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零九章 告状

作品:《无限婚契,枕上总裁欢乐多

    “你怎么了?”傅槿宴见宋轻笑莫名其妙的捂着自己的脸。

    他这一出声,客厅里的三人自然也发现了他们。

    宋轻笑哀怨的瞅着他,嘴里吐出四个彪悍且意味深长的字。

    “劳资牙疼!”

    傅槿宴了然,温柔的一笑,拉着她的手,装作没事人一样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宋轻笑木然的任他牵着,不得不佩服他强大的心灵,这都能不露一丝情绪,果真是高!

    怪不得他能坐到总裁的位置,而她只是一个苦逼的打工仔了。

    “早啊,笑笑,槿宴,我怕你们没休息好,今天早上就没叫你们吃早餐。”苏梅露出一丝意味深长的笑,似乎完全忘了刚才宋清蓝打的小报告。

    这两人是什么状态,她能看得出来,虽然宋轻笑有些别扭,但傅槿宴的眼神骗不了人,一副宠妻样,笑笑怎么可能受欺负呢。

    况且小夫妻哪有不吵架的,她和宋华年在一起这几十年,不也是吵吵闹闹的过来的吗。

    吵吵,生活才会有滋味。

    “妈,是这样的,我和槿宴准备下午就回市了。”宋轻笑掐了一把傅槿宴,示意他不要说话。

    其实回市也是她临时想起来的,她原本还打算在家里再赖几天呢,没想到傅槿宴这厮就不依不饶的追了过来。

    but,让她彻底下定决心下午就回的,是刚才宋清蓝打小报告的事。

    这丫的整天闲着没事干,就爱找她的茬,她觉得自己再待下去,绝对会暴露本性的,还是有多远走多远吧。

    求放过!

    宋华年倒是先皱起了眉头,有些不舍,“笑笑,你们这么快就回去了啊?好不容易回来一趟,多待几天不好吗?就当放松下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在心里暗戳戳的想到,有宋清蓝这么一个不定时炸弹在,待这里比上班累多了好吗。

    就是一出姐妹版的清宫剧呀。

    “不了,宋叔叔,我请假时间久了对公司也不好交代,这几天公司那边电话轰炸得我没个安生,下次我得空了再来看你们。”

    无奈之下,宋轻笑撒了个小谎,她斜眼看了看宋清蓝,见她脸上浮现出显而易见的失望之色,不知道为什么,心里有些暗爽。

    叫你闲得蛋疼,整天见缝插针的怼我,这下和空气玩去吧,劳资不奉陪了。

    其实宋轻笑是会错了意,宋清蓝失望是因为傅槿宴才刚来不到一天,这里就要走了。

    人走了,她有再多的小计俩也不管用了。

    自然,她又把这笔账算到了宋轻笑头上。

    苏梅也有些不开心,好不容易能见着女儿一回,母女俩叙旧还没叙够,又要分开了,但她也知道拦不住,于是失落的说道:“好吧,我也不强留你们,这样吧,我吩咐佣人去做午饭,等吃了下午再走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看见母上大人的样子,自己也不开心,她咬咬牙,算了,等宋清蓝这丫的嫁出去了,她天天往家里跑都成。

    回到a市的家中后,宋轻笑这几天郁闷的心情才得到缓解,想着自己又和傅槿宴同处一室了,不由得有几分开心。

    “你这丫头,上午还郁郁寡欢的样子,这会又喜笑颜开了。”傅槿宴疑惑不解的看着她,口气却带着显而易见的宠溺。

    女人的情绪还真是个不可捉摸的东西。

    宋轻笑夸张的长长的吐了一口浊气,苦逼的诉说她的辛酸史。

    “回家这几天,我那个好姐姐,可是把我怼得够够的了。我现在一看到她就有点想逃跑的冲动,女人无理取闹起来杀伤力果然很大。”

    而且她一无理取闹就是几十年,意志力真坚定,呵呵。

    换做她,早放弃了。

    傅槿宴脸色一沉,没想到在他看不到的地方,宋轻笑竟然受了这么多委屈,是他疏忽了,明知道宋清蓝对他有几分心思,却还放任宋轻笑和她待一起。

    他该早点追过去才是,自己一个人抓心挠肺的,还让自己的夫人也受到欺负,这笔买卖怎么看怎么亏。

    看来以后还是得自己退让,注意好分寸,别把小猫咪逗毛了。

    被挠一爪子的滋味可不好受。

    至于宋清蓝嘛,希望她能控制好自己,不要做出什么不轨的举动,否则就别怪他不讲情面了。

    “笑笑,下次再也不要不告而别了好吗?”傅槿宴突然认真的盯着她那双水润润的眼睛,语气中含着一丝乞求。

    宋轻笑一愣,有几分底气不足的回道:“我哪、哪有不告而别。”

    她明明发了消息的。

    某人在心里自我安慰。

    “你就这样把我一个人孤零零的扔下,于心何忍呀。”傅槿宴说这话时虽然带着几分玩笑的口吻,却也是他的真心话。

    他此时这样子看上去,就像一个被主人抛弃的大型宠物犬,无家可归,可怜兮兮。

    “造作!”

    宋轻笑嗔怪了一声,一下子就心软了。

    哎,她也是个吃软不吃硬的人。

    某人早已经忘了,她当初是怎样屈服在傅槿宴之下的。

    “晚上我来做饭吧。”宋轻笑大眼睛一转,主动提议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补偿?”傅槿宴好笑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然咧?”

    傅槿宴见宋轻笑一副防备的样子,嘴角的笑容一下子变得邪恶了几分,他俯身在宋轻笑上方,暧昧的凑近,“我还想着夫人能用别的方式来补偿呢?”

    省力个毛线!以为她是无知妇女吗?

    啊呸,重点不是这个。

    宋轻笑双手抵着他的胸,阻止他靠近,“停停停,不要得寸进尺哦我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她到现在还有心理阴影呢。

    其实傅槿宴也只是逗逗她,他知道她还有心结没解开,也不强迫,于是两手一摊,无奈的耸耸肩。

    “那我只好讨点利息了。”

    “卧槽,你混蛋,你无理取闹,呜呜……”宋轻笑被他的不要脸彻底打败了,后面骂人的话被堵了回去。

    宋轻笑果真不是说笑的,傍晚十分就很积极的拉着傅槿宴去了一趟超市,买了新鲜蔬菜。

    她回来后就投身厨房,将傅槿宴推了出去,颇有一番舍我其谁的气势。

    傅槿宴见她这么有信心,以为在烹饪班学到了几分真本事,也就摇摇头,不再坚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