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零七章 笑笑,我不找卧槽

作品:《无限婚契,枕上总裁欢乐多

    天启的黄总一向是个很守约的人,所以他很看不惯那些不守约的,而且脾气还有几分暴躁。今天这个会议比较重要,是双方很早就定下的,现在这位老大说走就走,他们怎么来擦屁股啊摔!

    这不是给他们出难题么呜呜呜,他一个小小的助理,不敢去拔虎须哇。

    “下午的会议让总经理去参加,难道这个公司除了我就没人了吗?那我请他们是干嘛来了?”傅槿宴不悦的皱着眉头,如果连这点事都应付不来,他很有理由怀疑,他请这些人是干嘛的?凑人数打群架吗?别开玩笑了。

    陈盛在心里为总经理默默点了一根蜡,自求多福了老兄,这下哥们也爱莫能助了。

    “好,我立刻就去。”陈盛转身出去的时候还在暗戳戳的猜测,傅总这几天像是吃炸药的模样,莫不是被总裁夫人踢下床了?

    对了,去a市,总裁夫人的娘家不就在那里么,难道是小俩口吵架了?

    他恍然大悟,怪不得傅槿宴最近这么不正常,原来是小俩口闹矛盾了,啧啧,他真是羡慕嫉妒恨。

    毕竟还有个人陪你闹,说明你还不是单身,也总比自己一个人孤零零的强哇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陈盛这个单身狗当得已经到了丧心病狂的地步了。

    没过多久,傅氏集团员工微信群里已经炸开了锅,大家纷纷都在为自家总裁大人的追妻之路献上宝贵的经验。

    “还能相信爱情吗?他们夫妻这么恩爱的都吵架了,我们这种暴脾气的可怎么办哟。”

    “得了,人家吵架只是生活的调剂而已,吵完更恩爱你们信不信?咱们打赌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敢不敢说点有建设性的话?比如哄老婆十八式?”

    “老婆大人我错啦,玫瑰巧克力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哈,楼上你是老天派来的逗比吗?哎哟,差点把姨妈都笑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楼上那个疯子别装了,你丫的明明是一男人,来毛线的姨妈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陈盛看着群里因为他引发的话题而热闹得像菜市场的样子,心里那个满足呀就甭提了,简直就是洪湖水浪打浪。

    浪呀嘛浪呀浪!

    最后,他哼着小曲,很没有同情心的找总经理去了。

    希望他挺住!

    傅槿宴在订好票的第一时间就从公司赶到机场,甚至连家都没有回,什么行李也没拿,两手空空的就这样过去了。

    在他一路的焦躁期待中,终于来到a市,他调整了一下心情,为岳父岳母买了些礼品,这才门数路熟的来到宋家。

    这里他虽然只来过一次,但他的记忆力一向非常好,不必问路就能找到。

    他也没有提前跟宋轻笑等任何人说。

    宋轻笑刚被宋清蓝摧残了一番,此时正丧气满满的窝在沙发上,欣赏颜值逆天的男猪脚,好弥补自己那颗受伤的小心肝。

    听到敲门声,她圾拉着拖鞋就去开门了。

    “您好,找……卧槽!”

    傅槿宴长身玉立的站在门外,轻咳一声,略有些不自然的说道:“笑笑,我不找卧槽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回过神来,面色不善的看着他,哼,来到她的地盘,是想被她蹂躏吗?

    她可是很会狐假虎威,绝不留情的。

    “你来干嘛?”

    “闲在家无聊,就过来看看。”傅槿宴在说这话时,神情自然得像真的似的。

    宋轻笑惯性结巴了,无意识的重复着,“闲、闲在家无聊?”

    卧槽,这是个理由?

    这还真特么的是个理由,狠好狠强大!

    她献上她的膝盖。

    “笑笑,是谁呀?你在门口站了半天。”苏梅好奇的走过去,随后惊喜的说道:“槿宴,你来了?哎呀我真是太开心了,快进来坐。”

    她转头朝屋内喊了一声,“老宋,槿宴来了,你还不快出来。”

    没过一会,宋华年闻声而出。

    宋清蓝在卧室里隐约听到傅槿宴这三个字,心里一喜,急忙对着镜子补了一下妆,又换了一条漂亮的裙子,这才奕奕然的下楼。

    苏梅嗔怪的看着宋轻笑,“你们聊什么呢,不知道进来说,站在门外那么久,也不怕把槿宴累着了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那个泪流满面哟,在心里狂吐槽,苏梅女士呀,我才是你的亲女儿好不好,24k纯金的亲女儿,怎么傅槿宴这厮一来我就沦落为充话费送的了?

    地位不保,地位不保!

    于是,她极度不忿的瞪了某个无辜的人一眼:都是你,都是你,还不赶紧打哪儿来的回哪儿去。

    傅槿宴的烦躁在她这一瞪之中消散了不少,果然,还是这样的宋轻笑看起来更顺眼。

    他在心里暗自揣摩,难道自己有受虐倾向?

    “妈,笑笑她只是太吃惊了,毕竟我来之前没有告诉她,就是想给你们一个惊喜。”

    他体贴的为宋轻笑解围,这才看见某人的脸色缓和了一些。

    “笑笑前几天还说你工作忙,来不了呢,这下真是一个大大的惊喜。”宋华年笑眯眯的说道,这下有人陪他喝酒了,不寂寞了。

    傅槿宴不动声色的挑挑眉,哦?宋轻笑说他工作忙来不了,这丫头真是吹牛撒谎都不打草稿的。

    不过想必她当时还很生气,说出这种话也不以为奇。

    一行五人便在客厅坐下,苏梅吩咐佣人将水果点心茶水备好。

    宋清蓝坐在一旁不甘心被冷落,于是出声刷存在感了,她语气柔柔的说道:“妹夫,我还以为你和妹妹怎么了呢,让妹妹一个人孤零零的回来。这下看见你来了,我就放心了。”

    她看见傅槿宴来了心里既欢喜,又有几分难过。

    欢喜的是能看见自己喜欢的男人。

    难过的事,这个男人却不是为自己而来。

    傅槿宴握住宋轻笑的手,感觉她缩了一下,有点抗拒,他不动声色的加大了手上的力道,不让她退缩。

    “笑笑去哪里,我自然去哪里。”

    在外人面前,当然得表现得比之前更和谐恩爱了,而且还是在这个觊觎他的宋清蓝面前。

    对待这种人,他一向秉着能打击就打击的念头,免得她们不死心的缠上来,简直无比烦人。

    苏梅和宋华年笑眯眯的看着小俩口的互动,欣慰的说道:“还是槿宴你有心了,能包容我家这个没心没肺的丫头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顿时不满了,嚷嚷道:“哇,我怎么没心没肺了?证据呢,证据拿出来看看。”

    她不服,她要上诉,驳回这个称呼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