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零八章 偷听

作品:《无限婚契,枕上总裁欢乐多

    傅槿宴觉得宋轻笑有时候真的是挺没心没肺的,说走就走,也不管他,徒留他一个大男人孤零零的在家里。

    最重要的是,电话短信都没一个,仿佛从人间蒸发了一样,都不想想他会着急担心的吗。

    论心狠,他实在不如这个小丫头。

    不过他认栽,谁让自己做得太过呢。

    晚上,几人又热热闹闹的吃了晚饭。

    当然所谓的热闹,也只是对于宋氏夫妇而言,宋轻笑心里憋着一团火,傅槿宴则是又喜悦又恼怒。

    宋清蓝就不用说了,都快掉进醋缸里了,看见傅槿宴眉眼温柔的频频给宋轻笑夹菜,眼中嗖嗖嗖的向某人射出无数刀子,恨不得将她戳成骷髅。

    宋轻笑沉浸在自己的情绪中,顾不得搭理她。

    宋华年显得很高兴,小酒一杯接一杯的跟傅槿宴碰,抛开女婿的身份不说,他难得找一个这么对胃口的人。

    傅槿宴这个年轻人,当真是相当优秀。

    “你少喝点,不然晚上又说自己头痛。”苏梅话虽这样说,但眼神里的关心却藏不住。

    宋华年有点喝飘了,不在意的挥挥手,“没关系,今天槿宴来了我高兴,咱们爷俩呀,喝它个不醉不归。”

    宋清蓝突然做了一个让大家都意想不到的动作,盛了一碗汤放到傅槿宴面前,语气柔柔的说:“妹夫,光喝酒伤身,喝点这个保护一下胃吧。”

    其余三人动作一顿,默然。

    宋轻笑更是觉得尴尬一脸,暗暗咬牙,麻蛋,宋清蓝你这是在干啥?

    用自己的行为反衬她这个妻子的角色做得不到位吗?

    不得不说,你还真会给自己加戏。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傅槿宴深深的看了她一眼,神色平静的接过,然后放在旁边,从始至终没有动一口。

    宋轻笑欣慰的呼出一口气,还好这厮没被敌人的糖衣炮弹诱惑,坚定了自己的革命立场。

    一顿饭吃下来,就属宋华年最高兴了,当然他也最终醉得不行了。

    反观傅槿宴,面上神色如常,言行举动看起来都很正常,其实他也到极限了,只是在外人面前硬装着罢了。

    二人回到卧室,谁也没注意到,一道人影从门口闪过。

    傅槿宴见宋轻笑一进了屋子就不说话,也不看他,干脆大长腿一跨,上前一步,不由分说的将她抱在怀里。

    “你干嘛?放开我。”宋轻笑一惊,随即下意识的挣扎起来。

    “不放!”傅槿宴耍起了无赖,将头埋在她小巧的肩头。

    宋轻笑怒了,小宇宙爆发,“傅槿宴,你现在这又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我是什么意思你现在还不明白吗?”

    “哼,不明白,你这种人的心思太深了,我这种段数的小白还玩不过。”

    傅槿宴突然放柔了语气,“笑笑,不说气话了,咱们也不吵了好吗?你看,我都追到a市来了,还不能表明我的心吗?”

    一个男人,在外人面前可以强硬,但是在自己老婆面前强硬就不是男子汉气概,而是傻叉了。

    傅大总裁在经历了上次事件后,于此道有了切身的体悟,于是在宋轻笑面前,软得那叫一个干脆彻底。

    对于宋轻笑醉酒后叫霍子桦名字一事,他已经彻底想开。

    不过是一段曾经罢了,代表不了什么,而且现在宋轻笑是他的。

    他很确定,宋轻笑的心也是他的,她会无意识叫出前男友的名字,不过是记忆在作祟罢了。

    只要他不放手,任何人都休想从他手中抢走宋轻笑。

    由于门关得严严实实的,隔音效果也很好,门外的宋清蓝偷听得不真切,只能模糊捕捉到几个关键词,眼中顿时闪过一抹精光。

    他们原来是这样,吵架了,呵呵,她真开心呀。

    吵吧吵吧,再吵厉害点,最好吵到直接离婚,不然她哪有空子可以钻。

    宋清蓝毕竟做的是不光明的事,害怕被人发现,她四处看了看,悄悄回到自己房间去了。

    屋内,两人的对话仍旧在继续,只是没有之前那么剑拔弩张了。

    其实从头到尾,也只有宋轻笑一个人剑拔弩张,傅槿宴的态度相当好。

    “你的心?看不出来?你不是闲着没事干才过来散心的吗?”宋轻笑嘴硬的歪曲事实,别扭得像一个孩子。

    傅槿宴摸着她的头发,宠溺的说道:“哎,悔不当初,说错话了。”

    他站直了身体,微微俯身,深情的看着宋轻笑,一双眼睛简直要把人溺毙了。

    “其实我就是想你了,笑笑,还要给你说声对不起,都是我的错,我不该对你那么冷淡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咬着嘴唇,神色复杂的看了他许久,最终傲娇的一声哼。

    “别以为你这样说我就会原谅你。”

    然后转身去洗漱了,心里的那抹欢喜却怎么也掩饰不住。

    傅槿宴呆呆的看着她的动作,这语气,是原谅了还是没原谅?

    他不死心的跟过去,趁着酒意,化身狗皮膏药粘着她,嘴里一直叨叨着五个字。

    “夫人,我错了。”

    “夫人,我错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晚上,宋轻笑被他扰得不胜其烦,却又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最终,傅槿宴满足的抱着宋轻笑入睡了,上翘的嘴角昭示着这次行动的胜利。

    只要目的达到了,手段无所谓,软就软吧。

    这一夜,二人都睡得很沉很沉,第二天醒来时已经太阳照屁股了。

    此时,宋清蓝正在客厅跟宋华年和苏梅说话,在前面一连串无聊的对话后,她终于把话题引到她想说的上面了,状似不经意的提起。

    “爸、阿姨,你们不知道啊,这次笑笑回a市,其实是跟槿宴吵架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?我都没听那丫头说起过,你是怎么看出来的?”苏梅疑惑的看着她,心情有点复杂。

    这个做姐姐的,对于妹妹的夫妻生活关心太过,就不怕别人也看出来她的动机吗?

    尤其是她的爸爸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我只是路过不小心听到的。”宋清蓝有点尴尬,没想到苏梅不关心宋轻笑吵架的事,反而关心起了这个。

    不光是宋清蓝尴尬,此时在楼梯口站着的宋轻笑也特么的很尴尬啊!

    刚下楼就遇到继姐向爸妈告状,告状的内容竟然还是自己的私事,真是够了。

    这宋清蓝是真的闲得吗?行为都退化到小孩子时期了,告状这事都干得出来。

    他们吵架不吵架关她一外人什么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