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一十章 我们分手了

作品:《无限婚契,枕上总裁欢乐多

    宋轻笑看着这一堆堆菜,撸起袖子就开干,边洗菜边唱歌,只是这歌曲嘛,有点让人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“我是一个粉刷匠,粉刷本领强,我要把那新房子,刷得很漂亮……”

    坐在外面的傅槿宴额头唰唰唰掉下几根黑线,宋轻笑,你要不要这么二这么可爱?

    宋轻笑炒菜时,突然天马行空的想到了邱嘉茗,不知道她的厨艺怎么样,看她那用心的样子,一定很好吧?

    进而又联想到她之前跟邱嘉茗说的话,鼓励她去追求傅槿宴。

    人一走神,手上就有点跟不上,等到宋轻笑鼻尖嗅到不同寻常的味道时,这才暗道一声糟糕,赶忙把火关掉。

    “卧槽,差点又把厨房烧了,今年劳资是与这个地方犯冲吗!”

    她秉着侥幸的心理将锅里的菜盛出来,菜在锅里看着还勉强,然而一到了洁白漂亮的盘子里,那场面简直惨不忍睹,跟火灾案发现场似的。

    像极了美女与野兽的组合!

    太辣眼睛了p。

    傅槿宴等啊等,总算等到宋轻笑的大作了。

    然而他看到黑乎乎的成品时,森森的震惊了,他无奈的看了瘪着嘴的某人一眼。

    “笑笑……你这菜一次比一次提神,一次比一次惊悚。”

    饶是心理强大的他也下不去手,这个黑暗料理吃了估计会直接进医院的吧?

    但他控制住了自己,没有直白的说出来,免得伤了这个好不容易哄回来的老婆。

    宋轻笑自知又干了一件囧事,于是眨着大大的眼睛卖萌,一副讨好的语气。

    “抱歉啊,我做菜时走神了,要不咱今晚将就着点?虽然它卖相看上去有点惨不忍睹,但吃起来口味还可以,我刚刚尝过了,你相信我。”

    傅槿宴嘴角抽了抽,已经无力去打击她了,看来自己这个家庭煮夫要翻身,还有很长的路要走。

    他摸摸她的脑袋,顺便将围裙解下来,穿在自己身上。

    “哎,说你是个傻丫头,你还真傻了个彻底,你去看看电视吧,还是我来做饭,你呀,等着吃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他又怎么舍得自己老婆吃这个呢。

    宋轻笑第一次没有收到来自对方毒舌的攻击,反而还被这么体贴的对待,顿时感动得眼泪汪汪的。

    她想了想,踮起脚尖在傅槿宴侧脸亲了一个,就撒着蹄子奔向自己喜欢的网剧上了。

    傅槿宴眯了眯眼,心情复杂的做饭去了。

    四十分钟后,宋轻笑终于吃到了久违的熟悉的饭菜,简直停不下来。

    傅槿宴坐在一旁,自己并没怎么动筷子,全程都在招呼着某人,体贴周到,关怀备至。

    小别胜新婚果然是真理。

    感情越吵越好也说得没错。

    晚上,虽然像以前那样,两人睡在了一个床上,但仍旧是盖着棉被纯聊天。

    宋轻笑是因为契约关系,心里有点抵触

    而傅槿宴则是有色心没色胆,毕竟两人还处在一个敏感时期,他要是不顾她的意愿,那样的后果简直无法想象。

    说实话,他心里也怕怕的。

    欧氏,宋轻笑在路过欧珊珊的办公室时,发现门没有关完,她下意识的退回去看了看,欧珊珊正面无表情的坐在沙发上,抄着双手,眼睛盯着落地窗外,不知道在想些什么。

    她抿了抿嘴,轻轻敲了敲门。

    “进来,门没关。”欧珊珊的声音平平的响起,直到她抬起头看着来人,才有几分诧异,面无表情的脸上这才有了几分波动。

    “你这丫头,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有礼貌了?来我这里知道敲门了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撇撇嘴,踩着小高跟径自走过去坐下。

    “我一向很有礼貌的好不好,在你眼中我竟然是这种形象,你个负心汉,真是伤了老夫的一颗少女心。”

    她夸张的捂着胸口,面上表情做得不到位,活像便秘似的。

    谁知道,欧珊珊听了这句话,表情更不对劲了,甚至有几分伤心。

    伤心?她没看错吧?

    按照平时,欧珊珊一听到这话,绝对会捧腹大笑,然后奋起反击才对,她今天是怎么了,来大姨妈了吗?

    女人每个月都会有的那几天?

    “姗姗,你怎么了?是工作上遇到问题了吗?”

    宋轻笑也不开玩笑了,收起那些杂七杂八的猜测,关心的问道。

    欧珊珊摇摇头,呼出一口气,故作坚强的说:“没有,笑笑,我只是,我只是……和安德烈分手了。”

    wh!什么?

    宋轻笑眼睛瞪得大大的,眼睛都快要从眼眶里跳出来了,惊诧、不解、心疼各种情绪随之而来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你们前不久不是还好好的吗?怎么这么突然?是不是那个混蛋欺负你了?”

    欧珊珊是她的闺蜜,宋轻笑当然站在她的角度考虑问题,想也不想的就把根源归于安德烈身上,摩拳擦掌的,一副随时冲过去开干的架势。

    对于宋轻笑想也不想就站在她这边的做法,欧珊珊感动得眼眶微热,抄着的双手落到自己小腹上,轻轻抚摸着。

    “不是,他没有欺负我,我只是觉得我们性格不合,合则聚,不合则分,在这个社会是多么正常的事,你说是不是?”

    她还是没有勇气说出那件事。

    宋轻笑无语的看着她,大小姐,你也太任性了吧?

    不过她对这个说法持怀疑态度,总会有个具体原因的,姗姗不是这种一句性格不合就分的人。

    她作为一个局外人,也看出来了,欧珊珊其实对安德烈很喜欢,用情很深,只是她一向大大咧咧的,不爱表现自己的细腻感情。

    女王做久了,就很难做回一个小鸟依人的公主了。

    “哎,你们的事我也不好掺和,真是伤脑筋。”宋轻笑苦着一张脸,心有余而力不足,她真是见不得一向外向开朗的欧珊珊这副模样。

    “安啦,你就不要担心我了,我一个大人,不过就是失恋而已,犯不着寻死觅活的,过几天就想开了,乖啊!”欧珊珊调整了一下自己的表情与说话的口气,摸摸宋轻笑的头,说得好像失恋的人是她一样。

    虽然她表现得与平时无异,但宋轻笑还是从中听出了强压的难过与伤心。

    这是她从a市回来后上班的第一天,工作特别多,两人没聊多久,宋轻笑就被无数个夺命连环all叫走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