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零五章 家的味道

作品:《无限婚契,枕上总裁欢乐多

    傅槿宴看见这条消息的时候,差点没把手机捏碎,打过去的时候电话提示关机,心里又气又恼。

    气宋轻笑的不告而别,这丫头,以为发个短信就算行了吗?

    懊恼的是自己为什么要给她留什么私人空间,让她消气,现在好了,老婆回娘家了,自己竟然还不知道。

    他心里简直有一万匹草泥马奔腾而过,真想立刻追上宋轻笑,狠狠的打她屁股。

    宋轻笑略有些疲惫的回到a市的家,迎接她的当然是苏梅和宋华年。

    两人都显得相当开心,毕竟他们是真心想念这个嫁出去的女儿。

    宋华年接过她手中的小皮箱,心疼的看着憔悴的她,“笑笑,这一路赶过来很辛苦吧,快进来休息休息。”

    苏梅喜上眉梢,跟早上打电话那酸酸的口气判若两人,“笑笑,你终于到了。”

    天知道,她都快望穿秋水了,这嫁了人的女儿要回一趟娘家可真不容易。

    但谁让她生的是个姑娘呢,要是生个儿子该多好,还能把别人家的姑娘拐到自己家里来。

    苏梅这番心思,宋轻笑自然不知道,她跟着两人进了客厅,刚好看见宋清蓝从楼上走下来,看见她回来了,挑挑眉,语气阴阳怪气的。

    “哟,这是谁回来了呀!还以为嫁了豪门就把我们忘了呢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无视她酸溜溜的口气,淡淡的叫了一声,“姐姐。”

    宋清蓝扔出去的飞镖没有射中靶子,不开心的哼了一声,又出口试探。

    “看你脸色这么憔悴,眼睛还有点肿,是和槿宴吵架了吗?”

    宋轻笑神色有点僵硬,很是抓狂。

    麻蛋,宋清蓝你是神探吗?这都被你说中了,这张嘴不去给人算命真是浪费了。

    “蓝蓝,别乱说。”宋华年不悦的轻斥,对于这个大女儿乖张的脾气,他无奈又头痛,也是没辙。

    宋清蓝不在意的笑笑,“爸,我只是开个玩笑,还望妹妹不要介意。”

    玩笑两个字咬得有点重,宋轻笑额头的青筋挑了挑,玩笑是这么开的吗?

    好吧她承认,这是事实,但这简直就是拿刀子戳人的心窝啊。

    敌意这么重,怎么有种来者不善的感觉?

    苏梅见氛围有点尴尬,忍住心里的不悦,适时插话。

    她心疼的看着宋轻笑,“笑笑,瞧你脸色不是很好,要不要休息一下?妈妈把你以前住的房间都收拾好了,等休息一会下来吃午饭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就是,赶路也累了,好好休息一下,我看笑笑这丫头都瘦了,这次回来呀,一定要多住几天,让你妈好好给你补补,把那些肉再补回来。”宋华年也应声。

    宋轻笑下意识捏捏自己的脸,有点蒙逼,宋叔叔是怎么看出自己瘦了的?

    为嘛自己捏着手感更厚实了呢?

    不过她也没推辞,自己昨晚狠狠的哭了一场,本来就睡得晚,今天一大早又被苏梅一个电话召唤到了a市,确实有几分累。

    身累,心也累。

    宋轻笑躺在熟悉的床上,鼻尖嗅着熟悉的味道,心里一下子就安宁下来了,这是家的味道,永远让人那么安心。

    仿佛不管外面有多少风霜雨雪、风刀霜剑,家都会将之挡在门外,永远保护着自己。

    还记得刚来宋家的时候,她每次想念爷爷了,就把自己埋在这个被窝里,安安静静的哭泣,哭过了,就好了。

    那个时候让自己这么排斥的屋子,现在却成了她怀念的地方,不得不说,世界上真的没有什么是永恒的,连自己的情绪和感觉都这么稍纵即逝,那么爱情呢?

    它真的是永恒的吗?

    脑子里胡乱想着一些东西,宋轻笑慢慢沉入了梦乡,不知道梦见了什么,嘴角微微上翘,模样纯真得像一个天真不晓事的孩童。

    不知道睡了多久,宋轻笑是被一阵阵熟悉的香味唤醒的。

    她摸着乱叫个不停的肚子,闻着香味一路嗅了过去。

    路过客厅时,宋华年正在研究一盘棋,见她下来了,心情颇好的打招呼。

    “笑笑,你睡醒了?睡好了吗?”

    “嗯嗯,宋叔叔,我休息好了,我妈在做什么呀,这么香?”宋轻笑这一觉睡得还算好,但没有被傅槿宴抱着睡得好。

    呸呸呸,怎么又想到那个混蛋了!

    她懊恼的摇摇头,宋轻笑,你要时刻谨记,你丫的就是一打工还债的,不要妄想那些不属于你的了。

    “呵呵,你去厨房看看就知道了,都是你爱吃的,你妈妈为这个准备了好久呢。我们呀,是真的很想你。”宋华年很有几分感慨的说道。

    闻言,宋轻笑有点愧疚,为人子女,不能时常陪伴父母身旁,便是不孝。

    “抱歉,宋叔叔,让你和我妈这么担心,我以后一定常回来看看。”

    说不定契约一结束她就常住a市了呢,不过这话她没敢说出口。

    “叔叔理解,嫁了人,有时候很多事都身不由己,你有这份心就好。”宋华年慈爱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宋轻笑就这样陪着宋华年在客厅叨叨,直到苏梅喊了一声开饭了,两人才起身去帮忙。

    她看到那一大桌饭菜时,眼睛都瞪圆了,嘴巴惊讶得能塞进一个鸡蛋。

    “不是吧,我的母亲哎,这也太夸张了,做这么多,咱们吃得完吗?”

    不过很多都是她爱吃的,她此时早已经在心里幸福的流口水了。

    苏梅解下围裙,擦了擦手,开心的笑了笑,“我也难得亲自下一次厨,这次刚好你回来了,咱们就好好聚聚。”

    边说,她边招呼着几人坐下。

    还没开始吃,宋轻笑的碗里已经被夹满了她爱吃的菜,她看着这些饭菜,觉得鼻尖酸酸的,心中盈满了感动。

    还是家里好,虽然家里有个说话比较犀利刻薄的姐姐,但家的温暖是怎么也替代不了的。

    “妈、宋叔叔,你们别光顾着给我夹菜了,你们也吃。”

    苏梅笑呵呵的给宋清蓝也夹了菜,这才停手。

    “你现在一年也回来不了几次,妈也给你夹不了几次菜了。”

    她说道这里,口气有几分失落和酸楚,眉间轻蹙,仿佛笼上了一层薄雾。

    宋华年心疼的在桌子下握住她的手,给予她无声的安慰。

    苏梅感受到来自丈夫的关怀,收起那些愁绪,朝他安慰的笑笑。

    “快吃吧,不然都凉了。”她热络的招呼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