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零二章 重磅炸弹

作品:《无限婚契,枕上总裁欢乐多

    “再告诉你一个小秘密哦,他爱吃甜食,哈,一个大男人爱吃甜食,其实这也没什么,但他竟然还有点不好意思启齿。”

    说着说着,宋轻笑就笑了起来,“所以我时常以我爱吃甜食的名义买很多回去,我来这里学做甜品,大部分原因也是因为他。”

    “早上槿宴爱喝粥,加煎鸡蛋,或者杂粮面包。虽然西餐他不挑,但更爱吃中餐一些。这个男人还是蛮传统的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噼里啪啦的说了一大堆,邱嘉茗越听眉头皱得越紧。

    怎么听起来像是再交代后事?啊呸,她绝对没有咒宋轻笑死的意思,但从傅太太口中说出这些话很奇怪,她也不像是在炫耀。

    听起来反而有几分将傅槿宴从此以后交托给她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宋小姐,我知道我喜欢槿宴给你造成了一些影响,我在这里给你说声抱歉。或许很无力,很没诚意,但我还是要说。然而你今天说这些话的目的,我是真的有点不太明白。”

    女强人邱嘉茗这会真的有点蒙圈了,难道搞设计的姑娘思维都是这么天马行空吗?

    宋轻笑轻蹙眉头,看上去颇有几分忧郁,她无奈的说道:“我只是想撮合你跟槿宴罢了。”

    看来不说实话,这个邱嘉茗一定会打破砂锅问到底了,还真是个实心眼的姑娘。

    站在局外人的眼光来看,她突然觉得邱嘉茗真的很不错,跟傅槿宴很般配。

    “撮、撮合我和槿宴?”邱嘉茗瞪大双眼,下意识指着自己的鼻子,由于太过震惊,她说话都有些结巴了。

    这真的是个重磅炸弹,将她炸得晕晕乎乎的。

    将这么优秀的男人往外推,这个男人还是自己的丈夫,这个宋轻笑脑子没坏吧?

    百里挑一,打着灯笼都找不着的好男人,她苦苦追求数年都没有结果的,宋轻笑竟然想拱手让人。这就是大家说的甲之砒霜,乙之蜜糖?

    人和人果真是不能比,会气死人的。

    宋轻笑看见一向干练优雅的邱嘉茗被自己吓成了这副样子,不由得有几分好笑,忧愁心痛却也被冲散了不少,“对呀,难道你不愿意么?”

    邱嘉茗苦笑一声,连连摆手,“宋小姐,别开玩笑了,我这颗小心脏经不起你的吓。”

    正好这时,她们的点的午饭上来了,邱嘉茗端起杯子就喝了一口咖啡,先压压惊。

    她正了正色,才说出自己的想法。

    “我是暗恋槿宴很多年,但并没有想过要你拱手让给我,我会用我的努力去打动他。”

    她邱嘉茗也有她的傲气,总觉得宋轻笑这像是在施舍。

    别人不要的东西,就推给她,这个行为本身就是一种施舍不是吗?

    同时在心里也有几分同情傅槿宴,傅总啊傅总,你知不知道,你的夫人已经私下里把你送给我了。

    被人当货物推来推去的傅槿宴当然不知道这事,他还在公司工作,只是莫名觉得有点心神不宁。

    宋轻笑哪能不知道她的想法,毕竟要换成自己,也会是这种反应。

    她百无聊赖的用叉子搅拌着盘子里的意大利面,继续开展她的游说“大业”。

    “邱小姐,你不要误会了,我没有一丁点施舍的意思。说实话,我只是觉得我和槿宴在一起不合适,当初我们结婚也是有隐情的,这个隐情恕我现在还不能告诉你。但是,我真的觉你是一个好姑娘,对他很用心,配得上槿宴,也能给他很多支持帮助。所以为了槿宴好,我思考了很久,还是觉得自动退出比较不让人尴尬。”

    说这些话时,宋轻笑心里有些疼,鼻子也酸酸的,毕竟相处了这么久,这个男人又这么宠她,她对他的感情从一开始的不在意,变得很深很深,如今就要这么一刀割舍下去,就像有人在用刀子割自己的肉一样。

    真尼玛疼啊。

    “你别看槿宴这么高高在上,冷得不近人情的模样,但其实他的心是很软的,对人也很好,只是大家都被他的表象迷惑住了,不敢靠近。他呀,平时也是吃软不吃硬,我犯了什么事,有时候只要一撒娇就过去了,他也乐得为我收拾烂摊子。”

    似乎想到什么事,宋轻笑梦幻般的笑了起来,笑容甜美幸福得像一个陷入爱情中的小女人。

    邱嘉茗觉得心里酸酸的,他那是真的喜欢你,对你才这样,要是换成别人,那就是真的冷了。

    冻死人不要命那种。

    不过,她也被宋轻笑说得有几分心动了,既然这样,不去试试,又怎么知道他对自己不会如此呢。

    想到傅槿宴对自己微笑的样子,嘘寒问暖的样子,或者是为自己下厨的样子,邱嘉茗就觉得让自己下一秒死去也甘愿。

    “宋小姐,谢谢你的好意。说实话,我也尝试过放手,毕竟求不得的滋味确实让人痛不欲生,但我发现放手后心里更难受,哪怕仅仅是在心里做了这样一个决定。”

    傅槿宴这个男人是真的带着一股致命的吸引力吧,让人明知必死,也甘愿飞蛾扑火。

    后面,两人都安静下来,边各自想着心事,边用餐。

    午饭结束后,邱嘉茗要回傅氏,宋轻笑想了一会,还是抵不过心中的挣扎,就托她将手中的盒子带给傅槿宴。

    邱嘉茗大概看出了是什么,也没推辞,就那样带着复杂的心情回去了。

    办公室外,她刚想进去,就想起上次傅槿宴的警告,于是轻轻敲了下门,“傅总。”

    都这个点了,他应该出去吃饭了吧?

    “进来。”傅槿宴低沉悦耳的声音传来。

    邱嘉茗疑惑的推门而入,他竟然还在办公室,那他吃饭了吗?

    “槿宴,这是她托我给你带的东西。”她将盒子放在桌子上。

    傅槿宴略有几分诧异,疑惑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“她?”

    “嗯,就是傅…太太。”邱嘉茗还是有点说不出口这三个字,每次说起,就像用针在扎自己,细细密密的疼。

    “我们在烹饪班遇到了,中午刚好一起吃了个饭,她就让我给你捎这个。”

    她觉得这点小事,没有必要隐瞒。

    傅槿宴眼中闪过一抹深思,宋轻笑竟然跟邱嘉茗一起吃饭?还让她捎东西?

    怎么听怎么觉得有点玄幻!

    那丫头是不知道邱嘉茗暗恋他的事吗?不过也不对,明明她上次还为这个惹恼了他。