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零三章 她今天是怎么了?

作品:《无限婚契,枕上总裁欢乐多

    他收起心神,淡淡的点头,“好,我知道了,你放这里吧。”

    邱嘉茗以为他还有话要问,没想到就这几句,但她也知道,不能把今天中午两个人的谈话告诉他,不然他指不定怎么恼怒。

    她怀着复杂的心情,没再说什么,转身就出去了。

    傅槿宴满怀期待的拆开盒子,在看见盒子里的东西时,一下子就愣住了。

    一个…蛋糕?

    那小笨蛋确定她不是在耍他?

    but,这是蛋糕吗?天底下有长成这样的蛋糕?

    它长残了,还是她手残了?或者是她嘴馋了?

    傅槿宴与这个没穿衣服没整发型光溜溜的蛋糕两两相望了许久,终于忍不住它散发出来的香味,拿起叉子吃了一口。

    嗯,虽然卖相惨不忍睹,但味道还不错。

    陈盛进来送饭的时候,看见的就是这诡异的一幕,他家高贵冷艳的总裁大人正拿着一个叉子在吃蛋糕?

    e幂?他眼睛没瞎吧?

    这是哪个糕点师做的,不怕将人家的店面弄垮吗?

    还有!

    他没看错的话,一个大男人吃甜食,表情还这么,简直是不忍直视。

    极度有损您英明神武的形象哇!

    “傅总,您的饭来了。”陈盛很不想打扰他,但再不打扰,饭就凉了。

    傅槿宴抬起头,淡淡的看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“哦,饭啊,我不用了,你吃吧。”

    有了宋轻笑给他做的“爱心午餐”,哪里还需要这些。

    陈盛摸摸自己的肚子,很想仰天长啸,bss呀,你怎么不早点说这句话,他刚刚都已经吃过了,哪里来的肚子再装下一份饭,他又不是饭桶。

    哦不,长得帅的应该叫吃货!

    丑的才是饭桶!

    但他不敢吐槽,也不敢说自己“偷吃”过了,于是默默的应了一声,提着饭就出去了,去看看哪位员工还在辛苦的加班,没吃午饭,送给他,就当是公司的加班费。

    哈哈哈,为自己点个赞,他真聪明,处理饭菜加笼络人心,简直是一石二鸟。

    宋轻笑一个人又百无聊赖的在外面像游魂一样闲逛了好久,最后在一个比较偏僻的公园坐下,放松的靠在椅背上,什么也不想去想,就那样放空自己的思绪。

    连她自己都不知道,她下意识的不想回到没有傅槿宴在的家。

    公园人不算多,周围都是一些花草树木,美丽的鲜花,高大的乔木,看上去和谐无比,让人突然生起一种羡慕之情。

    空气很清新,天空也清澈高远,她突然就有些莫名的茫然。

    自己怎么会坐在这里了呢?

    老天是怎样一步一步的在背后运作,然后让自己坐到了这里?

    命运到底是在自己手上,还是在老天的手上?

    这真是一个难解的命题。

    斜对面的长椅上,一对小情侣在那里你侬我侬的谈情说爱,她突然就有点被打击到了。

    “哎,欺负劳资现在是个单身狗是吧!”

    在心里,她已经将自己列为单身汪的行列了,毕竟都想着将傅槿宴打包送人了,哪里还有脸以傅太太的名义自居。

    突然觉得好心酸有木有,人参很曲折,还有好多须须。

    宋轻笑在公园里被塞了好一顿狗粮,才怀着一腔犹豫愤懑的心情开车回去。

    傅槿宴下班回来的时候,就见到宋轻笑冷着一张脸坐在沙发上,眼睛直愣愣的盯着电视,里面正播放着一部最近很火的网剧。

    他诧异的挑挑眉,从没见过宋轻笑用这种苦大仇深的表情看电视,她哪次不是化身点评狂人碎碎念,恨不得将男主扒拉下来亲自上阵的模样?

    不知道的还以为她在看一部悲剧呢。

    宋轻笑听见动静,偏过头瞥了他一眼,没说话,表情上像凝着霜。

    傅槿宴更诧异了,怎么这副样子?她今天是怎么了?

    大姨妈来了?还是被邱嘉茗欺负了?

    如果是后者的话,那就……他眼睛一眯,周身的气息突然变得有几分狠厉。

    “你今天和邱嘉茗吃饭了吗?”

    宋轻笑自从决定让邱嘉茗将蛋糕捎给他时,就有了这个觉悟,所以此时也不显得多么惊讶,仍旧波澜不惊的盯着电视,从鼻子里淡淡的哼出一个字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傅槿宴从来没有被她这么冷漠的对待过,虽然有点不爽和失落,但仍旧主动找她说话,“你做的蛋糕很好吃,谢谢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心里一酸,两人竟然都生分到这种程度了吗?吃个蛋糕还要说声谢谢,以前吃那么多东西也不见道谢。

    然而她说出口的语气比傅槿宴的还要疏离。

    “不客气,举手之劳。”

    傅槿宴默,这种交流好诡异好不适,她到底是怎么了?

    “今天邱嘉茗有说什么话惹你不开心了吗?”他想了想,最终还是问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没有,我们聊得很开心。”宋轻笑一板一眼的说着,邱嘉茗今天应该前所未有的开心,不开心的,只有她一个人而已。

    傅槿宴突然就没辙了,说实话,他还没有任何经验来对付这种状况。

    这天聊死了!

    他开始反思,宋轻笑这个样子,难道是自己昨天做得太过火了,吓到她了吗?

    不然她绝对不会无缘无故的这样。

    也许真的是这样,最近并没有发生什么。

    他在心里懊恼的叹了一口气,哎,一个大男人,心眼怎么可以那么小,尤其是在对待自己喜欢的女人上面。

    这下好了,报应这么快就来了。

    自食恶果,该!

    傅槿宴自我检讨完毕,就用自己惯用的方法哄她,还刻意放柔了语气。

    “笑笑,你今晚想吃什么?虾还是蟹?最近秋天,大闸蟹正肥,味道也很不错。”

    谁知道,宋轻笑听了这话,脸色反而更冷了。

    她一把关掉电视,转身就上楼,冷漠客气的说道:“不用,我吃过了,谢谢。”

    这算什么?打一棒给一颗枣?

    契约上可没有让他给她做饭这一条!

    她要是还敢“恃宠而骄”,最后倒霉的还是自己不是吗?毕竟男人的脸也是说翻就翻的。

    傅槿宴眼睛不悦的眯起,这女人,闹小性子也该有个度吧?

    他都这么退让奉承讨好了,她竟然还不领情,他傅槿宴何时对人这么低三下四过?

    简直是气死他了。

    算了算了,起因都是因为自己,不跟她计较,女人生气需要一个安静的空间来发泄,今晚他还是去书房暂时睡一晚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