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零四章 回A市

作品:《无限婚契,枕上总裁欢乐多

    然而一向精明懂人心的傅槿宴这次料错了,女人生气的时候,绝对不能给她一个单独的空间,不然胡思乱想一通,只会越来越想不开。

    正确的做法是排除万难,死死缠上去,轻言蜜语的哄。

    不管谁错了,总之一定要承认是自己的错。

    宋轻笑躺在床上,心里憋得慌,眼泪从眼角滑下,打湿了枕头。

    她心里其实还有一点点期待,然而等了很久,也不见傅槿宴来,然后她听到书房的门被人打开了,一下子就不得了了,眼泪流得更厉害了。

    他宁愿去书房睡,也不愿意跟自己待在一起了吗?

    她就这么让人难以忍受?

    如果以后两人都是这种相处模式,她不知道自己有没有那个心力去遵守契约条款,直到合约结束。

    太特么难熬了!

    突然从亲密无间的人变得形同陌路,在她身心都全然交付了之后,时时刻刻被提醒还有契约的存在,

    这是一种怎样的落差?

    宋轻笑一腔热情和期待被突然下的暴雨浇灭,从身到心都是冷的,她下意识的紧了紧被子。

    这一夜,她默默的不知道哭了多久。

    这一夜,两人的距离似乎再度被拉开了,嫌隙也越来越大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大早,宋轻笑的手机铃声突兀的响起,被打断了好梦,她费力的睁开微肿的眼,烦躁的抓抓自己的头发,一把拿起手机,看也不看就接听。

    “您好,哪位?”

    平淡的语气下有点冲。

    “你这没良心的小丫头片子,连你妈都不认识了。”苏梅在电话那头哼了一声,不客气的骂道。

    母上大人打来的电话?

    宋轻笑打了一个激灵,迅速清醒过来,脸上陪着笑,“妈,我哪里敢不认识您呀,只是没注意看来电显示。”

    母女俩在一起待了这么多年,苏梅哪里不了解她,才不吃她这一套,彪悍的话脱口而出,“眼睛被眼屎糊住了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宋轻笑被噎得差点没心肌梗塞,缓了好一会才继续拍马屁,“母亲大人真是英明神武,连这个都知道。”

    电话那头的苏梅女士: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还是她的女儿吗?

    这么忍气吞声,为嘛她觉得这是被人掉包了的?

    宋轻笑等了好一会也不见她说话,主动开口问道:“妈,您给我打电话是有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尤其是这么大清早的!

    “没什么事就不能给你打了吗?”苏梅没好气的说道。

    宋轻笑眼皮一跳,逮着错处就攻击,她妈妈这是怎么了?火气这么重?难道是更年期到了?

    还是宋叔叔惹她生气了?

    不对呀,宋叔叔对她一向爱若珍宝的。

    “你个没良心的,自从嫁了人就把你妈妈忘了,不回家看看我们也就罢了,最近更是连电话也不打一个了,亏得现在交通通讯都这么发达,真是白瞎了。”

    苏梅说着说着口气就有几分抱怨和低落了,自从宋轻笑嫁了人,她的情绪一直都不算很高昂,总是盼着他俩什么时候能回来看看。

    可是左等右等,就是等不到,她心里一气,干脆给宋轻笑打电话。

    敢情把她这个亲妈给忘了是吧。

    宋轻笑听出了她的抱怨之意,也知道这事是她做得不够好,急忙顺毛撒娇,“妈,我哪里敢,忘记谁也不能忘记母上大人您。手头的事刚顺一点,我正准备这几天就回家看看你们呢。没想到咱们这么心有灵犀,你就打电话来了。”

    其实宋轻笑是有这个打算回家看看的,现在这种情况,待在这里她太闹心了,还不如回家看看他们,顺便也给自己放个假,散散心,眼不见为净。

    或许调节一下心态,让自己做回原先那个自己更好,不是吗?

    想要快乐,就不要贪恋这些温暖和情谊。

    “没忘就好,那这样吧,择日不如撞日,今天刚好周末,你和槿宴一起回来一趟吧,妈妈昨天去买了很多你爱吃的。”苏梅唱作俱佳,循循善诱的引导到这一步,算是达成了一半的目的了,于是喜笑颜开的下命令。

    宋轻笑一愣,敢情她母上这是早有预谋啊。

    城市套路深,她要回农村!

    套路太多,处处掉坑。

    不过和傅槿宴一起回去?

    她在心里冷笑一声,回家探望岳父岳母什么的,对于他们这种契约夫妻关系来说不适用,还是不要勉强了吧,免得演技不到位露馅了。

    但这事也不能让她爸妈知道,不然指不定怎么担心她呢。

    “妈,槿宴的公司最近正在赶一个大项目,他最近工作很忙,每天都要上班,天天早出晚归,这个点估计他已经在公司了。一会只能我一个人回家了。”

    没办法,为了不让傅槿宴跟自己一起回去,宋轻笑撒了一个小谎。

    苏梅略有几分失望,但又很快打起精神来,见不着女婿,见到女儿也是好的。

    “那好吧,你路上小心一点,我等你回来哦。”

    挂上电话,宋华年眼巴巴的看着苏梅,儒雅的脸笑成了一朵花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?笑笑是不是答应回来了?槿宴那孩子跟她一起吗?”

    苏梅见他也这么热切的期盼两人回来,心里很欣慰。

    “笑笑说她一会就出发回来,槿宴在公司加班呢,最近抽不开身。”

    宋华年叹了一口气,“哎,我还准备了一瓶好酒呢,这下可没人陪我喝了。”

    闻言,苏梅瞪了他一眼,“酒酒酒,整天就知道酒,还能不能有点别的了。”

    宋华年被这样说,一点都没有不高兴的样子,脸上的笑容更灿烂了,讨好道:“除了酒,还有我最爱的夫人!”

    苏梅:“……”

    宋轻笑挂了电话,也顾不得睡觉了,她这会已经彻底清醒了,回家的念头也萌动得越来越厉害了。

    她甩甩头,不再耽误时间,干脆利落的在手机上订了最近的一趟航班,三两下爬起来洗漱完毕,简单的收拾了几件衣服,拖着小皮箱就出门了。

    路过客厅的时候,她没有看见傅槿宴,这么早,也许他还在睡觉吧,还是不要打扰他了。

    她就这样,带着失落的心情打车去了机场。

    临上飞机前,她觉得这样一声不吭的走了不太好,有点违背契约精神,于是又给傅槿宴发了一条消息,告诉他自己最近回a市看看爸妈,特意告诉他一声云云。

    然后果断关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