇身一变,神情谄媚的献上自己的。

    “噗哈哈哈……”笑了好半天,欧珊珊才后知后觉的捂着自己的肚子,摆摆手,“不笑了不笑了,再笑肚子这个小胚胎就该不舒服了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眨眨眼,再眨眨眼,终于明白她口中的小胚胎是个啥意思了,顿时一连串脏话不受控制的爆出。

    p,简直是个惊天大消息,将她都炸晕了头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